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方文学网
欢迎文学爱好者踊跃投稿与订阅《北方文学》杂志!
   当前位置当前位置:首页 > 文艺研究 > 语言研究 > 从对外汉语教学视角谈“大+时间词+的”

从对外汉语教学视角谈“大+时间词+的”

北方文学   作者:张清君   时间:2017-08-10    阅读: 次   


作者简介:张清君(1993—),女,汉族,四川广元人,汉语国际教育硕士,单位:四川大学文学与新闻学院汉语国际教育,研究方向:国际汉语教学。
 
从对外汉语教学视角谈“大+时间词+的”
张清君  四川大学文学与新闻学院
摘要:本文在前人研究的基础上,从对外汉语教学的视角来讨论“大+时间词+的”格式。虽然在该格式中“大”的词性备受学者争议,但我们认为在对外汉语教学中只需向学生强调“大……的”格式的固定性;其次,对能进入该结构的时间词本文做出了细致的分析,以便汉语学习者掌握;最后,对后续句的研究,本文从说话者的主观情感态度这一角度出发来讨论后续句。
关键词:“大”;时间词;后续句;主观态度;对外汉语教学
早在元明时期就出现了“大+时间词”这一短语格式,直到清代才出现“大+时间词+的”格式,且只有六例。值得注意的是,随着语言的不断变化发展,到现在“大+时间词+的”已经成为一个固定的框架。我们只需要在这个框架中填入适当的时间词。对时间词的选择后文会做详细分析。
随着“大+时间词+的”这一格式的使用日益广泛,对该格式的研究也愈发全面细致。纵观前人的研究,大致可概括为以下三个方面:“大”的词性;时间词的选择;对后续句的描写。
关于“大”的词性,学界众说纷纭。《现代汉语八百词》解释为“放在某些时令、时间、节日前,表示强调”,是形容词性。沈阳也这样认为。宋玉柱把“大”看成区别词。区别词的属性有对立性质,但是在该格式中并没有与之对应的“小”。如可以说“大晚上的”,但没有“小晚上的”,也不可以说“非大晚上的”,所以我们认为“大”不是区别词。吴常安把“大”看成是语气副词,表强调。他认为“大+时间词+的”格式中,时间词不仅是名词,还可以出现“老远”“过节”“放假”这些形容词和动词,所以“大”有副词的语义特征。另外,如果没有“大……的”,时间词和后续句也能成句,所以“大……的”除了强调之外没有别的作用,所以“大……的”是大语气词。
关于时间词,窦焕新认为只有内涵义明显的时间词才能进入该结构。但现在即使内涵义不明显的也可以进入该结构,如“早上”“晚上”,而这与后续句的表达有关。吴常安则更为具体的把时间词分为时间、季节、气候、距离、职务等五类。这样的分类有助于对外汉语教学。关于后续句的选择,很多学者都从顺接、逆接两个方面考虑。
现有研究大都是从语言学本体来分析“大+时间词+的”格式的。那么,在对外汉语教学过程中,我们有必要去解释“大”的词性、后续句的语义特征等诸如此类的语言学问题吗?我们认为,对外汉语教学的一个原则是让学生学习某一种表达式,能达到熟练运用的程度,起到帮助交流的作用。为了让学生更好地掌握“大+时间词+的”这一格式,我们可以向学生解释使用这一格式的条件,但不用达到语言学的深度。下面,我们将讨论如何从对外汉语教学的视角看“大+时间词+的”。
一、“大......的”结构固定性
在教学中,我们没有必要讨论“大”究竟是形容词、副词还是区别词。可直接告诉学生,在现代语言的使用中,“大......的”已经是一个固定下来的结构,我们只需要向其中加入合适的时间词。这个格式的作用就是强调这个时间,在这个时间内发生某件时间是情理之中还是情理之外,说话人的态度是支持还是反对。另外,需要说明的是,即使没有“大......的”,时间词和后续句也可以成句,并不会影响句子的表达。因此,在教学中,可以让学生先造成一些简单的时间词加后续句的句子,并且后续句表达了说话人认为在该时间内做该事是不合情理的,然后在加上“大......的”表示强调。比如:
1a 周末,还要上课。
1b 大周末的,还要上课。
2a夏天,竟然开着暖气。
2b大夏天的,竟然开着暖气。
二、时间词的选择
既然在“大......的”格式中只需要加入合适的时间词就可以,显然并不是所有表示时间的词都可以进入这一格式,那么哪些时间词是合适的呢?首先,要向学生明确地表示,时间点是不可以进入该格式的。其次,要帮助学生归纳整理出可以进入该格式的合适的表示时段的时间词。我们认为,可以这样分类:
(一)典型的时间词
前面提到,“大+时间词+的”这一格式是强调时间,在该时间之内发生某件事情是否合理,说话人是否接受。要判断某件事情在某个时间发生是否在情理之中,就得有判断的标准。那么标准从何而来呢?标准就从时间词所表示的意义而来。词语除理性义之外,还有内涵义,这些内涵义是与社会文化相联系的,是社会成员约定俗成的。比如“正月”,其理性义是农历第一个月,其内涵义就是“喜庆”“团圆”“祝福”“希望”等。所以如果在正月说了不吉利的话,这就是不在情理之中。我们把这些内涵义明显的时间词称为典型的时间词。这类典型的时间词,可以分为以下几个小类:
1.表示节假日的时间名词
并不是所有的节日都可以进入该格式,一般是一些传统的、有特殊活动的、人们会庆祝的国家法定节假日。具体有:春节、元宵节、清明节、端午节、中秋节、国庆节、元旦节。另外,正月初一和正月十五也在春节的范围之内,而且正月十五就是元宵节,所以“初一”、“十五”也可以进入该结构。由于现在星期六、星期天属于双休,所以“星期六”、“星期天、”“周末”适用于该格式。此外,对于学生来说,寒假、暑假也是节假日,因此同样适用。他们的内涵义就是“休息”、“不用上课”、“不用工作。”其中,经常使用、接受度较高的是春节、除夕、元旦、正月、初一、周末,根据BCC语料库的统计情况如下。
春节 除夕 初一 正月 元旦 周末
15 18 28 6 21 320
    除了中国的节日之外,外国的节日当然也可以进入该格式。由于说话人国籍不同,文化不同,节日及其内涵义当然也会不同。因此,哪些外国节日可以进入该格式,可以是不同国家的文化而定。根据BCC语料库统计,现在进入该格式的最多的外国节日就是圣诞节,共有14例。
2.一些表示季节、气候的时间词
    根据BCC语料库统计,表示季节气候的时间词进入“大+时间词+的”的数据如下:
春天 夏天 秋天 冬天 热天 冷天 晴天 雨天 阴天
4 47 4 1334 141 928 38 29 10
    从上表可以看出,“冬天”、“冷天”的使用频率远远超出其他词语。这是因为冬季的特殊性。在一年四季中,冬夏两季的气候变化最明显,是温度的两个极端——极冷和极热,可以强调。而春秋两季及气候变化不那么明显,所以使用频率低。
(二)非典型的时间词
非典型的时间词是内涵义不明显的,不是社会成员约定俗成的,而是小众化的,甚至是说话个体赋予其内涵义的。可以分为以下两类:
1.一天中表示时段的词
    一天24小时,可以分为不同的时段:凌晨、早晨(早上、清晨)、上午、中午、下午、傍晚、晚上、深夜。使用频率较高的是早晨(早上)、中午、下午、晚上、半夜。根据BCC统计情况如下:
早晨 早上 中午 下午 晚上 半夜
145 799 480 94 2875 5137
2.非名词的时间词
非名词时间词指动词类表示时间的词,只有“过年”、“过节”、“放假”三个。虽然他们是动词,但是也是表示时段的。使用情况如下:
过年 过节 放假
3846 378 10
通过对常用时间词的分类和统计,可以帮助学生掌握能进入“大+时间词+的”格式的时间词,避免学生将语言规则泛化,填入是恰当的时间词。
三、从主观情感态度看后续句
前人的研究大都从“顺接”和“逆接”的角度研究后续句。对于学习汉语的外国人来说,可能理解“顺接”和“逆接”这两个概念都有一定的难度。所以,我们觉得可以从说话人的主观态度来讨论后续句。
(一)态度消极的后续句
说话人认为在某个时间发生某件事是不合情理的,其态度往往是消极的,表现出不满、埋怨、批评等。如:
大周末的,也不能休息。
大早上的,不让人睡个好觉。
大晚上的,他们不睡觉在折腾什么啊?
大过年的,掉什么眼泪。
(二)态度积极的后续句
说话人认为在某个时间发生某件事是情理之中的,说话人的态度是积极的,常表现为一种建议。如:
大周末的,就应该玩。
大早上的,应该出去溜达一圈。
大晚上的,不用那么辛苦,还要去酒吧兼职。
大过年的,过来一块儿吃吧!
(三)态度中立的后续句
    在一些句子中,“大+时间词+的”只起强调时间的作用,说话人只是陈述一件事情,没有主观态度的消极或积极。如:
    大周末的,逛街的人很多,我的生意也非常的好。
大早上的,一睁开眼,这封信就在方七佛的枕头边放着了。
大晚上的,很容易认错人的。
大过年的,一定很忙,根本就不会有时间来她这里。
从说话人主观情感态度的角度分析后续句,可以降低学习的难度。另外,我们认为,在分析后续句时,先教学生学习表达消极情感的后续句,有利于帮助学生理解“大+时间词+的”格式的意义和作用。然后教表达积极态度的后续句。最后,在学生差不多已经熟练掌握了该格式的基础上,再补充陈述性的中立的后续句的用法。这样循序渐进,有助于学生清晰地理解“大+时间词+的”格式。
总之,在教学“大+时间词+的”格式时,从对外汉语教学的视角来看,要尽量简化并降低教学难度。对“大”、时间词及后续句的分析都不能不考虑学生的接受程度。此外,为了帮助学生更好的理解时间词的内涵义,要配以一定的中国文化的介绍。
 
注释:
本文的例句均引自BCC语料库中的例句
参考文献:
[1]吴长安.“大......的”说略[J].世界汉语教学,2007(2):62-66.
[2]陈永婳.浅析“大+时间名词(的)”结构[J].齐齐哈尔师范高等专科学校学报,2009(2):59-60.
[3]窦焕新.教学视角下的“大X(的)及后续句研究”[J].渤海大学学报,2015(6):105-108.
[4]沈阳.关于“大+时间词(的)”[J].中国语文,1996(6):447.
[5]赵宁.关于“大+时间名词(的)”再思考[J].语言文学研究,2015(3):159.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