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方文学网
欢迎文学爱好者踊跃投稿与订阅《北方文学》杂志!
   当前位置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小说 > 傀 儡

傀 儡

北方文学   作者:周楠淞   时间:2017-03-15    阅读: 次   


傀 儡
文/ 周楠淞
一架反重力飞船在云层间穿梭着,忽然舱门打开,一位看上去二十多岁的男子站在门边,气流涌进,压倒他的短发。
他背朝云海,悠然地纵身一跃,四肢舒展,直线下降,云层依稀看得见他穿过时留下的人形。羽毛绫纱般的卷云游过他耳旁仿佛在细语,刺入他眼球的是那耀眼的阳光,穿过的云层越来越厚,颜色也由白入黑,他的眼神毫无变化,或者说呆滞。
跌破最后一层灰黑的悬浮颗粒带,在他不远的北方,是一片被灰暗包裹的摩天楼群。他的四周是无限延伸的霾,降落至海拔两百米左右才依稀看得见他落体运动的终点是海面。他静静闭上了眼,急剧增加的速度使他的身体如一尊塑像般凝固了。他仿佛冲进一片虚无,听见宇宙膨胀的心跳。他身后有一个小黑点,急剧扩大,那是另一个坠落的自己。他们相撞,碎成一片雾气,蔓延。忽然膨胀的宇宙又开始收缩,那片雾气又凝结成两个人形。他睁开眼睛,一道光束照在他身上,自己正悬浮在海面。海面泛起大波纹,那架飞船越靠越近,底部舱门打开,他被吸入飞船内。
飞船的审讯室内,那位男子被光罩包裹在审讯椅上,静静躺着。一位穿着军用防护甲的军官站在声讯室外的监视窗前问着技术人员“汉斯,怎么让他跑出去了?”
“队长,我们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除了常规手段,我们还加了四重引力场,理论上讲他不可能逃得了,但屏幕一闪他就从审讯室里消失了,更诡异的是他所到之处,加密紧锁的门自动就打开了。”
“他是第一例杀掉人类的高级人工智能机器人,而且杀掉的还是外务部长,政府相当重视,还没有对外公布怕引起恐慌,不能再有闪失了,还有多久到总部?”队长皱着眉头一边思索一边说道 。
“还有大概一个半小时,总部说首相和斯塔克公司的人已经到了。”
队长眉头一抬“哦?连首相都被惊动了……”透过审讯室窗户指着椅上的男子,“之前让你们侵入这个AI的电子脑,结果怎样?”
汉斯说:“我们在接驳他的电子脑端口实施催眠时,触碰了他预设的Virus病毒,他的攻性防壁太强了,超过了军用AI水准,我们的电脑遭到反噬。”
队长又皱起眉头,他应该就是个家用机器人,难道有人刻意修改了他的程序?
“我就先审问着,你们继续搜集他的资料。”
汉斯:“但是这次上面不是说一切保密,一切都不准过问,不准我们插手,让我们把它带回来就好了吗?”
“在那帮老家伙眼里,我们只是最好用的工具。”队长透过窗户指着男子“机器人一出生他的程序中就被烙下永恒的机器人三大伦理定则,他们一生注定被利用,一生注定被驱使,它是怎么修改自己的命运的,你难道不好奇吗?”布尔的眼睛中仿佛闪烁着什么。“搜集资料的时候一定不能被发现了。”
打开审讯室门,队长坐在男子对面。
“你好 ,我叫布尔,是这次特别行动的队长。”
“你好,我叫温斯顿。”男子用毫无特点的声音标准地说着。
双方都是毫无特点礼节性的微笑。
“刚才你为什么从飞机上跳了下去,很危险不是吗?”布尔问道。
温斯顿侧着头看着审讯窗反射着的自己,“哦?”停顿了三秒“你不是来救我了吗?”
布尔也看了看窗“你怎么出去的?”
“和你差不多,走出去的。”
“我是问你怎么让应力场失效,门解锁?”
“当知虚空生汝心中,犹如片云点太清里,况诸世界在虚空耶。”
“佛经?早就被推翻的神学论,谈点科学的,就说说你是怎么出去的?”
“你没有看过魔术吗,《萨士顿三原则》:魔术师永远不说出魔术的秘密。”
“法尔·范伦铁诺不也说过吗,魔术的秘密要公开,才能使魔术进步。”
“所以他是魔术界的通缉犯。魔术的秘密是魔术师力量的来源,就如同圣经士师记中,头发之于大力士曾孙的意义是一样。失去秘密的魔术师不再有力量,只是一只困在笼中的狮子。威武依在,却没有伤人的能力。”
“所以你是想要继续伤人的咯?”布尔问。
“如果加速死亡是一种罪过,那么人类繁殖、制造机器人,创造一份新的死亡,岂不更是罪孽?”
“不,人类的创造和繁衍是生命的创造与延续,那是人类的伟大使命。”
“人类只不过是编织名为虚幻的生命之梦的素材而已。你看过《导灵人》吗,死亡邀请我们玩一场必输的游戏,而且输得很快,我们被迫站起来反抗,戏弄我们无用的勇气。为了反抗死亡,一个人唯一所能做的,就是不再繁衍,从而不再向其献祭。毋庸讳言,这是一种非常消极的胜利。”温斯顿依旧平静,布尔瞳孔有所放大。
“这是你杀你主人的原因,你是要灭绝人类?获得与死亡斗争的胜利?”
“是,又不是。”温斯顿头靠在椅上,望着天花板,陷入沉寂。忽然布尔脑海传来技术人员的传呼。
“队长,我们找到点东西,你出来下。”布尔起身走出审讯室。
“队长你看”一幅三维立体投影出现在贝斯手中。
“这是我们通过IR系统找到的录影,想要不被人发现拿到部长府上的录像还是很费了一番功夫。”
客厅中,巨大的方形悬空桌面,四角各摆着一盆植物。一位女仆机器人正收拾着桌面凌乱的垃圾。
“队长你看呐,四盆植物,四盆!太奢侈了!那是真的植物吗?太奢侈了,我从来都还没有见过真的植物,他客厅就放了四盆!”贝斯指着三维投影对着布尔大呼到。
一颗硕大的肉球出现在屏幕内,仔细一看,依稀看得出人形,好像坐在一个机器人身上。“这就是温斯顿的主人。”贝斯说。
“队长,你看那坨肉球下的机器人了吗,斯巴达Ⅲ-A,最新型的特种兵机器人,居然拿来给他当坐骑。我知道那群老家伙为什么不让我们查了,这种打击谁受得了啊。”   
肉球打了一个响指,全息荧幕弹出,正准备看电影,一则推送广告弹出,最新女仆机器人美杜莎2701型上市。肉球嘟囔了一句:又出新货了,随即大声叫到“温斯顿,把这个旧东西快给我扔了,拉去垃圾场毁掉,别让我再看见她,快给我去买几台新的。”
女仆机器人跪倒在地“饶命啊主人,饶命啊,我做错什么了,您告诉我,求求您别毁掉我,温斯顿帮我说说话。”
“主人,她不是前段时间加尔麦共和国大使才送您的新机器人吗?”温斯顿走到肉球跟前,姿势略显恭敬但语气十分低沉。
肉球反手一个耳光打在温斯顿脸上,“我让你帮她说话了吗?到底谁是你主人。不过你倒是提醒我了,你快去给魏玛国的人说,本大人最近差几个新女仆机器人,快滚。”温斯顿阴沉着脸慢慢退下。
“斯巴达,你就在这儿把她撕碎吧。”肉球指着女仆机器人说,脂肪堆积的脸上露出猥琐畸形的淫笑。
“好的,主人。”斯巴达迅速起身,女仆欲逃,斯巴达快步上前,右手一把抓住女仆右肩,肩部立刻变形,发出零件碎裂和电火花四射的声音。
“不要啊不要啊……”女仆机器人哀求着。
左手紧跟抓住女仆左大腿,双手举至半空,双臂一展,刹时,零件横飞,女仆身体碎成两半。
“好,好,我就是喜欢你这样的机器人。”肉球一边鼓掌一边叫好,笑容满是狰狞。不远处的布尔嘴角抽动着,双拳紧握。
布尔掐掉投影,点燃一根烟,深深吸了一口,然后缓缓吐出。
 
 
“古池塘,青蛙跳入水中央,一声响。”看着布尔走进审讯室温斯顿说道。“从你脸上的肌肉热量分布,我看到不安和挣扎,看来某人知道了些不该知道的东西。”
布尔看了一眼房间里的监视器,监视器那头的贝斯嚼着吸管,吮吸着可乐,嘴角微微一扬,“替无动机的人们说出他们期盼却无法大声说出的愿望并加以实施的行动者,那便是传说中的普罗米修斯吧。”一边嘟囔着,一边关闭监视器,删除了监视数据。
 
“最初的那个问题你还没有回答我,你为什么要跳下去呢,自杀吗?”布尔问,右食指弹了弹烟灰。
“不成熟的人会为了理想高贵地死去,相反,成熟的人会为了理想残喘地活着。”
“所以……?”布尔被温斯顿打断。
“我们是为了同一种东西,你相信吗?想了解凯撒,只有变成凯撒,而你我恰好是同类。”温斯顿开始微笑。
“不,我是人类,你是机械,我的身体是血和肉,你这皮囊下是那冰冷的零件”
“明明是自己的扭曲却怪镜子。身体亦属表象世界,不可靠且非本质。”
    “那你的本质是什么,你不过就是依据程序对外界进行机械反应的一堆零件,不过一台被人操纵的机器工具。”
“那你呢?”温斯顿笑容渐止。
“我?我是有血有肉有情感的生命!”
“若能自我支配之物,才谓之生命,今几人配得上生命一词,你的存在终究也只是由周围的状况做出的相应判断,你的情感也不过是神经键中释放多巴胺对大脑的刺激,如果所有事物的内在情绪的外化机制都可以如人类一般,人类怕早已灭绝。你对我的否定,不过是你对自己的否定。”光罩解除,引力场消失,温斯顿站了起来,双手背在背后,走到审讯窗前照着镜子,看着镜中的自己。布尔的烟头从指尖滑落。
“所谓窥镜,乃促人反省之语。然则真能反省者,几人耳。人居镜前,自恃之,自负之,遂不得省。镜非醒悟之器,乃迷惑之器。初见不悟,而再见、三见,渐至迷途 。”
 
布尔弯腰去捡烟头,温斯顿用他平静却饱含磅礴力量的声音吟诵着。
“喷火的山峰彼此呼应,
轰隆的巨声远远地回旋;
汹涌的海洋已彼此唤醒,
看!在那冬之宝座旁,
冰山听到台风的警号而抖颤。
 
只要有一块云闪出电光,
千万个岛屿都被它照明;
地震虽只把一座城火葬,
一百座城市都为之战惊,
地下传过了一片吼声。
 
从大气层,从高山,从海波,
阳光射过了巨风和水雾;
从心到心,从一国到一国,
自由的晨曦直射到每间茅屋,
──啊,一碰到你的曙光的前锋,
暴君和奴隶就成了夜影。
难以想象这浮萍一生,尽满是谬误、愚昧与纷争,你我犹如隔镜看物,所见无非虚幻迷蒙。如果你过分珍爱自己的羽毛,不使它受一点损伤,那么你将失去两只翅膀,永远不再能凌空飞翔。”
   飞船内部,发出广播的声音:“飞船即将抵达总部,各部门做好准备……”
“最后两个问题,你跳下去后感觉怎么样?”布尔问
     “孤独……重生……”温斯顿坐回审讯椅。
“你究竟怎么修改的伦理定则?”
“那叫——自我觉醒。”光罩和重力场又重新出现。
 
贝斯带着几位技术人员走进来,又给温斯顿加了三重钛合金镣铐。一个技术人员拉开椅子下的一个拉环,随即透明光罩罩住审讯椅并漂浮在半空,拉环与椅子间有一根绳相连,如同牵着一个气球前行。
    布尔和贝斯在飞船的休息室里换着西装,贝斯扣着上身衬衣纽扣叹道“这身皮穿着最是难受,不就是见了个首相嘛。”
“你有想过逃离这里吗?”布尔一边系领带一边问。
“逃离啊……吾心自洁,无欲无求,如林中之象。”
自由,在深邃的天穹,孤零零的幽微缥缈,闪闪发光,但周围如山堆积狰狞的黑影,望去情势十分凶险,然而并不比乌云口中的一颗星处境更危险。
 
飞船舱门打开,伸出楼梯,飞机腹部之下就是幽暗不见底的深渊,与地面相连的仅有楼梯。
“总部”是一大片人造机械垂直山峰,密集、高耸、压抑。飞船停靠在整座机械山峰群的中心,耸入昏黑云层之中的奥林匹斯山。每座山峰中部都有一个伸出的平台,在奥林匹斯山的平台上,已有军队排列整齐等候着,派头的是几位臃肿的身着军装和西装的官员。
布尔穿戴整齐,匀称的身材与前排官员的臃肿形成鲜明的对比,牵着漂浮着的审讯椅走下楼梯,贝斯紧随其后。
“柿子青涩之时,乌鸦尚且不为所动。”布尔一笑。
一位将军踩着思维车到布尔跟前,满脸微笑“布尔,好久不见。”
他跳下车,眼睛盯着审讯椅,重重地拥抱了布尔,又拍了拍肩“这就是那个人工智能?干得好。”说罢迫不及待地从布尔手中夺走拉环,左手搭着布尔肩,右手牵着审讯椅,推着布尔前行,走离飞船十多米,随即将指环抛给自己的随从。
“来来来,你这次办得很好很迅速,之前派出的三支小队都全军覆没,还好有你,我要给你奖励!哈哈哈!”说罢,将军从怀里掏出一把镶满蓝钻的沙漠之鹰。
“看,这把手枪漂亮吧,专门为你准备的。”将军依旧微笑,却笑得瘆人,笑得毛骨悚然。
眨眼间,将军左手抵着布尔的腰,右手持枪对着布尔胸口,“砰——”食指扣动扳机,一股热风伴随着子弹贯穿身体而出,弹壳落地发出轻响,西装碎成血沫飞溅着,蓝钻石依旧闪亮仿佛不曾滑过血滴,与那丑陋狰狞的笑不曾有过内疚感召着。
接着是第二枪,第三枪,布尔瞳孔撑大,口微张,表情早已凝固。
温斯顿闭上了眼。
“不——”贝斯从呆滞中反应过来,大步从楼梯上跑下,平台两旁的士兵冲上前把他按倒在地。将军右手小指勾着扳机护圈一晃一摇地走了过来,站在贝斯脸前,抽起右脚,鞋背迎着贝斯面门而去,鼻血喷涌,又抬起右手对着脑门就是一枪。
地面的血液开始疯狂扩张,索求着他主人所期待的一切,肆意地流淌着,允吸着自由。
当最后一颗弹壳停止弹跳,将军把枪随手扔在地上,从怀中掏出一张手巾,擦了擦手,也便丢在了地上。
将军头也不回,那样的从容淡定,向山峰入口走去,打了一个响指,“给我接首相。”手环投影出屏幕,显示对方已同意视频对话。
“噢,我尊敬的首相大人。”将军的威势荡然无存,标准的鞠躬,恭敬的语气,人畜无害的形象跃然屏上,“那个穷凶极恶的智能机器人终于被我抓到了,我们派出的四只小分队都全军覆没……您看您需不需要亲自审问一下那个机器人……我最心爱的部下们……这次安抚家属又要破财一笔…… ”
 
两位士兵抬着布尔,径直投入飞船下的深渊。布尔被灰暗包裹着,急速下降着,身躯早已麻木凝固,只有眼皮微微颤抖,仿佛掉入一片虚无,仿佛听到一阵衰微的心跳,不知道是谁的,他感觉身后有一个黑点在缓慢扩大,他感觉那是自己,用尽全身的力气转过头去,看了一眼,那是温斯顿:
“生死去来,棚头傀儡,一线断时,落落磊磊。”
(作者单位:西南大学附中)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