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方文学网
欢迎文学爱好者踊跃投稿与订阅《北方文学》杂志!
   当前位置当前位置:首页 > 文艺研究 > 语言研究 > 母语负迁移与对外汉语汉字教学

母语负迁移与对外汉语汉字教学

北方文学   作者:唐文娟   时间:2017-08-10    阅读: 次   


 
母语负迁移与对外汉语汉字教学
唐文娟 渤海大学
摘要:对比分析关于第二语言习得的一个基本假设就是“母语的负迁移”,主张对比分析的学者认为,学习者的母语在学习者习得第二语言的过程中将产生极大的影响。母语负迁移的现象在语音、词汇、语法这几个层面都存在。本文主要从汉字习得方面来看母语负迁移对对外汉语汉字教学造成的影响,并提出了一些解决这些问题的相关对策。
关键字:母语负迁;对外汉语;汉字教学
一、母语迁移
语言迁移理论于 20 世纪 50 年代提出,是对比分析理论关于第二语言习得的一个基本假设。经过三个阶段的发展,到20世纪70年代末80年代初,人们关于母语迁移对第二语言习得的影响的看法已经从根本上发生了改变。迁移被看作是一个复杂的、受很多因素影响和制约的一个认知过程,而不再是指母语对目的语的机械迁移。二语习得迁移理论认为,母语对目的语的影响既有正迁移作用,也有负迁移作用。本文主要是写母语的负迁移对对外汉语汉字教学方面的影响。母语负迁移指的是在学习者学习外语学习的初级阶段,由于不熟悉目的语规则,只能依赖自身所了解的母语的语音、语法、词汇等方面的规则来学习目的语,因而同一母语背景下的学习者常常会出现相同或相似的偏误。母语负迁移对汉字教学的影响,主要体现在汉字字音和写法这两方面。
二、汉字习得的困难及产生原因
我们知道,对外汉语教学的目的是培养留学生听说读写的能力与交际运用的能力,汉字教学在汉语教学中主要承担的教学任务是对留学生读写能力和书面语交际能力的训练和培养,汉字教学的成效直接影响到留学生汉语书面语能力和综合能力的提高,最终影响到汉语教学的整体质量和学生的汉语水平。可见汉字教学在对外汉语教学中的重要性。
汉字,是记录汉语的符号系统,是书面汉语的载体,是书面汉语教学必不可少的教学任务。也就是说,学写汉字,是每个学习汉语的留学生必经的一个过程。但是学写汉字,对于外国留学生尤其是对“非汉字文化圈”的留学生来说,是学习汉语过程中最大的难点。这也使得好多学习汉语的留学生能说汉语却不怎么会写,也不爱学写汉字。这是主要是因为,汉字是一种特殊的意音文字体系,与用字母读音来识记的表音文字相比区别很大。一个汉字是由形、音、义构成的一个结合体。汉字的字音字形、每个字的结构、书写方法和顺序等方面的特点,与世界上大多数国家所使用的字母文字的特点迥然不同。因此,对于“非汉字文化圈”的外国留学生来说,特别是对于零汉字基础的处于初级阶段的留学生来说,汉字复杂的组合结构,繁多的字数,更是让他们觉得汉字难以辨认,而且还很难记住、很难书写。因而这就让汉字教学成了对外汉语教学中的一个重难点问题。
汉字难学,既有汉字现状的客观原因,也有教学方面的主观原因。从客观方面来看,汉字本身存在着许多难学的因素。一是汉字属于表意系统的文字。它不同于表音文字能够“听其音而记其字,也能见其字而发其音”,这对外国留学生尤其是“非汉字文化圈”的留学生来说是很难识记的。二是因为汉字是形体复杂的方块结构。汉字无论笔画多少,它所有的笔画都在同样的方块中,而不是像呈线性排列的拼音文字那样,书写起来单词有长有短。一个方格内的汉字是由很多纵横交错的笔画组成的,结构复杂。在书写的时候,笔画的相交、相离或者相接关系的变化,都会形成一个新的汉字;此外,笔画或部件在字中的相对位置也不能够随意的改变,在书写时一点小小的差别就会导致错别字。从这一点可以看出,汉字结构在严密性和多变性这两方面,都远远超过了拼音文字。三是汉语同音语素比较多,这让很多留学生常常能听懂却写不出正确的汉字。另一方面,形体与读音相近的字也会让留学生区分不开,易读错、写错。除此之外,汉字经过几千年的发展,一个汉字有很多不同的写法(即字体不同),现在在中国大陆和台湾地区,虽然用的都是汉字,但大陆使用的是简体字,而台湾香港等地使用的却是繁体字,像这种繁简字体就会在某种程度上增加留学生学习汉字的难度,降低他们学习汉字的热情。
汉字难学还有一部分原因是受学习者母语负迁移的影响。在本国语言中有汉字的外国学生学习汉字时,学习者容易受母语中汉字的用法和写法的影响。以日语为例,日语中的“気”“強” “圧”“稲”“営”“栄”“汚”等字的书写与汉语中的“气”“强”“压”“稻”“营”“荣”“污”的书写只有细微的差别,这些细微的差别很容易让学生在书写汉字时写错。另一方面,本国语言中有汉字的外国学生在学习并运用汉字的过程中也会受到母语负迁移的影响。尽管在日语中,有很多字词的写法与汉语一样,但多数的字词在意思方面与这个字词在汉语中的意思不同,有的还有很大的差异。同形同义的词对于日本学生来说很容易掌握,但同形异义的词就会给他们带来很大的阻碍。例如:同样是‘“先生”这个词语,日语中是老师、师傅的意思。但是在现代汉语中“先生”却是对成年男性的称呼。日语中“愛人”的意思是爱人、情人,情夫、情妇。而在汉语中“爱人”的意思却是丈夫或者妻子。日语中“新聞”的词义是报纸,而汉语中的“新闻”值得却是一种对以往和最近发生的事情进行的报道的媒介。像这样的例子还有很多,这些同形异义的汉字对像“汉字文化圈”这样的学习者所造成的负迁移是很大的。在交际过程中,这种母语的负迁移可能会引起说话双方产生误会,也会让他们不能清楚而准确地表达出自己的想法。汉字是字音、字形、字义三位一体的表意文字,在理解汉字意义或者在书写时出现错误,就会影响学生的表达与理解能力。所以在学习汉字时,它的音、形、义都是不能忽视的,任何一个部分都是不能出差错的。
而对于以英语为母语的学生而言,学习汉字会比日韩等国家困难得多。汉字是由不同的笔画和部件组成的,笔画和部件组合方式不同,就会导致一个字变成另一个字,比如“日”与“曰”,“下”与“卞”,“未”与“末”,“夫”与“天”,“甲”与“由”等,另一方面,汉字属于表意体系文字,而且形声字特别的多。形声字有一个显著特点,就是声符表示读音,意符表示字义,而随着汉字的简化,很多字已经看不出声符和意符了,让学生根据字的字形判断出字的读音对于中国学生来说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更遑论没有接触过汉语的外国学生了。也就是说这些学生在学习汉语时不能像学拼音文字一样,可以根据单词的书写格式而读出它的字音,汉字的“音”和“形”之间的对应关系主要依靠机械记忆。而当非汉字文化圈的留学生学习汉字时,除了要像他们学习母语那样,把汉字的语音与字义联系起来,还要把汉字的字音与书写形式以及书写形式与字义联系起来。这在一定程度上增加了他们学习汉语的难度。
从主观方面来看,一是从教材编写到课程的设置上,汉字教学在汉语教学中所占的比重都很小。教材涉及汉字笔顺教学的方面比较少,主要还是靠老师一笔一划在黑板上演示来教授。而老师在课堂教学时,也不太注重笔顺教学,或是仅仅单调地写出一个字的笔顺,让学生誊写在自己的笔记本上,学生根本不知道为什么要这么写,缺乏趣味性,这也会让学生不爱学习写汉字。二是汉字教学采取的授课方式,汉字教学授课方式主要有两种,一种是随堂汉语课,一种是单独设课。随堂汉语课没有独立的汉字教材,只依附于汉语教材。而单独设课所使用独立的汉字教材,主要以选修课的形式根据学生的学习意愿单独开设,随文识字是现在汉字教学的普遍做法。另一方面,对于有无汉字背景、不同汉字背景的学生来说,在教学内容和教学方法上的要求都是不同的。采取统一的教材,统一的授课方式,在教学侧重点和难点上没有加以区分,缺乏针对性,会让一些有基础的学生失去上课的热情,不利于学生学习汉字。
三、解决上述汉字教学问题的办法
在对外汉语教学过程中,找到能够激发学生学习热情的因素是十分必要的,换句话说就是要找准学生学习汉语的动机,动机是驱使人们活动的一种动因和力量。让学生喜欢学汉字,喜欢写汉字,或者说让学生能够更好的学好汉语,可以采取以下几种做法:
一、在汉字教学时,可以从文字的发展历程入手,从象形字(甲骨文)开始,可以多写几种字体,让学生了解一个字的来源与形体的演变。这样一方面可以增加课程的趣味性,使课堂气氛更为活跃,同时也能增加学生学习汉字的兴趣;另一方面,也能加深学生对汉字的理解,有助于学生识记汉字。除此之外,还能让学生对中国的文字文化、历史有一定的了解。
二、可以播放一些简单的、有代表性的中国歌曲,例如《声律启蒙》《笠翁对韵》等,这些歌的歌词朗朗上口,旋律优美,能让学生更快更好的认识并记住汉字。而且,这些有中国古韵的诗歌,在学生以后的学习之中,能给他们带来很大的帮助,可以增进他们对古代文学的认识和理解。
三、可以定期举行一些汉字听写比赛或者把字拆开为几个部件让学生来重新组汉字等趣味小游戏,对赢得比赛的人可以奖励具有中国特色的小奖品,对输了的人可以让他们唱中文歌,或者是让他们诗朗诵,也可以让他们用汉语讲故事。这样可以促进学生之间的良好竞争,以及增强他们自主学习汉字的动力。此外,还能检验学生学习的情况。
四、针对汉字文化圈的学生,可以把他们的母语与汉语相同、相似和相异的部分做成一个表格,可以让他们更直观的观察和理解他们的母语与汉语的区别与联系,有助于他们更好更快地学好汉语、运用汉语。
四、小结
外国学生在学习汉字时觉得汉字难学难认的原因是多方面的,母语负迁移对汉字教学有一定的影响。具有表音文字体系背景的学生在进行汉语学习时的难度大于表意体系背景的学生。本文针对此点提出了一些关于汉字教学的具体建议,希望对今后的汉字教学有所帮助。
参考文献
[1]刘询.对外汉语教育学引论[M].北京语言大学出版社,2000(2014.1重印).
[2]黄伯荣,廖序东 主编  现代汉语(增订五版  上册)[M].高等教育出版社,2011,6(2012,6重印).
[3]吕必松.汉语与汉语作为第二语言教学[M].北京大学出版社,2007,8.
[4]周健  主编.汉语课堂教学技巧325例[M].商务印书馆,2009(2014.9重印).
[5]王建勤 主编.第二语言习得研究[M].商务印书馆,2009.
[6]马月.从汉字文化圈国家母语文字与汉字的关系看对外汉字教学的针对性[D].昆明:云南大学,2010,5.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