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方文学网
欢迎文学爱好者踊跃投稿与订阅《北方文学》杂志!
   当前位置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小说 > 亚庆:别扯李格兰

亚庆:别扯李格兰

论文查重   作者:亚庆   时间:2017-02-13    阅读:


  白武先生一大早就遇见一件不愉快的事,他的倒车镜被一个叫小虎的孩子掰掉了。小虎是后街棚户区卖菜的吴春明家的孩子,也就是十一二岁,应该上学,天知道他为啥不上学,整天围着停车场转悠。再说了,掰谁的倒车镜不好,偏偏掰掉他白武先生的,岂不可恶!
  惹祸的孩子不逃不躲站在车前低着头,嘴里嘟哝道:谁知道它这么不结实,我爸是卖菜的,叔叔你别朝他要太多钱……
  白武先生心里头十分生气,暗骂:小兔崽子,这是钱的事吗!
  小虎的家长吴春明来了,一见到白武先生,赶紧满脸赔笑:您看您看,这败家孩子,总给我惹祸!白大师,没啥说的,我呀赶紧给您换新镜子!
  白武先生是小县兰河的名人,今天他有要事,他是要去城边的文泉小学采访一个叫李格兰的女教师。领导指派他去写感动兰河人物的报告文学,他负责写的人物就是这个叫李格兰的。人还没等去,倒车镜就被一个讨厌的孩子掰坏了,耽误事不说,关键是挺闹心的。
  白武先生只是略微迟疑了那么一下:我的事很忙,不能耽误的!
  吴春明忙说,白大师您不用说,我呢除了赔您新镜子,再给您五百块,就当补偿您耽误的时间了。
  话说到这份儿上,也算可以了,白武先生大度地说了一句:行吧,赶紧!
  也就是这么一耽搁,白武先生赶到文泉小学见到李格兰的时候,差不多中午时分了。
  写报告文学是白武先生的专长,在兰河县没有能超过他这个作协主席的。报告文学嘛,不免要介绍一番主人公的肖像,因此在见到李格兰的时候,白武先生禁不住打量她的上上下下。
  李格兰笑容灿灿,虽然年过四十,也还是看出些姿色的。女人的笑容是不可或缺的美丽元素,更重要的是她还有些气质。李格兰拿出中华香烟,又给他沏了一杯铁观音茶,白武先生这么一打量,让她有些不自然了。李格兰依旧是笑,笑得有些妩媚,搭讪的声音也很甜:白主席,我好像在哪见过你呀!
  白武先生喝茶,也笑道:不会是电视上吧?
  不是不是,好像是在我哥张英武家?
  张部长是你哥?
  是呀,表哥!
  白武先生大笑起来,我是去过张部长家,我说呢,部里让我写你呢。白武先生记起张部长曾经跟他开过玩笑,你这个作协主席是不是啥事都能写得入眼?白武先生的回答是:作家和画家是一样的,想要往好弄,丑八怪也能写成国色天香。
  提起张部长,经过世面的白武先生在刚刚认识的李格兰面前有些慌乱了,这样吧,你是不是有以前的媒体宣传材料,都给我找出来。
  李格兰忙说:当然有啊,都给您准备好了。
  文泉校的校长童向前来到了李格兰的办公室,见到白武先生分外亲热,如同久违的兄弟:白主席亲自来咱们文泉校,不得了啊!这样吧,别管什么材料不材料的,饭时到了,先吃饭吧!
  白武先生谦让道:我就是了解一下,不吃饭。
  童向前极为强势:那哪成,谁不吃饭?名人更得吃饭对吧?李格兰,你定饭店没有?
  李格兰的笑容灿烂得如正午阳光,产生了难以拒绝的烘烤:没定啊,这事得你大校长定才对!
  童向前非常爽快:就去皇朝!
  白武先生忙制止:这不行,现在形势多紧啊,可别去那儿!
  校长童向前执意不肯,要吃就得吃好,啥形势也挡不住家里来亲戚是吧?只要能把李主任的材料写好,我不在乎吃喝!学校这边要啥给啥!
  白武先生还是迟步不前。
  童向前拍拍胸脯:没关系,不用怕,我这是家宴,碍着谁啊!
  皇朝大酒店前,一连溜停下了四辆小车,有三辆是文泉校领导的,一辆是白武先生的,他的车在这中间显得有些寒酸。这几年白武先生就感觉到,兰河小城,教师早已列入高收入人群,他们的消费已经很时尚了。
  吃过饭白武先生感到,他接的这个活儿还是不错的。感动兰河的人物一共有十个,唯独李格兰是来自教育界的。原以为学校的材料写起来会是枯燥无味的,没想到李格兰和她的学校是这样敞亮,敞亮得令人难以置信。吃得好喝得好不说,报酬提前给,出手就是两千元。临走还给白武先生一条中华烟。原本白武先生看好的人物应该是一位乡下的村支书,但现在看来,写村支书远没有写李格兰有意思。
  接下来白武先生开始构思李格兰的那篇报告文学。首先他考虑写李格兰应该从哪入手。从印象上看,李格兰是个很会来事的女教师,职务上她是文泉小学的教导主任。既然是教导主任,那么李格兰在业务上甚至才学上一定是这所学校的权威。能当上教导主任,说明她人品也一定是没问题的。人品的说法一旦拿到作品里,那就是师德。
  白武先生开始翻检他从文泉小学带回来的材料,这些材料都是介绍李格兰的。有教育期刊的通讯报道;有个人简介;有上报省市优秀教师的材料;有申评高级教师的自传,还有填写年度考核的鉴定表等等。白武先生首先看看李格兰的个人简介和鉴定表,可是这些东西参考价值不大。白武先生认定,由个人填写的东西绝不会有真话。
  白武先生最感兴趣的是发表在《江城教育》上的一篇通讯——
 
矢志不渝无悔耕耘
——记市优秀教师李格兰
  
  李格兰老师是兰河县文泉小学的一名普通的教师。她忠诚于党的教育事业,在22年的从教生涯中,时时以一个优秀教师的标准要求自己,以一个共产党员的标准要求自己,勤勤恳恳、兢兢业业、热爱学生、团结同志,在平凡的岗位上做出了不平凡的业绩,深受学生、家长、同事、领导的好评,在文泉小学的发展历程中树起了一面旗帜,是文泉小学优秀教师的代表。她在多年的教育教学中,多次得到上级政府的各种奖励,也得到了各级领导的认可与好评:2012年5月被评为市级优秀教师;2013年教师节她被评为市级优秀教师标兵;2014年被评为省级优秀班主任;近年来,五次被评为县优秀教师;四次被评为教学能手;十次被评为教学成绩优胜者;十次被评为年终考核优秀……
  
  接下来,作者从“锤炼思想、提高境界”、“业务精湛、投身课改”两方面大篇幅地记叙了李格兰从事教育事业20年的先进事迹。说实话,因为事迹太过空泛,也显出了书写通讯的套路,暂且省略。
    这篇通讯的作者叫于万明,白武先生不认识,但很好奇。全县能写东西的,没有他不认识的,而这篇通讯能在市级期刊发表,应该很有基础。在他的兰河县,写通讯的也算专业人才,完全可以加入兰河县作家协会。于是白武先生给李格兰本人打了一个电话,询问她可曾知道于万明这个人。
  李格兰在电话那头甜甜地告诉他:白大哥,于万明是我们学校的语文老师,他的材料啊写得很一般,报送教育局的多半给打回来!
  白武先生说:我不知道你们教育局怎么审材料,可是这个于万明很有功底。
  李格兰依然很亲昵:你说啥呀白大哥,发在《江城教育》的那篇稿子是咱们花了钱的!
  白武先生明白了。
  接下来一份材料是李格兰评高级教师的自传。高级教师相当于副教授,一所学校里没有几个,这个职称很有分量。            
  这个自传应该是李格兰自己写的。李格兰老师从“精耕细作、精细管理”、“以爱为桥、倾心教育”、“潜心钻研、创新实践”等三个方面细致、深入、全面地介绍了自己先进的事迹和经验。因篇幅太长,而且空话、套话太多,先进事迹也没有什么感人的力量,跟前面那篇通讯大同小异。还是略掉为宜。说实话,白武是耐着性子看完的。白武先生也明白了,凡是教育局要的材料,都必须是这么写,换成别的样子肯定不行。
  可是白武先生发现了一个问题,所有材料上都把李格兰说成是一名班主任,教导主任的职务只字不提。白武先生有些不解,在一所小学,教导主任与班主任究竟哪个职务重要,这涉及到白武先生如何落笔的问题。白武马上给文泉校校长童向前打个电话询问一下。
  童向前好像在麻将桌上,因为白武先生在电话里听见了麻将机旋转的声音。童向前告诉他:那些材料把李格兰说成是班主任教师是对的,因为教育系统评模选优都倾向一线的班主任教师,所以领导层上想参与这些事,一般都说成是班主任。
  白武先生立时觉得,写好关于教育的报告文学还真挺复杂。仅仅这么几个事,就把白武先生弄得没有思路了。感动兰河人物,当然要写得动人,李格兰的既有材料基本不可取。白武先生的想法是,应该去文泉小学看一看,看看李格兰工作中的一天,或许从那里能找到写作灵感。
  白武先生给李格兰打电话,说出了自己的想法。李格兰在电话的那端又亲昵地娇嗔道:白大哥呀,我给你的那些材料就够用了,你看看那些就能写出来的呀!
  白武先生说:我是想感受一下教育生活,这样写会更真实。
  李格兰说:白大哥,可不要写真实,写真实就不感人了!
  白武先生简直哭笑不得:你们不知道报告文学咋写是吧,起码需要亲临实际的采访。
  李格兰沉吟了半晌,说:那好吧白大哥,我们准备一下,你明天下午再来吧。
  白武先生无奈,能看到李格兰工作的半天,也行了。
  第二天下午,白武先生几乎是怀着崇敬的心情来到文泉小学的,他将在这里看到一名优秀教师一天(半天也算一天吧)的工作。
  迎接白武先生的是校长童向前,一如初见那样,童向前把白武先生隆重接到办公室,香烟香茶侍候。有教师匆匆忙忙敲门进来,问校长,明天的实验课还上不上?童向前很不耐烦摆摆手,这事你问李格兰去!
  白武就手紧跟着那名教师来到李格兰的办公室,恰巧李格兰在头不抬眼不睁地整理桌上的东西,随口回一句:实验课就别上了,又没有检查!
  教师说:这节实验课不上,往下没法讲啊!
  李格兰很坚决:不就是一节科学课吗?把知识点让学生硬记住不就完了吗!
  教师很坚决:李主任你平常不是要求我们要创新吗?
  李格兰看也不看,非常干脆:创什么新,听话就是创新!
  教师出去了,只剩白武先生站在那儿,李格兰仍然不抬头:你还有啥事啊?
  白武先生笑笑:我觉得实验课应该上!
  李格兰看清是白武先生,立刻起身:哎呀白大哥,你应该在童校长那儿等我给你汇报。
  白武先生僵硬地笑笑:我就是随便看看!
  李格兰挽着白武先生的手臂,像祝英台送梁山伯一样,把他送到了十八里外的童向前办公室。童向前也爽朗地大笑起来:白大哥,你就安心坐在这儿,咱们唠嗑!李格兰这点材料在你手里不是活儿,你轻轻松松就能写完。喝茶吧,喝茶,晚上咱们喝酒,我带你去乡下的农家院!
  白武先生还真不知道学校不是可以随便参观的地方,童向前和李格兰的亲热让他十分局促,目前能做的只有喝喝茶。
  偏偏这时,白武先生在童校长的办公室遇见了一个熟人。后街卖菜的吴春明风风火火找到了童向前,进屋就鞠躬作揖:童校长啊,行行好吧,收下我家小虎吧,他都半个月没上学啦!
  童向前不为所动:你这是干啥,来了就整这一套。我跟你说过了,你的孩子属于黑山镇的,应该在那儿读书,你带着孩子回黑山不就完了吗?
  吴春明跪到地上:童校长啊大恩大德,我给你磕一个!
  一旁的白武先生觉得好笑。
  童向前怒了,一拍桌子:你这是耍臭无赖!
  吴春明回身看见了沙发上的白武先生:白大师在啊,您给说句话,我家的小虎该上学啦!
  童向前不容吴春明争辩:你去教导处,找李格兰,她说收我就收!
  吴春明如得圣旨,颠着脚步去了李格兰的办公室,不待进门就高喊:格兰老师啊,论着咱们是亲戚,你该叫我一声三哥啊,我家小虎的事童校长都答应了,你说能行就能行啊!
  李格兰的声音响如爆豆:你家小虎不该我们学校接收,再说了那孩子多淘啊,天天惹事!就算我同意收,可是你问问我们的班主任,谁同意要小虎,我就留!
  吴春明急了,你们学校的班主任哪个能听我的?这事得你们当领导的给指派!
  李格兰说:都是干工作,我们凭啥指派人家啊?你再这么整就属于闹校,真让派出所叫去我可管不了。
  白武先生猛然感到,昨天早上的事对吴春明父子而言,有些过意不去了,一个孩子上学的事情,让他们为难成这个样子,真的过分。
  这个下午,白武先生的采访根本没有进展下去。他只是在空闲时找到了那个叫于万明的语文教师。这是一个年轻干练的男教师,在这所学校里男教师很少,有这么一个精明的小伙子实在难得。于万明见到白武先生很激动,握着手说:白老师,我听说过您,没想到您能亲自来找我。
  白武先生很喜欢这个年轻人:你的文字功底不错,我就是想问问,李格兰的那篇通讯是怎么写出来的?
  于万明说:说实话白老师,我是在网上扒的,那是写别人的,我只是换了人名。
  白武先生有些愕然:年轻轻的,以后别再这么写东西,这样不能锻炼你的实际能力。
  于万明说:教育的材料就得这么写,不能随便的。
  白武先生有些无奈:以后有真东西投到咱县的杂志上吧!
  于万明感激万分:谢谢白老师,能留个电话吗?
  当然可以啊!
  白武先生既然答应写好李格兰的报告文学,那就要把事情做好。至于采访的事,他已不抱希望了,就从这些蹩脚的材料里苦苦搜索吧。不出一个星期,白武先生把李格兰的报告文学写出来了,篇幅过万字,题目是《倾情吟唱的园丁之歌》。这篇报告文学中,他仍然把李格兰写成一个兢兢业业的班主任,为了找回辍学的学生付出了千辛万苦;为了提高学困生的成绩,牺牲了许多休息时间;为了青年教师业务能力的提高,她给予了很多无私的帮助;为了开发学生的智力上好实验课,她如何如何克服困难,创新教学方法;为了学校办学水平的提升,她全身心地投入在伟大的教育实践中等等。白武先生以李格兰的成长和文泉小学飞跃式发展两条线来写,构思极其巧妙。总之,白武先生觉得他这篇稿子写得很真,很感人,太能对得起童向前校长和李格兰本人!
  白武先生很注重规矩,稿子写完了,应该拿给人家看看,听听人家的意见,需要改动的还得认真改改,这是必须的规矩。
  白武先生赶在一个双休日,给李格兰打了个电话,他谨慎地说:李主任,你的稿子写完了,我打印出了几份,征求一下你本人的意见。
  李格兰说:不用了吧,白大哥写的我们哪有不放心的?
  白武先生说:还是看看吧,你们看过了,我的事就算做完了,好干下一件事。
  李格兰说:白大哥真讲究,可是我在市里呢。
  白武先生说:要不让童校长看看不行吗?
  李格兰略有迟疑:童校长也在市里呢。
  白武先生没想太多:你们是在开会吧?
  李格兰说:不是,就是双休日出来散散心。
  白武先生没说什么,他实在想象不出,教师的生活已经丰富到了如此程度,说出去玩就出去玩啊。
  终于在下一周的某一天,白武先生才被童校长和李格兰两人再次约到了皇朝大酒店,就在进餐之前,李格兰和童校长双双看完了白武先生写的稿子。童校长很高兴,连连夸赞白武先生,大哥写得真好,没的说。
  李格兰也说:一样的话,经白大哥这么一说,真就不一样了,看把我写得多好啊!
  白武先生谦虚地说:哪里,是你干得好!你们还是看看有没有什么需要丰富或者改动的?
  童校长率先说:我看实验教学那个章节应该改改,教育局历年把实验室配备得很全面,也就是说任何学校上实验课是没有困难的。你这么写反倒不真实了。
  李格兰也仿佛想起了什么,补充几句:稿子里应该提提我们局长,得有局长亲自下到学校检查指导的情节。还得提提我们校长,没有校长的帮助,哪有我今天的成绩呀!
  是的,白武先生还真没写进这些。既然人家把想法说了,那就只能按着人家的要求来做,这就是有偿写作和自由写作的区别。在兰河县,白武先生的写作是无可挑剔的,没有人可以对他指手画脚。至于写完的作品编入哪本书里,这也不成问题。兰河县每出一本书,白武先生基本是主编。
  李格兰的报告文学如期完成,白武先生又接下来一家小额贷款公司的宣传策划。虽然接的是金融口的活儿,可是待遇上远远不及李格兰的那篇报告文学。小额贷款公司直接提钱,问白武先生应该多少钱合适?
  白武先生参考了一下李格兰的那次,随口说:两千,不能少!
  贷款公司的人说:一千吧,你不干我找别人,我们老大是张黑子。
  张黑子是兰河县赫赫有名的人物,他的哥哥是顶顶有名的组织部部长张英武。
  白武先生简直不用思索:你提到张部长了,那我写,不用说钱!
  贷款公司的人不吃这一套:给你的就是给你的,不扯别的!
  白武先生在这几年里就觉得兰河县跟过去不一样了,有些人成天见,但你却不认识;有些事非常熟,但你却很不懂。
  白武先生在小区的棋牌室打麻将那天,兰河县发生了一件令他震惊的小事。一辍学少年在文泉小学门前遭遇车祸,当场毙命。这些属于新闻的事情白武先生向来不去做,但是兰河县的事情他不可以不知道。消息出现在东北网上,东北网能上去,腾讯也差不多,腾讯能上去,那只有天知道凤凰网能不能见。兰河县的车辆肇事司空见惯,关键是死者是辍学少年,关键是地点在文泉小学门前。在网络出具的照片上,白武先生看到了撞死的那个小孩,就是掰掉他倒车镜的孩子吴小虎。
  白武先生倏忽想到了以前他写过的一篇文章:《贫困县兰河,三十年无辍学生》。
  小虎的事情确实震惊了白武先生,他亲自跑到殡仪馆,当着小虎的父亲吴春明的面,把五百块钱交到吴春明手上,郑重地说:这个钱我不能要,孩子的生命比这重要!
  白武先生本以为他这样说会感动卖菜的吴春明,不想这个倔东西把钱甩到了白武先生的脸上,气汹汹地说:你白大师能在童向前和李格兰面前给我说句话,孩子是不是就能上学啦!还能有他天天趴在学校大门往里看的事吗?
  白武先生无地自容地离开了,把钱甩在他脸上的,在兰河县只有吴春明一人,再没第二个!
  白武先生总觉得自己是有灵魂的,这件事他知道了看见了,就得问个究竟。他打电话问李格兰,吴小虎的死你觉得跟你有没有关系?
  李格兰很沉静:白大哥,我感谢你给我写东西,相处这几天我很敬佩你,况且你跟我哥还有我们校长关系那么近,我觉得你不该问我这样的问题。吴小虎的户籍在黑山镇,的确不是我校应该收留的学生,这样的学生没有班主任乐意要,他在县里住的是出租房,又是单亲家庭,条件这么差,你说谁能留他?一是我们没有为他担责任的必要,二是他的家长也不会来事,要是主动把吴小虎放在哪个教师家寄宿,不就有了接收的理由!现在你说这事跟我们能有啥关系?
  白武先生追问:教师中有招学生住宿的吗?
  李格兰很机敏:这个我不能跟你说。
  白武先生听不下去,抢过李格兰的话:在这之前吴小虎不是在你们学校上学了吗?
  李格兰说:是上过学,可是那只是寄读,我们没给他建学籍,因为他跟同学打架,总是惹事,我们把他劝退回原籍了。
  白武先生说:他原籍没有亲人,只能跟在他爸爸身边的。
  李格兰非常干脆:这些我们学校管不过来,他家什么情况我们不想了解,凡是来我们学校的学生,家长都要给班主任做出保证的,而且必须签字,不然我们学校为啥能几十年不出事!
  白武先生有些讨厌这个李格兰了,她像铺子里冷漠得只想要利润的卖货人,他简直无法跟她沟通了。于是白武先生给校长童向前打电话,还没待白武先生张口问,童向前就一马当先跟他诉说起来:白大哥呀,这事可真是万幸啊。如果那天我要是收了吴小虎,这事就粘到我们学校身上抖落不清啦!出了这事跟我们一点关系都没有啊,第一他不是我校的学生,第二出事地点又没在我们校内,第三肇事的车辆也不是我们学校的。所以事到如今,我感谢李格兰,在收不收吴小虎的事情上,她替我把关很好,我稍一大意,或者心软了,这事我们就有责任啦!白大哥,你写的文章真好,改天我请你喝酒!
  这个时候,白武先生的文章已上交到县里,尚未出书。白武先生一直犹豫着,是不是把他给李格兰写的文章撤回来,大不了报酬和香烟全都退回去。然而事情难在他吃了人家几餐饭,想把几餐饭也退掉就有点复杂了,账目应该是咋个算法呢?
  犹豫着,犹豫着,书印出来了。整本书上十名感动兰河人物,内行人读过,顶数李格兰的那篇最有文采!还算好,吴小虎的事情没能给兰河县带来多大的风波,再过几天,人们也可能渐渐淡忘了那个委屈的孩子。
  好长一段时间,白武先生写不出东西来,小额贷款公司的策划让他弄得平平淡淡,人家都有些不满意了。老板张黑子居然还说出这么一句话:我还以为你白大师多高的水平呢,不过如此。说归说,报酬还是一分不少地给了。这之后,白武先生往桌子前一坐,脑子里就出现李格兰的甜笑,间或是吴小虎死难的照片。他心里乱乱的,一时半会儿难以平静。
  其实生活是平静的,白武先生洒脱地在平静的生活里打麻将,把牌打得出神入化,每一场下来,都能赢到手几百块。更多时牌局将散,文学爱好者便候在旁边请饭局子。牌友们很是羡慕,白大师是兰河十大潇洒人物之一,而且是排名靠前的那种。
  可是平静的生活又一次给白武先生带来了震颤。几乎是一夜之间,兰河县的贴吧里出现了某校教师的一段不雅视频。这段视频是一个文学爱好者在饭局上展示给白武先生的。视频里,一名裸体女子,跟男子床上翻云覆雨,花样动作让人咋舌。发帖人是兰河县一署名的出租车司机,发帖的用意是告诉兰河人,他跟这个女子姘居多年,目前女子冷落他要绝情,两人闹僵。白武先生当然明白出租车司机是在泄愤,有要挟的意思。
  震惊白武先生的是那段不堪入目的视频中,那位陶醉在云雨中的女子,竟然是他曾经为之写过报告文学的大名鼎鼎的李格兰!
  事情到了这个地步,无论如何也压不下来的。这段视频在一夜之间已经传遍了网络,就算举全县之力也撤不下来的。白武先生再次迷惑,通过交往,要说风韵犹存的李格兰与童向前有这样的视频,那一点都不奇怪,可是你一个副教授级别的李格兰,怎么偏偏跟一个出租车司机姘居,这是让谁也想不明白的事。
  小县城里藏不住雨后的蘑菇,白武先生为他自己写过的文章深感自责。一次会议上,他遇到了主管文教的钟县长,钟县长只跟他寒暄了一句:都说让你们名人写材料,你们写的哪有一句真话,哈哈,再别说县里不重视你们文学事业!
  白武先生无地自容,他即刻建议社宣科负责收回已发放的书籍,甚至还建议废除李格兰感动兰河县人物的评选结果。
  更加混乱的是白武先生接到了一个电话,来电话的是文泉小学语文教师于万明,非常诚恳地要见见白武先生。白武先生也正想了解一下文泉小学的事情,他觉得这个电话非常及时。明知道这事情已经没法跟李格兰本人去问,更不能问童向前,因为没出事的时候他们就不说真话,出了事后,他们更不会说真话!
  在一个僻静的小餐馆,白武先生见到了于万明。小伙子还是那么有活力,只是好长时间没见到他写东西了。
  白武先生马上切入主题:赶紧说说李格兰究竟是怎么回事?
  于万明沉吟了一会:我不想说。
  白武先生忙宽慰道:你知道我给她写过文章,这事我想知道真相!
  于万明还是不情愿:这事文泉校的任何人都知道,早已不是秘密。只是我不想说。
  白武先生告诉于万明:我就是好奇,不想再写什么东西。
  于万明摇摇头:不是担心您写不写东西的事,我是觉得他们出了这事,我跟着耻辱,因为我也是教师!
  喝过几杯酒,白武先生发现,眼前的这个于万明是个很有素质的好教师,他说的想的都事关手上的工作。他那么爱好文学,可是没空写作。白武先生没有品出来,于万明为什么今天要请他喝酒?总该不会是要在杂志上发文章吧?
  桌上的酒还剩两瓶,白武先生不知道是不是应该喝尽。于万明站起身,把酒恭敬地递到白武先生的眼前:白主席,这是我离开兰河前跟你喝的最后一次酒,敬您的!
  怎么,你?
  于万明说:我辞职了,世界这么大,我想去看看!
  白武先生疑惑不解:究竟为啥?
  于万明把话语说得极其洒脱:我看够了李格兰,看够了童向前,不跟他们扯了。
  他们,因为这事马上就会倒了的。
  他俩倒了,他们的那一派人还会接手文泉小学的,就这样一所学校,我看不出希望,也干够了。李格兰出事是早晚的,全校就她水平最低,却偏偏能当上教导主任,一干就是二十年!靠啥,凭啥?她不讲课,不听课,今天跟校长鬼混,明天跟出租车司机去市里消费,打麻将都是野男人出钱,这种人能干出好工作?一旦有点啥好事,都弄到自己头上。如果不是窝里炸开,她马上就弄到特级教师的行列!你知道您写的那篇文章对他们多重要吗?今天我请您喝酒,就是高兴,苍天有眼!
  于万明一口气喝下一瓶子啤酒,憋得直喘粗气。可是白武先生却一下子愣怔在那里,一滴都咽不下。
  于万明气还没喘匀,突然又说:我要去深圳,哪怕就是个打工仔,也是痛快的!
  白武先生有些隐隐头痛,看着眼前阳光明媚的于万明很是开心,可嘴上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夹在指间的香烟倏忽滑落到了地上!此刻他没有担心自己是不是出了啥毛病,而是担心往后还能不能像瓦工盖楼那样,码出让人看着整齐的文字了。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