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方文学网
欢迎文学爱好者踊跃投稿与订阅《北方文学》杂志!
   当前位置当前位置:首页 > 文艺研究 > 语言研究 > 批评性语篇分析

批评性语篇分析

论文查重   作者:李春晖   时间:2013-08-27    阅读:


  批评性语篇分析

  ——以《纽约时报》关于利比亚战争的新闻报道为例

  李春晖 电子科技大学外国语学院

  引言

  批评性语篇分析(Critical Discourse Analysis)源起于批评语言学,是上世纪70年代末80年代初在英国兴起的有关语篇分析方法的学科,综合了广泛用于文学语篇上的文体学分析技巧,进而以揭示意识形态对语篇的影响和语篇对意识形态的反作用。

  新闻语篇是指电台、电视或者报纸基于新近发生事实的客观报道。随着新闻语篇在现代社会中扮演的角色越来越重要,一方面,信息化大潮逐渐涌入;另一方面,由于新闻发布渠道来自官方,人们也坚信其权威性和客观性。Dominick指出,客观性是报道者在传播过程中不有意识的掺杂个人情感和偏见。但由于报道过程本身就带有评论色彩,这不可避免的会被报道者的价值体系影响,彻底的客观几乎无法达成,因此,我们有必要重点关注新闻语篇在意识形态生成和传播过程中的影响。只有这样,我们才能够理解和揭示社会的不平等并最终抵制这种不平等。(戴炜华,高军,2002)

  理论依据

  批评性语篇分析一般基于Haliday的系统功能语法框架。他把语言社会符号性,认为只有把语言置于社会环境中,它的本质才能得到解释,这点恰与批评语言学家不谋而合,也因此成为其主要的理论支撑。在他看来,语言必须满足使用者三个方面的需要,即表达主客观世界的经验、反映人与人之间的关系、遣词造句和组织语篇。这就是众所周知的语言的三大“纯理功能”:“概念”功能、“人际”功能和“语篇”功能。

  概念功能是语言对人们在现实世界中各种经历的表达,通过及物性来体现;人际功能用语言进行人际关系解码,来影响别人的行为,表达自己对事物的观点或看法,简言之,人际功能反映的是说话者和听话者之间的关系——它主要通过语气和情态体现;语篇功能通过语言把经验意义、逻辑意义、人际意义整合成为连贯的、线性序列的口语或者书面语,主述位是它的体现形式。

  分析

  本文从批评性语篇分析的角度,试以《纽约时报》题为”Libyan Rebels Say They’re Being Sent Weapons”的新闻为例探讨语篇是怎样把握舆论导向,达到保护权力阶层集团利益的目的。

  2011年2月16日在利比亚国内爆发的反对卡扎菲的游行示威由于外国势力的“人道主义干涉”逐渐演变为国内反对派、国外联军与卡扎菲政权的战争,此文撰写于利比亚战争期间,联军通过大量耐心的舆论诱导,为战争披上“合法化”外衣。

  首先,Haliday认为及物性是人们用语言描述现实的基石,它把人们的所作所为、所见所闻描述成6种不同的过程:物质过程、心理过程、关系过程、行为过程、言语过程和存在过程。我们选择哪类过程来表达一个在现实世界中真正发生的过程具有重要的文化、政治和意识形态意义。(Fairclough, 1992)文章的标题借助被动语态的成功使用将这一武器援助事件上升到了“得道多助,失道寡助”的崇高境界,同时也凸显了目标反对派武装,为全文定下了基调。

  其次,情态是说话者对于其所陈述的话题真实性的认可程度。情态能反映出说话者的立场,能反映其对某种陈述的一种态度和评价,也能反映出他对某一种言论的倾向程度。利用直/间接引语表达情态意义被作者发挥到了极致。经过统计,全文直接引语有4处,间接引语12处,一方面通过官方工作人员的话语证实消息来源真实可靠;另一个方面,“They’re desperate, everyone wants to go.”通过引述话语坐实利比亚的内乱局面,凸显了利比亚人民的彷徨与无助,因此“It was survival of the fittest,” 联军武器援助、空中管制的种种“人道主义举措”都是为了救利比亚人民于水火,责任义不容辞。

  再次,语篇的分类系统指语篇对人物和事件的命名和描述,主要通过词汇的选择来实现(辛斌, 2005)但词汇的选择受到作者认知、情感因素的影响,它可以向人们展示同一作者对不同事物的反应,因此可以间接地揭示其意识形态。

  Libyan rebels in their eastern capital of Benghazi said they had begun receiving arms from abroad, at the same time as forces loyal to Col. Muammar el-Qaddafi escalated their attacks on the besieged western city of Misurata.

  作者在文中处处流露出对反对派武装的认同,毕竟他们才是“the legitimate government of Libya”而对卡扎菲为代表的利比亚政府仅以Qaddafi、Qaddafi family、Qaddafi’s military forces代替,否认其合法性,仅有的描述也是“escalated their attacks”这一贬义十足的表达,而“indiscriminate weapons”对于习惯了自由、民主的西方民众而言显然是不可以接受的,加上之前各方媒体对其独裁统治的大肆渲染,为构陷卡扎菲埋下了一大伏笔。作者借助反对派武装成员之口说出来,成功规避责任,甚至还为其得到武器找到了一个合理借口。

  结语

  综上所述,作者在报道时受自身意识形态的影响,会不自觉的选取某种特定的语言形式来表达立场,这就要求读者在平常的阅读过程中,有意识的培养自己的批判性阅读和鉴赏能力,这对于我们的工作学习都是大有裨益的。

  参考文献:

  [1]Fairclough, N. Discourse and Social Change [M]. Cambridge: Polity Press, 1992.

  [2]戴炜华, 高军. 批评语篇分析:理论评述和实例分析[J]. 外国语, 2002(4).

  [3]辛斌. 批评语言学——理论与应用[M]. 上海:上海外语教育出版社,2005.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