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方文学网
欢迎文学爱好者踊跃投稿与订阅《北方文学》杂志!
   当前位置当前位置:首页 > 文艺研究 > 语言研究 > “大家”词义的演变过程

“大家”词义的演变过程

论文查重   作者:秦峰   时间:2015-10-28    阅读:


 

 
 
    : “大家”词义的历史演变十分典型,明显地表现出受时代影响的痕迹,同时也与情感因素的参入保持着密切关联,最终使用频率最高的义项逐渐稳定而为众人接受。本文拟从对“大家”一词的考察入手以探讨其词义演变的过程,藉以揭示一点复合词演进的规律。
   
关键词:大家;词义;时代影响;情感因素
 
我国拥有五千年光辉灿烂的历史文化,作为记录历史最令人信服的甲骨文字,与殷商王朝一道距今已有三千余年之久。从金铭、壶文中的象形指事到行、楷书中存在广泛的形声,文字、词语,随着时间的推移而不断呈现出新面貌。
关于“大”字,《说文》的解释为“大,天大地大人亦大,故大象人形。”王筠释例:“此谓天地之大,无由象之以作字,故象人之形以作大字。”[]从中可知,“大”原本是象形字,古人借以表示无法实指的庞然大物。至迟在《诗经》时代,“大”字由原先的象形演变为形容词,通常表示体积、面积、数量、力量、规模、程度等超出所比较之对象。如:“遵彼大路兮”。(《诗·郑风·遵大路》)
之于“家”字,《说文》解释为“家,居也。从宀,豭省声。”[]即人们居住之处。两字组合成“大家”这一偏正结构的词语,从字面上可直接解释成“面积广泛的居所”。
 
先秦至汉:本义及情感因素
 
“大家”一词,最早见于《尚书·周书·梓材》:“封以厥庶民暨厥臣,达大家。”[]这里用的是本义,正如孔传所云:“言当用其众人之贤者与其小臣之良者,以通达卿大夫及都家之政於国。”指的是王之亲戚及公卿大夫的家(封地)。先秦时,诸侯的领地称“国”,大夫的领地称“家”,皆可世袭。这种袭承制度又以宗法制即血缘关系为纽带,具有很强的亲密因子,这也解释了为什么往后“大家”一词用来称呼“众人”时显现出浓郁的亲切色彩。
用来指涉大夫领地的例子再如:
 
若大国之攻小国也。大家之乱小家也。《墨子·兼爱下》
处大国不攻小国,处大家不篡小家,强者不劫弱。《墨子·天志》
箕襄、邢带、叔禽、叔椒、子羽,皆大家也。《左传·昭公五年》
 
通过上例可以发现,本义里统称大夫领地的“大家”,也可由具体的人名(如箕襄、邢带、叔禽等)来指代。某个个体可以指称整个家族,而这个家族依附在周王分封的土地之上,用文字可表示为“个体——(代表)区域”。往后在指涉在某领域中的资深人物时,也可使用“大家”一词,只是对象由原先实指的地域变换成了虚拟的领域,即由“个体——地域”转换成了“个体——领域”。事实上,“大家”词义在此后的发展中大致都是按着这种趋势演进的。
战国时代,随着“士”阶层的兴起,大夫的地位逐日下降。及至汉代,武帝实行“郡国并行”制,大力削藩。先秦时期地位甚高的“大夫”趋向没落。因而用来指称大夫的“大家”,在词义上也产生了变化。下例可见:
 
取妇嫁子,非有权势,吾不与婚姻,非贵有戚,不与兄弟,非富大家,不与出入。《新书·时变》
大家屋舍,以珊瑚为柱。《史记•大宛列传》
大抵逋赋皆在大家,吏正畏惮,不敢笃责,刻急细民,细民不堪,流亡远去,中家为之代出。《盐铁论·未通》
民闻当免,皆恐失之,大家牛车,小家担负,输租繦属不绝,课更以最。《汉书·兒宽传》
 
这里“大家”的意思主要指富豪之家,即拥有巨大财富的家庭、家族。值得一提的是,汉代还出现了“小家”、“中家”等和“大家”相对的名词,从中我们可以分析出汉代“大家”与户等有直接关联。“汉代习惯上要对民户的财产进行登记,依据家赀标准征收赋税,以及确定选官的标准。根据财产的多少,户等划分为三个等级,即大家、中家和小家。”[④]因此,从这个方面来说,“大家”的意思包涵着“财力雄厚之家”的意义。
 
汉代至魏晋:敬称的发展
 
1.由对妇女的尊称到对造诣高深者的敬称
 
在汉代,“大家”还有和字面义相去较远的含义:①对妇女的尊称。②妇女称丈夫之母。
这样的称呼始于班昭,“帝数召入宫,令皇后诸贵人师事焉,号曰大家。”由此,往后许多妇人都被称为“大家”。如:
 
大将军梁冀秉政,忌恶佗族,故虞氏抑而不登,但称“大家”而已。《后汉书·皇后纪下·虞美人》
孝冲皇帝母虞大家贤帝母陈夫人,皆诞育圣明,而未有谥号。《后汉书·卷六·孝顺孝冲孝质帝纪第六》
娲后创业,轩宫多事。高行登闻,大家入侍。《全唐文·卷二百三十二·邓国夫人墓铭》
 
此处之“家”,《古代汉语词典》释义为“家,通姑”,即“家”为“姑”的通假字。文本中的“家”实为“姑”,这就解释了其义和“大家”本义相去甚远的原因。而所以尊称妇女,是因为她们都有着贤良淑德般的高尚品行。“大家”,至此由指称班昭的特定名词成为了后世许多文章中专以之称赞妇女德行的颂词。表现最为集中的,便是墓志铭中大量出现了以“大家(班昭)”褒赞过世妇女品行的文句:
 
女史之学,多赞大家之书;众妇之仪,尽禀夫人之法。《王维集校注·唐故潞州剌史王府君夫人荣国夫人墓志铭》
    言成大家之书,行为众妇之法。《王维集校注·汧阳郡太守王公夫人安喜县君成氏墓志铭》
以彤管之才,膺大家之选,召置左右,不遑顾复。《全唐文·卷三百四十四·杭州钱塘县丞殷府君夫人颜君神道碣铭》
 
后世“大家”一词,还具有“知识渊博者,博古通今,有丰功伟绩,盖世功勋者”的含义。我们认为,该义当发轫于此。(个体——领域)汉和帝元年时,班昭年岁已逾40,加之又具有渊博的学识,故被尊称为“大家”。此后文学史中常出现的“唐宋八大家”、“说文四大家”,基本延顺其意:对于女性的尊重转变为对于学问的尊重,于“面积、官位程度”的解释中增加了“年龄、学识”的含义。
任何影响语义发展的要素都是多方面的,汉代对妇女尊称的“大家”发展至对大学问家、大作家称呼的过程中,还受到了佛经的影响。佛经中奴仆称主人皆为“大家”,且不分男女。如:
 
走白大家,须达送钱,不审内不?《中本起经》
夫人恚言:“汝为婢使,那得此儿?捉取杀之!”随大家教即杀其儿。《六度集经》
 
此后,佛经中尊称主人的“大家”逐渐引申出形容佛学高深者的义项。如:
 
①眇眇大家,茫茫真朴。(《全梁文·卷五十二·栖玄寺云法师碑铭》)
②深惟出世之法,受微言於顺禅师,以莲华普门,为方寸津筏,宜其永锡眉寿,而为大家。《全唐文·卷五百四·唐故相国右庶子崔公夫人河东县君柳氏榭葬墓志铭》
 
2.由奴仆称呼主人到近侍称呼皇帝
 
因汉代存在着“大”、“中”、“小”三家的差别,那些“小家”或者服侍于豪门巨室的人往往称财势称雄之人为“大家”。尤其是自家奴仆,如“ 譬如狗子,从大家得食,不肯食之,反从作务者索食。”这种对主人的称呼一直沿用至魏晋南北朝,如:
 
彦思奴婢有窃骂大家者。《搜神记•卷十七》
曾醉,窃骂大家,今受此罪。《异苑》
 
奴仆可以将从属关系中处于管理层的主人称为“大家”,同理,为皇室、天下尽心尽力的官僚也可以称坐拥天下的皇帝为“大家”。东汉的蔡邕在《独断》中言:“天子自谓曰行在所……亲近侍从官称曰‘大家’。”这是目前可见的最早称皇帝为“大家”的文字。究其原因,服侍君主的近侍以奴仆身份自居使然,后代的宫妃也以此称呼君王,成为古时“大家”的一个常用意义。
值得注意的是,除近侍、宫妃可以用“大家”指称君王之外,外交辞令里也有此用法。例如:
 
今遣毗纫问讯大家,意欲自往,归诚宣诉,复畏大海,风波不达。今命得存,亦由毗纫此人忠志,其恩难报。此是大家国,今为恶子所夺,而见驱摈,意颇忿惋,规欲雪复。伏愿大家听毗纫买诸铠仗袍袄及马,愿为料理毗纫使得时还。前遣阇邪仙婆罗诃,蒙大家厚赐,悉恶子夺去,启大家使知。今奉薄献,愿垂纳受。《宋书·夷蛮传》
 
呵罗单王皇位为“恶子”所夺,身处险恶环境之中,期盼得到中国皇帝的帮助,于简短的篇幅中连用了5次“大家”,可见在他眼里,“大家”是一个十分恭敬的词语。而称呼陈述的反复,语气的恳切,又表明“大家”可以起到拉近双方情感距离的作用,显示出“大家”词义中蕴含着的情感意味。
“大家”被广泛使用以称呼皇帝的时期为唐代。唐文史典籍中不胜枚举:
 
大家始今日能屏去男妾,独立天下,则阳之刚亢明烈可有矣。《李商隐文编年校注·宜都内人》
婉儿大言曰:“观其此意,即当次索皇后以及大家。”《旧唐书·后妃传》
 
“大家”可以指称至高无上的皇帝,同理,作为皇帝继承者的太子,也可以称作“大家”:
 
大事已定,但愿大家老寿,吾等何患不富贵。《晋书·载记第七》
良娣曰:“今大家跋履险难,兵卫非多,恐有仓卒,妾自当之,大家可由后而出,庶几无患。”《旧唐书·列传第二·后妃传》
 
“大家”既可表示皇帝,又可指称太子,故有时也有人以此称王室:仁王弘道,含生荷赖。盖登地菩萨,应生大家。
 
魏晋至唐:“官吏、众人”的义项演变
 
魏晋南北朝时期,随着门阀制度的建立,“大家”一词不仅仅表示富室,更多地可以指代门第高、家世好的一类家族。
 
桓曰:“王思道能作大家儿笑。”《世说新语·排调第二十五》
羊欣书,如大家婢为夫人。《全梁文·古今书评》
 
南北朝后期门阀制度趋于衰落,逮至唐代,科举取士,“大家”者虽不一定家世显赫,但用来表示士族的习惯却被沿袭下来,唐时亦可表示士卿大夫等官员一类人:
 
公始以进士孤身旅长安,致官九卿,为大家。《韩昌黎文集校注·唐故中散大夫少府监胡良公墓神道碑》
凡代大家,维艰其保。《全唐文·卷五百六十二·银青光禄大夫守左散骑常侍致仕上柱国襄阳郡王平阳路公神道碑铭》
 
汉时的“大家”偏重于钱财领域,唐代开始就可以指称“田地较广之家”或者“大的家族”了。
 
前者如:当时之务,其难者不过理宠门大家之田园陂池而已。《全唐文·卷七百三十六·陇州刺史厅记》
古者八家共一井,今家有一井,或至大家至於四五井,十倍多於古。《全唐文·卷七百五十四·塞废井文》
后者如:支分族离,各为大家。惟公之系,德隆位细。《全唐文·卷五百六十五·河南少尹裴君墓志铭》
杜氏大家,世有显人。《全唐文·中散大夫河南尹杜君墓志铭》
 
“大家”一词在现时生活中的常用义(众人)至迟于唐便已具有。其发轫于汉代,汉代的佛经中奴仆对于男、女主人通称为“大家”,这为其往后指代对象普遍化奠定了基础。到了汉末三国时期,“大家”指代的范围得到了巨大的延伸:
 
 其国中大家不佃作,坐食者万馀口,下户远担米粮鱼盐供给之。《三国志·卷三十·魏书三十·乌丸鲜卑东夷传第三十》
 
这里“大家”与“下户”相对,就是说,凡不是“下户”的官吏统称为“大家”。联系具体语境可知,这里的“大家”指代“国王,国家官吏、地方官、五部首领、和被征服的部落方国首领”等等,范围之广可见一斑。
此时“大家”的词义开始分化,由先前专指大夫领地的名词不断发展、演变,产生了指代不同类型之人的代词词性。与此同时,情感因素在推进“大家”词义演进的过程中起着重要的因素。演变早期,除去因血缘关系成分而含有的亲昵因子外,“大家”本属于下对上的称呼,包括奴婢对主人的尊称和媳妇对公婆的敬称,无疑使得词语里具有了尊敬、亲近的情感因素。近侍、宫女称呼皇帝同是此理。到了南北朝,外交辞令中以“大家”指称皇帝,不但显示出对君王的恭敬,而且也起着拉近情感距离的作用。由此,“大家”本身便具有亲昵的成分。然而其可以指代“众人”之义的最根本的原因,当与佛经有关。
首先,佛教中提倡众生佛性平等,因此需要一个词语指代众人,“众生”便是一例;其次,早期统称男女主人为“大家”也出现在佛经中(见上文);最后,现在可以见到的较早指称在场所有人的“大家”,基本出于佛经中:
 
大家皆云:“不还告身者,不留僧尼之谋样;收寺奴婢钱物者,毁拆寺舍之兆也。”《入唐求法巡礼行记·卷四》
大家五更发,其僧暗走脱而去,同行尽不觉。(同上)
 
“大家”既可表示官宦士族,又可以指称豪富,上至皇帝、太子,下至小家里的公婆、主人。加之与生俱来的情感因素,因此,自唐之后,“大家”以表示众人的用法越发稳定,便被众人接受并使用了。
 
结语
 
“大家”一词的历史演变十分典型。在单个字(“大”、“家”)组成复音词(“大家”)以表示一个具体意义时,它成为了一个专门的指称名词,而不能保持指称词的单字的原有含义。在词语不断演化的过程中,“大家”一词明显表现出受时代影响的痕迹。如先秦实行分封制时以表示大夫领地;汉初表示豪富之家;魏晋时期门阀制度兴起,又得以指称高门望族;唐代佛学俗讲与变文的兴起,更为广泛的传播使得“大家”指称之人地位开始下移,最终演变为称呼众人的现今使用频率最高的词义。与此同时,词义的延伸和情感因素的参与同步进行,使得原本属于专有名词的“大家”逐渐发展成具有尊敬、亲昵含义的代词,在意义不断分化的过程中,人们接受了符合其心理的“大众”与“大作家”之义而舍弃了皇帝的含义,也表现出词义在分化过程中人们接受的问题。尤其值得注意的是,由特指汉班昭一人时所表现出的对女性尊敬之义,发展至尊称公婆以及大学问家、造诣高深者的义项,更值得我们深入研究一番。
 
参考文献:
[1]《中华经典名著全本全注全译丛书墨子》(方勇译注,中华书局2011年版)
[2]《左传今注》(左丘明著,凤凰出版社2008年版)
[3]《中国思想家评传丛书 贾谊评传附陆贾,晁错评传上》(王兴国著,南京大学出版社2011年版)
[4]《史记》(司马迁著, 顾颉刚、贺次君、宋云彬、聂崇岐原校,中华书局2013年版)
[5]《汉书》(班固撰,中华书局2012年版)
[6]《盐铁论校注(定本)》((汉)桑弘羊撰,王利器校注,中华书局1992年版)
[7]《诗词曲语辞例释》(王锳著,中华书局2005年版)
[8]《碛砂大藏经 59 影印宋元版》(线装书局2005年版)
[9]《碛砂大藏经 89 影印宋元版》(线装书局2005年版)
[10]《六度集经》(康僧会译撰,吴海勇注译,花城出版社1998年版)
[11]《世说新语译注》(张㧑之撰,上海古籍出版社2012年版)
 
作者简介:秦峰,南通大学古代文学2014级硕士。
 


[] 黎千驹著:《说文学专题研究》,北京: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10年版,第228页。
[] 上海教育学院编:《古代汉语(修订版)》,北京:教育科学出版社,1980年版,第22页。
[] 陈戍国撰:《尚书校注》,长沙:岳麓书社,2004年版,第135页。
[] 刘颖:《汉代的“大家”》,吉林:吉林大学硕士论文,2006年。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