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方文学网
欢迎文学爱好者踊跃投稿与订阅《北方文学》杂志!
   当前位置当前位置:首页 > 文艺研究 > 文艺探究 > 炼狱浮沉的蜕变

炼狱浮沉的蜕变

论文查重   作者:admin   时间:2012-01-06    阅读:


  炼狱浮沉的蜕变

  ——缪崇群抒情散文探析

  冯奕(重庆师范大学文学院 重庆 400047)

  内容摘要:从孤寂人生中的呻吟到时代风云中的控诉,随着抗战的爆发,缪崇群实现了其抒情散文创作的蜕变!

  关键词:抒情散文 缪崇群

 

  在20年代末30年代初陆续涌现的一批抒情散文作家群中,与何其芳、李广田、丽尼和陆蠡等人的艺术追求一样,缪崇群的散文创作也从个人生活经验起步,着重于表现自我、探索内心、抒写主观,致力于为抒情散文找出一个新的方向。随着抗战的全面爆发,缪崇群的生活与创作发生了很大变化。在时代的巨大变迁中,他毅然选择放弃“小我”的哀怨,融入到了民族新生的大合唱中。

  缪崇群是中国现代文学史上一位甘于寂寞、鲜为人知的散文家,于1945年病逝于重庆,年仅38岁(1907——1945)。在他短暂的人生旅程中,从20年代末到40年代中期,其花费毕生心血致力于散文创作,先后留下7个散文集:《晞露集》、《寄健康人》、《废墟集》、《夏虫集》、《石屏随笔》、《眷眷草》、《碑下随笔》及未能完成的《人间百相》。

  一、孤寂人生中的呻吟

  以《晞露集》、《寄健康人》为代表,缪崇群在三十年代的散文创作题材狭窄,多从个人的不幸遭遇与人生体验出发,沉溺于孤苦呻吟的感伤主义文风中,被称为“悲哀与忧伤的歌手”。杨晦在《晞露集•序》中曾提到他的早期散文侧重在个人的诉怨写愁上,笔调缠绵悱恻、细婉真致,充分显示出他的生活的孤独与心情的寂寞。

  缪崇群出生在江苏一个知识分子家庭,由于父母关系并不融洽,加之早年哥哥、母亲的先后病逝,更促使他童年就养成了多愁善感的性格。成年后,作家长年饱受病痛折磨,妻子早逝,生活更显孤苦寂寞。

  作家生活的艰辛与孤寂,必然会投射到其创作中。于是在《晞露集》里,我们看到作者较多的叙写了自己少年时代一些非常特殊的人生随感和体验,这些情感与体验明显较为偏狭与伤感,并带有一些变态的心理郁结。他在伤逝怀旧的情感波动中感叹人生的不幸与落寞,甚至发出“我除了凭吊那些黄金的过往以外,哪里还有一点希望与期待呢”(《守岁烛》)。这种绝望、无助的情绪并没随着年龄、阅历的增长而消退,反之却是有增无减,从而导致了迈入中年后,作家对于人生的更大困惑与迷茫。在《寄健康人(一)》中,缪崇群悲叹“在这个世界上,没有家,没有业,没有亲伦的爱的人便是我啊!只有我,只是一个人,一个永远找不到归宿的畸零的人”。他深刻领悟到:“在人生这条荒漠的道上,只有不尽的疲惫,劳苦与哀愁”(《无题》)。他哀怨的向世人哭诉自我的无奈:“生命还是不绝如缕的让我负着,我找不着一点意义,我只是觉得一天比一天沉重了”(《寄健康人二》)。然而他虽倦于人生的无意义,但却没因此彻底沉沦。在经历重重风雨后,我们惊喜的发现他骨子深处坚韧、执着的求生信念。在长夜漫漫中,他依然顽强不懈地跋涉着,沉郁地品尝着人生的辛酸苦辣,艰难地探究着生活的真相。于是在《从旅到旅》中他放声向众人宣告:“我不再踌躇,不再迷惘了;低着头,我将如瓦尔加河上的船夫们,以那种沉着有力的唷喝的声调,来谱唱我从旅到旅的曲子。”可见,忠实于自我的切身感受,着力抒写内心的苦闷、孤寂、不满以至探求,是缪崇群前期散文的基本内容。值得注意的是,缪崇群并非只是一味的无病呻吟,也不是纯粹的自我表现,我们切身感受到了他冥冥中对于新生的渴望及探求!

  二、时代风云中的控诉

  1937年7月抗日战争全面爆发,这不仅是国家政治生活发生重大转变的界标,同时也是文学发展变化的转折点。这场战争极大的改变了缪崇群的生存状态与精神面貌,流亡生活开拓了他的视野,民族解放的希望使他看到了光明的曙光,他感到自己“也是在大时代的摇篮里生长着,在渐渐地接近新生”。于是他毅然选择走出之前狭小、封闭的自我天地,从而实现了由抒写个性苦闷到控诉人生百态的转变,写实批判精神明显增强,艺术视野得到拓展。

  抗战时期,表现自己在战时大后方的生活感触和日渐更生的精神面貌,是缪崇群后期散文创作的重要内容。以《废墟集》、《夏虫集》、《石屏随笔》、《眷眷草》、《碑下随笔》及未能完成的《人间百相》为代表,他从感伤、悲观的精神危机中走出,开始关注民族与民众的命运,从而在大时代的变动中找到了归宿。他拖着病弱的身躯,以深切的爱憎情感和坚定信念激励着读者。在《废墟集》、《夏虫集》中,作者控诉了日本侵略者在中华大地上犯下的罪行,体现了人民对抗战的信念与意志。他宣称:“生命并不是一个可以赶尽杀绝的东西”,“真正的生命,是天长地久般不会消灭;真正的生命永远在沉默里滋长着”(《夏虫集 一瞥》),他歌唱:“人间还有熏风,还有灵雨,还有同情,还有自然的流露,还有爱——不,还有太阳”(《太阳》)。但作者也并未掩饰对战时大后方社会阴暗面的暴露,在《乞艺》中,他宣称:“我没有将手掌伸向生活的勇气,也没有征服它的把握,却还有一种决心:暴露它!暴露它!暴露它!”。

  特别值得关注的是缪崇群未能完稿的《人间百相》,作者原计划是想通过一群人物素描,从而揭示出社会的真实面貌和人物的复杂灵魂。由于病体的拖累,作者最终仅完成了《将军》、《厅长》、《邹教授》、《诗人》、《闪击者》、《陈嫂》和《奎宁小姐》七篇。缪崇群力图用“神聊”式的第一人称行文,犹如谈家常,讲故事。他写了将军、官僚、教授、诗人、教会学生以及小公务员、帮佣等等,描写的人物可谓三教九流,丰富多彩,但其中只有对丑恶现象的鞭挞而无对光明一面的赞颂。

  纵观缪崇群的整个散文创作历程,从孤寂人生中的呻吟到时代风云中的控诉,从低沉哀婉到走向康健阔朗。随着抗战的爆发,缪崇群的抒情散文创作经历了由“小我”的哀怨到与民族同呼吸、共命运的蜕变!

  参考资料:

  1、《缪崇群散文选集》,百花文艺出版社,2004

  2、《中国现代名家名作文库•缪崇群罗淑卷》,中国戏剧出版社,2001

  3、俞元桂:《中国现代散文史》,山东文艺出版社,1997

  4、苏光文:《大后方文学论稿》,西南师范大学出版社,1994

  5、范培松:《中国现代散文史》,江苏教育出版社,1997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