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方文学网
欢迎文学爱好者踊跃投稿与订阅《北方文学》杂志!
   当前位置当前位置:首页 > 文艺研究 > 语言研究 > 带“工”字的读法问题

带“工”字的读法问题

论文查重   作者:王丹   时间:2012-11-12    阅读:


  带“工”字的读法问题

  王丹 陕西师范大学文学院

  摘 要:一些带“工”字,主要指以“工”为声符的字。在日常交际中应用比较普遍,对于某些相对生僻的带“工” 字,在读法上经常犯“秀才认字认半边”的错误,本文以此为出发点,探究“讧”等带“工”字的读法问题。说明带“工”字本同音,只是由于语音发展变化才出现今天所见的读音差异。

  关键词:工 讧 声符 语音演变

  一次足球比赛中,提到北京客场领先上海,某石姓解说员点评道:“申花输球不可怕,就怕联城申花的球员起内‘杠’(讧)。”此语本是调侃,却反被调侃。有人就说:“是不是‘屎知道’(石指导)平时麻将打多了,见到有‘工’的字就念‘杠(肛)’呀!”我们在此且不论双方调侃意图的善恶或其它,只就调侃话语所反映的语言问题谈一些看法。

  带“工”的常见字,如上文所提的“杠”、“肛”,还有“水缸”的“缸”,确实读gāng音(《现代汉语词典》中“杠”有gāng和gàng两读;《王力古汉语字典》中只有gāng音),但带“工”字的读音类型远非这一种,即使不考虑声调的变化,常见的也有如(因声调非一类,故不拟出各字准确读音,不影响文意理解。下同)“红色”的“红”,“彩虹”的“虹”等读hong音;“功”、“攻”、“贡”等读gong音;“江”读jiang音;“项”读xiang音,等等。带“工”常见字的读音情况如此复杂,那么遇到如“讧”等带“工”的不常见字,在日常交际中,要想正确使用,就须万分谨慎,切不可犯“秀才认字认半边”的错误,以免惹人笑话。

  “讧”字怎么读?带“工”的字怎么读?其实要根据带“工”字的字形结构分两种情况加以说明:

  第一种是以“工”为声符的字。以“工”为声符,即取“工”音。这类字在带“工”的汉字系统中形成了一个较大的字群。据不完全统计,今能见到约四十个,“讧”即为其一。郭锡良先生的《汉字古音手册》和唐作藩先生的《上古音手册》均将“讧”的上古音与“红”、“虹”归为同音字,属“东韵,匣母,平声”,拟音为hong。另外将“杠”、“肛”、“功”、“攻”与“工”归为同音字,属“东韵,见母,平声”。汉字的读音由声韵调三部分构成,亘古未变。通过比较,很容易发现这些字的音在上古时期的差异仅在于见、匣二声母的区别,而从语音演变历史来看,见、匣二母同属于中古“见”组声母(见溪群晓匣),相当于音韵学上所说的“旁纽”(声母相近),因此这些字在很长一段历史时期至少是十分接近的。当时若将“讧”与“杠”读作同音,应该是不会惹人非议的。后来由于古音演变中浊音清化规律的影响,“见”组声母到今天只剩下“见晓匣”三母,情况反而复杂了。一部分即现代汉语中的舌根音“g”、“k”、“h”,仅以带“工”的字为例,代表字如:“杠肛缸扛(另有kang)釭疘”(gang);“功攻贡汞巩”(gong);“空矼”(kong);“红虹讧玒魟羾妅”(hong),等等。另一部分为舌面音“j”、“q”、“x”的一部分(另一部分由“精”组声母演变而来。见王力《汉语史稿》),代表字相对较少,有如:“江豇匞杢”(jiang);“项瓨”(xiang);“邛”(qiong),等等。关于中古“见”组声母的演变,在今很多方言中都有迹可循,比如南方很多方言(客家话、粤方言等)将“江”读作gang音;关中有些地区将“项”读作hang音,等等。由此可见,上述以“工”为声符的字,今天虽读法多样,但向前追溯,其实并无多大差别。

  那以“工”为声符的字,其最初读音应当如何界定呢?为什么一个读音发展至今成了多个,把本该简单的语音情况复杂化了呢?清代朱骏声在《说文通训定声》中说:“工三十二名,凡工之派皆衍工声。古红切。”是指书中所收三十二个由“工”派生之字的读法都由“工”的读法推衍。上文所涉以“工”为声符的字,其最初读法理应与源字“工”相同。由于语言的历史变异情况复杂,发展到今天“工”的读音情况也很复杂,为方便人与人之间的沟通,用不同的音区别意义,已然成为提高汉语表达水平的必要条件。

  第二种是以“工”为形符的字。以“工”为形符,即取“工”义。这类字在数量上与第一种相比,虽然望尘莫及,但是作为带“工”字的另外一种形式,与前类字并列存在,不容忽视。关于“工”字,《说文解字•工部》说:“工,巧饰也,象人有规矩。与巫同意。”认为本义为工人,即熟练掌握某种技艺的人。因为熟练,引申出“擅长”的意思。段玉裁《说文解字注》释“工”时说:“引申之,凡善其事曰工”。“巧(qiǎo)”,《说文》曰:“技也,从工丂(kǎo)声。”既指技艺高明,也指工人所掌握技艺之精巧。“巨(jǔ,‘矩’的本字)”,《说文》曰:“规巨也,从工,象手持之。”即工人在工作时所需要的工具。段注认为工字字形即指规矩,说:“直中绳,二平中准,是规矩也。”“式(shì)”,《说文》曰:“法也,从工弋声。”即工人在工作时必须遵循的法式规范。“巧”、“巨”、“式”三字即比较常见的以“工”为形符的字。关于它们与“工”字意义的联系,徐锴在《说文系传》中有比较明白的概括,说:“为巧,必遵规矩(巨),法度(式),然后为工。”另外还有象“巫”,“左(与‘佐’同源)”等也是以“工”为形符的字,在使用中既要清楚其意义来源,又要与以“工”为声符的字区别开来。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