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方文学网
欢迎文学爱好者踊跃投稿与订阅《北方文学》杂志!
   当前位置当前位置:首页 > 文艺研究 > 语言研究 > 关于会话中开始部分的中日比较

关于会话中开始部分的中日比较

论文查重   作者:林荣荣   时间:2016-12-12    阅读:


林荣荣  中国海洋大学
摘要:会话开始部分是指会话开始部分的对话,也就是从开始说话到进入谈话的主要内容的这一阶段。对会话开始部分的研究主要分析人们开始交流时,怎样开辟出交际之路、怎样创建出一个交际的场面、怎样构筑一个话题的语境,然后为了实现交际目的怎样组建会话。本论文通过分析中文电视剧和日文电视剧中会话中开启话题的过程,旨在探讨两种语言之间的差异,并设计了以下两个课题。
  1. 中日文电视剧中开启话题的过程中各有怎样的形式。
  2. 中日文电视剧中话题开始的出现倾向有何不同。
关键词:会话;开始部分;中日比较
由于本论文要比较中日各自母语场面的会话,考虑到两部电视剧中演员所扮演角色的年龄、关系亲疏等条件的相似性,选了两部主题相似的电视剧为研究对象。这两部电视剧都是在最近几年上映的,并且是以都市生活为背景的。两部电视剧的主人公都是步入社会两三年的年轻人,剧情围绕他们和家庭、同事、朋友以及上司等的人际关系展开。本论文将所有会话的开始部分都以文字记录下来,并以此为研究对象进行分类,再根据分类数据进行比较研究。
数据:本论文记录了同是以结婚为话题的中国和日本的电视剧台词各十集,分析了中日会话的开始部分。日本的电视剧名字是《不结婚》,中国的是《想明白了再结婚》。收集的有效的对话组数分别是日文共167组,中文共182组(注:此处的“有效的是指在一个完整的镜头中的开始部分,因为电视剧中的镜头往往不是从会话开始录入的,那样我们便看不到会话是怎样开始的,因此本论文中,那种情况的会话不被作为有效数据利用”)。
发现最初的导入话题型发话之后,对方关于此事会进行具体的谈话或者对导入发话人的相关提问,本论文将此发话定义为话题确立发话。话题的开始部分是从区分出该话题的最初部分的发话到话题确立为止的发话。
按照上述顺序,认定话题开始部分之后,分析演员之间的往来对话,并抽取出话题开始的部分。然后算出各种发话类型占总发话总组数的百分比。从演员们相互行为的特征分析他们从话题导入发话到话题真正确立的过程,抽取出各种类型进行相应的分类。结果发现大体分为两种:⑴立即开始型(演员之间只通过一次往来对话就确立话题的形式);⑵逐渐开始型(演员之间经过两次以上的往来对话,话题才得以确立的形式)。下面就中日两部电视剧会话台词,举例详细分析其各自的会话特征。
一、立即开始型
立即开始型是指一导入话题马上接受该话题,只经过一次会话往来就立刻确立话题的形式。对话题的导入,接受者通过对导入的事情展开具体的谈论还是反问对方同样的问题,来表示是否对对方的发话内容感兴趣,进而作为会话的话题当即接受。
(一)家人之间的会话
 1.龙夏的妈妈(以下简称龙妈):瞧瞧这都几点啦,这俩孩子,还不回来。
   龙夏的爸爸(以下简称龙爸):龙夏是不是还记恨我?
看到这个会话场面,我们发现无论是开始了会话的龙妈,还是猜测没有回家的原因的父亲,他们都没有像日语中的“那个”等类似的互相之间寒暄的会话,而是直接进入话题,向对方说出自己内心的想法和感受。
 2.千春さん:もしもし。
  お母さん:千春?どうだった、浅井さん?
这个场面在此有必要说明一下。其背景是大龄剩女千春接受母亲的请求和一位浅井先生相亲结束后刚回到自己的住处,就接到了打探相亲结果的母亲的来电。这里由于关系亲密,加之母亲当时急切盼望相亲结果,使用了直接发话型发话。
(二)陌生人之间的会话
 3.……
  龙夏:妈,您不知道,那小子太欠揍了。
  小鱼:阿姨,您别怪龙夏了,这事都怪我,他也是为了帮我。
在这个场面中,小鱼是第一次和龙夏及龙夏的家人见面,并和龙夏的母亲开启了会话。在这里对于双方来说都是陌生人之间的关系,但是这个情况有些特殊。其背景是正好在龙夏母亲生日那天,龙夏为了救初次见面的小鱼而打了别人进了派出所,并且让他母亲去派出所把他们赎回来,因此做了一桌盛宴却没人陪同的母亲非常生气。于是小鱼在这种情况下来不及自我介绍,一心要安慰龙妈不要生气,便直接进入话题。
在日剧《不结婚》中,没有这种陌生人之间会话直接进入主题的。
(三)同事之间的会话
 4.龙夏:干什么你?
   同事:物业,物业,出事了,你赶紧跟我走一趟。
 5.千春さん:私、お見合いしよっかな。
   同僚さん:大丈夫ですか?千春さん?
例4的场面背景是龙夏正在家休息,同事突然来敲门并且敲个不停。此处也许跟事态的紧急程度有关,同事没有拐弯抹角,没有开启话题之前的会话往来,直接进入话题。例5的场面是在公司午休时间,千春与同事闲聊时,同样与同事之间没有任何的委婉表达等的会话往来,直接开启话题,说出自己的心声。这可能与当时千春的心情有关,作为一名大龄剩女自己内心非常焦急郁闷之外,还有来自家庭、社会上的各种压力,所以当时极度需要抒发内心感受来发泄一下,因此没有心情和耐性与同事先展开一番会话往来再进入话题。
(四)朋友之间的会话
 6.龙夏:你看什么呐?我给你介绍一下。
 7.桐島さん:何やってんの?
   千春さん:ヨガです。
在例6中,因为小鱼第一次和龙夏的朋友见面,龙夏把他们互相介绍给对方。由于与朋友之间关系比较亲密,再加上同是男性,所以可能致使他们开启会话之前没有什么会话往来,而是直奔主题。在例7中,桐岛和千春互为闺蜜,桐岛没有任何寒暄,而是直接发问千春在做什么。不过据笔者分析,这种场合一方面是由于之前桐岛从未见过千春做瑜伽,一方面是对千春所做的瑜伽动作本身感到好奇有趣。因此这种场合下没有耐心也没有必要为了想了解和关心好朋友在做什么而进行一番会话周折,直接询问对方,进入话题。
(五)上司与下级、晚辈与前辈之间的会话
 8.经理:有头绪了吗?
   小鱼:能不能再宽限我几天?
在例8中,无论是经理对小鱼发起的问话,还是小鱼对经理的回答,双方的发话行为都是直接进入主题,没有任何的会话盘旋。在这里经理对小鱼的发话没有会话周折可以理解为上司对下属由于权力的关系,发话之前没有心理上的压力和负担,而且结合当时小鱼把公司的10万元落在了出租车上剧情来看,他们的发话形式可能也是由于当时情况的紧急。对上述和各种关系的人之间的会话中直接会话型进行统计后,如表1所示。
表1:中日两部电视剧中立即开始型会话情况
  和对方的关系 陌生人 上下级 同事 朋友 家人 总计
想明白了再结婚 立即开始型 1 7 20 25 54 107
总计 9 16 34 52 71 182
百分比 11.1% 43.7% 58.8% 48.1% 76.1% 58.8%
 
不结婚
立即开始型 0 3 13 24 22 62
总计 13 25 44 51 34 167
百分比 0 12% 29.5% 47.1% 64.7% 37.1%
 
从表1中可以看出,中国这部电视剧中,与陌生人之间的会话在特殊场合下是会有立即开始型会话的,但是一般情况下和日剧中情况一样,不会和陌生人发起立即型会话。而上下级之间一般是上级对下级发话时使用立即发话型发话策略。而在与同事和家人之间的会话中,日本这中国的情况相似,立即发话型会话的情况所占比例比较大,而与朋友之间的会话立即发话型所占的比例却不是很高。朋友之间的会话在进入话题之前其实确实有一些会话周折,并不是朋友之间所有的发话都是那么直接的。
    二、逐渐开始型
逐渐开始型是指发话人开启话题之前,由于考虑到与对方的关系的亲疏远近、性别的异同、话题的内容以及发话人自身的具体情况等,往往不直接提出话题,而是一些委婉表达等进行一番会话的周折,逐渐进入话题。而之所以逐渐进入话题也跟对方的反应有关,有时对方不会直接接受该话题,而会通过发出一些疑问或者不断确认等方式,和发话人进行一段会话周折之后才进入话题。
下面就该两部剧的逐渐型发话举例分析。
(一)与陌生人的会话
 9.司机:您好。
  小鱼:您好,那个,去鲁谷东街永仁大厦。
  司机:好勒。
例9中小鱼与司机互为陌生人,小鱼与司机先是用寒暄语“您好”跟司机打招呼,然后用“那个”这种犹豫表达过渡到去哪儿这一请求对方的主题。
 10.お客さん:すみません。
桐島さん:いらっしゃいませ。
お客さん:妻に、花を贈りたいんだけど、結婚記念日でね。
例10中,客人与花店店长桐岛互为陌生人,他们在使用固定寒暄语之后直接进入话题。
(二)与关系不熟的人的会话
 11.唐诗意:阿姨。
   龙妈:哎小唐。我以为你在家呢。你瞧,还把你叫回来了。
   唐诗意:您怎么来啦?
   龙妈:我来替我儿子给你这儿赔不是啊。
     例11中,唐诗意是龙夏的女朋友,她和龙妈虽然认识,但不是很亲密熟悉的关系,加之此番对话的背景是龙夏和女朋友吵架了,因此龙妈开启话题之前首先是通过一些寒暄语和对方展开会话的周折表示对对方的关心,继而用委婉并且带有暗示的语言慢慢开启话题。
 12.浅井さん:先日は、早々に、すみませんでした。
千春さん:こちらこそ。急に呼び出したりして、すみません。
浅井さん:とんでもない。僕のほうからもお話したかったことがありまして。
例12中,这种与关系不太熟的人之间展开话题的情况下,先用经典的日式表达,即对上次的交往表达道歉或者感谢之意,再通过固定的寒暄表达(すみません)逐渐拉入话题。
(三)与关系亲密的人的会话
 13.满意的男友:满意,满意。
      满意:你怎么又来了?
      男友:你听我解释。
   例13是在满意发现男朋友三心二意因此要和他分手时,男朋友因为自己犯了错又想请求她原谅的情况下,没有勇气直接向满意发话,所以他通过重复对方名字,接着让对方听他解释以此求得他发话并进入话题的机会。
 14.千春さん:どうしたの?話があるなら、うちに行くのに。
 お母さん:いいのよ。うちだと、千夏がいたり、お父さんがいたりで、落ち着いて、話せないから。
 千春さん:落ち着いてって、何の話?
 お母さん:千春、元気にしてる?
 千春さん:うん、元気だよ。
 お母さん:あのね、もし、千春が興味あればなんだけど、
例14中,面对35岁尚未出嫁的女儿,母亲出于爱想让女儿参加相亲,但是同样出于对女儿的爱,又怕担心女儿怀疑自己遭到母亲嫌弃或者担心女儿不想去,于是不断迂回曲折,小心翼翼地慢慢将话题引入,这样相对程度上减小了对女儿的心理压力与心灵的伤害,使其相对更容易接受。
以上,通过对逐渐开始型发话的分析发现,发话人会根据与对方关系的亲疏远近、权力地位等关系采取不同的逐渐开始型发话。
日语中,在与陌生人发话时,一般通过像“すみません”、“あのう”、“おはようございます”等固定寒暄语,直接过渡到谈话主题。在与关系不太熟的同事、朋友等发话时,一般会首先会就上次的交往向对方表达谢意或者歉意,其次是寒暄表达,然后逐步将会话引入话题。而与关系密切亲密的同事、朋友和家人发话时,一般是有重要的事情(比如劝说、忠告、请求等等)要和对方交谈时,这种情况下尤其注意不能伤害对方、破坏和对方的亲密关系,所以进入话题之前会和对方展开很多的会话往来与周折,让对方逐渐往话题靠近,使其能比较容易地接受并和自己一起进入话题。
汉语中,与陌生人发话时一般也只通过简单的固定表达很快进入主题,但是这种表达一般是“你好,您好,不好意思打扰一下”,跟日语的表达相比相对较少。与关系不太熟的同事或者朋友等发话时,和日语一样,一般会比较间接,采用逐渐开始型发话引入话题。与关系亲密的家人、朋友等发话时,同日语相似,一般有比较重要的事相谈时不像平时那样直接,会采用逐渐发话型引入话题。但是,与日语中不同的是,这种情况下,将话题引入的过渡性表达一般比日语更直接,比如,龙夏:坐坐坐,妈,您怎么来了?龙妈:你说呢?那唐诗意怎么着?同意没同意呀?龙妈这种表达虽然是逐步过渡而发问,但是过渡的表达很直接,密切跟话题相关。不像日语中例14中千春的母亲那样慢慢从不相关的事过渡到话题。
三、小结
    本论文通过观察中日两部主题类似的电视剧中台词的发话特点,得出中日两国人在发话前都会根据与对方的人际关系以及发话内容采取不同的发话策略。不同的是,汉语中直接发话型发话比日语中所占比重多一些。此外,与陌生人发话时,日语中的固定寒暄表更多一些;而且在同是特殊场合下与关系亲密的人发话时会逐渐将话题引入,但是与日语的表达相比,汉语的表达形式上更加直接,内容上与会话主题更贴近。
参考文献:
[1]泉子,金·麦其德.会话分析[M].日英语研究对象系列,1993:5-14.
[2]杨虹.中日母语场面初次见面会话中话题开始部分的比较--以参加者之间的相互行为为中心--[J].立命馆言语文化研究,22卷3,188-190,2011.
[3]中井阳子.初次见面日语会话的开始部分和结束部分使用的语言要素[J].早稻田大学日语研究教育中心纪要,2003(16):71-95,.
[4]林美善.电话会话开始部的日韩对比研究-以20多岁的朋友之间的电话会话为中心[J].语言文化与日本语教育,2003(26).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