北方文学网
欢迎文学爱好者踊跃投稿与订阅《北方文学》杂志!
   当前位置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小说 > 特务连逸事

特务连逸事

论文查重   作者:大海   时间:2017-05-08    阅读:


特务连逸事
                                       文/大海
黑面连长
特务连有句牛逼的口号:怕死就滚出特务连!口号的缔造者,是特务连连长邓国振。
邓国振身高一米七五,体重一百四十,体格健硕,眼神凶狠,尤其一身黝黑透亮的肌肉,仿佛专业的健美运动员。特务连的老战士们至今记忆犹新,邓国振刚刚就任特务连连长时,对分到连队的三十个冬季入伍新兵板着面孔训话:来到特务连是你们的幸运,留在特务连才是你们的荣耀!果真,新兵训练期结束,经过军事、体能考核和意志测验,三分之二的新兵要被淘汰,分流到其他连队。报告提交到团里,上面就有了意见。
团司令部作训股长看不下去。邓国振出身侦察兵,又是集团军比武夺冠后提的干,是个优秀军事人材,但行事风格总与军校科班毕业的军官不同。就委婉相劝:邓连长啊,我知道特务连对兵源有优先选拔权,可你们除了侦察排,还有警卫排、防化排,总不能对每个战士都用侦察兵标准来套吧?作训股长心想,再者各连编制也有限,你这样折腾烦死人。
邓国振眼一瞪,说,以前留下的老规矩我不管,留在特务连的战士就要优中选优;我们深入敌穴单独作战的机率大,没有好兵源就没有好的训练效果,打起仗来死球的是自己人!
作训股长摇头苦笑,说,你这个老黑啊,真拿你没办法!
报告批下来,准了邓国振的意见。但是,从此,邓国振却有了个绰号:黑面连长。是说他脸黑心也“黑”,冷酷无情。比如有些新兵,想留在特务连,硬是被他开掉。
黑面连长却很乐意这个绰号。黑就黑吧,对战士们要求严,就是对他们的爱;既然达不到要求,就不能留下!又说,平时多流汗,战时少流血,不仅选拔要严,训练要求更严。
那时的特务连有三个排:警卫排辖一二三班,主要负责首长警卫和其他重要警戒;侦察排辖四五六班,主要负责敌情侦察和情报搜集;还有一个防化排。按照黑面连长的逻辑,内部实际上已经区别对待。比如每天下午的体能训练,防化排完成大纲要求即可;警卫排增加“六个一百”:一百个仰卧起坐、一百个鸭子走路、一百个单杠引体、一百个双杠撑臂、一百个青蛙跳远、一百个俯卧撑;而侦察排除了这些内容,还要增加两公里冲刺跑。
由于侦察排是全团明星战斗单位,擒拿散打科目在驻地城市都赫赫有名,黑面连长对侦察排的要求近乎苛刻:每个周末加上十公里的武装越野,地点选在驻地城市的郊区。那里有个航空飞行训练场,四条跑道圈起来刚好十公里。黑面连长上任第二天,掂上两支好酒去找航场领导。说,你们周末休息时,让我的兵去跑个圈吧!航场领导是转业军人,对军地共建之类的事务向来支持。几杯酒下肚,就对心诚的黑面连长啪地敬了个礼。同意。
开始说到,即便经过层层考核留在特务连,尤其是留在侦察排的新兵,在第一年几近残酷的军事和体能训练中,不脱几层皮,难以过关。计划生育的时代,城里夫妻只准生育一胎,农村夫妻也要有条件的生二胎。孩子生得少,自然就珍贵,也有些娇气。一些没过苦的新兵,虽然咬牙拼命坚持,心里难免存有抱怨。训练时就有些抵触情绪。野性十足的特务连,日常训练确实较为粗暴,带兵历史上是有些不太光彩的瑕疵。新兵一有抵触,有劲无处使的班长们就讲究“传统”,按捺不住的拳或腿,直接抡过去,几招就将对方搞趴在地。当然,也只是放倒而已,目的是让新兵屈服。黑面连长发现之后,往往也是睁只眼闭只眼。
团司令部和政治处清楚特务连的光荣传统,几次明里警告特务连连长和指导员:现在到了独生子女服兵役的时代,人家父母将宝贝孩子送来部队,是锻炼成才来的,不是挨打来的;告诉你们的班长要悠着点,别因为打兵出现安全事故,害得大家都背责任!
指导员就给班长们提议:对待新战士要少动手多教育,用心说服他们投入训练。
黑面连长不反对。却换了腔调说,特务连战士讲究勇猛狠,狗日的新兵蛋子娇气个屁,要是平时训练不严,上了战场准死球!还说,班长们又不是傻子,习惯性动动手脚,谁会将自己的兵打伤打死?有一次,一个偷懒不训练的新兵挨了班长的“揍”,虽然只是教训式惩罚,新兵还是哭哭啼啼个没完。当天晚点名时,黑面连长给全连战士训话,厉声地说,特务连不留孬种,怕死的滚出特务连长!意思很明显,旁敲侧击地警告,怕吃苦就走人。
有了黑面连长的支持,班长们习惯性的动手动脚变得理气直壮,直到“打兵事件”真的在特务连内部发生。而且没法掩盖和隐瞒。
 
一个周日下午,侦察排长带领四五六班战士在航场进行十公里武装越野。四班班长江术海嫌一个新兵跑得慢,抽出腰带边跑边抽打他的背部。实际上只是鞭策,没有太大用力。当时,航场跑道上刚好有几个记者在拍摄取景。毫无预见之下,次日的晚报登出一则图片新闻,两个身着迷彩服的军人在航场跑道狂奔,后者挥着皮带抽打前者。而且是组合式图片,特写了后者的皮带透着力道,前者似乎还用手遮挡。虽然没有显示两人的正面和军衔,但图片用意非常明显,还配了行字:是鞭策还是虐待?驻军某部如此带兵训练似乎不妥!
报纸登出的当天,驻地师长看了新闻大为震怒。立即要求查明报道真相。经过师政治部宣传科向媒体和航场查证,是本师某团特务连在航场训练时发生的事情。师里遂责令某团立即成立调查组,马上查实结果,并提交处理报告。其实,师里也知道这则报道有点过了,只是苦于媒体面对社会,部队得要有个交待。就派了师军务科长赴某团督办处理此事。
在师军务科长和团司令部、政治处联合调查组来到之前,黑面连长已经预知会引起轩然大波,赶紧将侦察排长和四五六班班长叫到连部。等到江术海汇报完毕,黑面连长踢了他一脚,说狗日的,把连队面子丢尽了!黑面连长骂完,口授意思,让连队文书草拟了一个汇报,并且板着脸严厉交待大家:要是上级逐个提问,大家按照这个稿子统一口径汇报!
很快,联合调查组向师里提交报告:用皮带击打者为我团特务连长,被击打者为特务连战士,原因是连长嫌战士训练滞后,督促鞭策采取的不当方式。师给报社也发了回应:经查,用皮带击打者为我部某团某连主官,被击打者为某连战士,原因是该连主官嫌该战士训练滞后,用皮带轻击其背以督促;经研究,决定对该连主官进行记过处分,并立即调岗处理。
晚报没再炒作此事。处理意见却真的付诸实施,黑面连长被调去团农场任场长。军人离不开作战的土壤。当兵的清楚,挨个处分还是小事,从战斗序列岗位调整到非战斗序列岗位,意味着至少在一段时间内结束政治使命。对于有抱负的军人而言,无疑是残酷的惩罚。
离开特务连那天,全连战士伤感不已。送行的江术海更是流着泪对连长说,你是为了我啊!江术海与战士们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