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方文学网
欢迎文学爱好者踊跃投稿与订阅《北方文学》杂志!
   当前位置当前位置:首页 > 文艺研究 > 《黄金时代 》中的女性形象解读

《黄金时代 》中的女性形象解读

北方文学   作者: 赵敏 廖鹏飞   时间:2017-05-18    阅读: 次   


《黄金时代 》中的女性形象解读
   赵敏 廖鹏飞  玉溪师范学院
摘要:在王小波的《黄金时代》中成功塑造了“陈清扬”这一个性鲜明的女性形象。其复杂的个性特征从言行中展现出来。另外“陈清扬”这一形象还具有两个特殊的作用,一个是承担了小说中十分重要的叙述任务;另外还渗透了作者王小波所贯彻的诗意的表达。
关键词:人物性格;叙述任务;诗意
在王小波的《黄金时代》中成功塑造了王二和陈清扬这两个个性鲜明的人物形象。他们在特殊的年代里,保持着人格的独立,坚守着对自由的向往,用言行对抗着命运的不公和荒谬,在自己的黄金时代里谱写了一曲生命力张扬又充斥着时代悲剧的青春赞歌。小说的成功与人物的成功塑造是分不开的。与“王二”这一始终如一、特立独行的形象相比,“陈清扬”这一形象显得更为丰富和饱满。其复杂的个性特征反映在一言一行中,随情节的发展而呈现出变化的特点,但始终旗帜鲜明;另外“陈清扬”这一形象还具有两个特殊的作用,一个是承担了小说中十分重要的叙述任务;另外还渗透了作者王小波所贯彻的诗意的表达。下面我们将从这三方面入手,采用文本细读的方式对“陈清扬”这一形象进行解读。
一、 言行中体现出的人物性格
(一)困惑中的执着
小说一开始,陈清扬就陷入了无法寻得答案的困惑中:她自己并非“破鞋”,但所有人都说她是“破鞋”,于是她开始用言行和努力来证明自己的清白,并想通过王二来帮自己证明。可以从文中的一些细节来说明。
“看完病回来,不到半个小时,她就追到我屋里来,要我证明她不是破鞋。”
“问题不在于破鞋好不好,而在于她根本不是破鞋。”
“这些窟窿使她产生一个希望,就是也许能向我证明,她不是破鞋,有一个人承认她不是破鞋,和没人承认大不一样。”
“后来她又改变了主意去找我,是因为所以的人都说她是破鞋,因此所有的人都是敌人,  我可能不是敌人。她不愿错过机会,让我也变成敌人。”
陈清扬不愿意放弃一丝证明自己清白的机会,因此将希望寄托在了王二身上,试图为自己的清白找到一个证明,或者说找一个人来替自己证明清白。王二腰上的“窟窿”让她产生了信任,因为很多并不存在的说法和人们臆造的谣言让她产生了困惑,所以实际存在的东西兴许能为她的困惑找到一个说法,所以她执着地找王二来为她证明。首先是“证明她不是破鞋”,后来有传闻说她和王二“搞破鞋”,她又要王二给出他们“清白无辜的证明”。
(二)原则性中的善良
对自己清白执着地求得证明,可以算作陈清扬原则性的一个方面,在荒谬的年代里,依然保持着一种追问和清醒是难能可贵的。另外她是个烈性女子,做事是极有原则的。文中说:“这女子打人耳光是出了名,好多人吃过她的耳光。”在“我”对破鞋理论进行了一通“胡说八道”后,陈清扬决定“早晚要打我一耳光”。她在医院工作时,“军代表要调戏她,被她打了个大嘴巴”,由于这一捍卫贞洁的举动而被发到了十五队当队医。
在烈性的背后,陈清扬的性格里又渗透着仗义和善良。在王二一套伟大友谊的理论后,她深受感动,并表示:“这友谊她接受了。不但如此她还说要以更伟大的友谊还报我,哪怕我是个卑鄙小人也不背叛。”虽然紧接着她就意识到了“着了王二的道儿”,但后来她依然坚守了自己不背叛的承诺,以伟大友谊的名义满足了王二提出的要求。
在王二被人用板凳打伤腰部之后,“陈清扬披头散发眼皮红舯地跑了来,劈头第一句话就是:你别怕,要是你瘫了,我照顾你一辈子。”率性地表达,丝毫没有顾及到自己的处境和可能遭遇的冷语。王二要逃上山去时,陈清扬当即表示要和他一起逃走。她说:“假如这种事她不加入,那伟大友谊岂不是喂了狗。”接着她便收拾了东西与王二一起逃亡了。这个信守承诺,言行一致的女子,让我们从她的烈性和果敢中看到了善良。
(三)敢做敢当的坚持
陈清扬形象之所以丰富,还由于她的选择随故事情节的发展而处于变化之中,并非一成不变的,比如由一开始不是破鞋而成为了“破鞋”,再到悟出了“人活在世上,就是为了忍受摧残,一直到死。想明白了这一点,一切都能泰然处之。”这样的道理。但她性格当中所具有的勇于承担的特性却是贯彻始终的。我们来看文中的一些具体的例子:
“她对被称作破鞋一事,始终耿耿于怀。既然不能证明她不是破鞋,她就乐于成为真正的破鞋。她丝毫也不怕成为破鞋,这比被人叫做破鞋而不是破鞋好得多。”
“人保组的同志说,要我们交待男女关系问题。……我和陈清扬商量以后,决定交待男女关系问题。她说,做了的事就不怕交待。”
    “那时候在交待材料里写到她的乳房,我还有点犹豫。她说,就这么写。我说,这样你就暴露了。她说,暴露就暴露,我不怕!她还说是自然长成这样,又不是她捣了鬼。至于别人听说了有什么想法,不是她的问题。”
“陈清扬开导我说:这世界上有多少人,每天要干多少这种事,又有几个有资格成为案子。我说其实这都是案子,只不过领导上查不过来。她说既然如此,你就交待罢。”
“在那一瞬间她爱上了我,而且这件事永远不能改变。后来人保组的人找了她好几回,让她拿回去重写,但是她说,这是真实情况,一个字都不能改。人家只好把这个东西放进了我们的档案袋。”
“在人保组里,人家把各种交待材料拿给她看,就是想让她明白,谁也不这么写交待。但是她偏要这么写。她说,她之所以要把这事最后写出来,是因为它比她干过的一切事都坏。”
从这些狸子可以看出,陈清扬是一个敢作敢当,特立独行的人,用自己的言行捍卫着内心关于信念和爱情的坚持,正是由于她的这份率性和果敢,才使得这个人物的性格显得更为饱满和立体。
二、叙述任务的承担
《黄金时代》中,以“陈清扬说”以及“陈清扬后来说”开头的段落开头的段落就有34处之多,成为了小说的一大特色。这样的处理表明陈清扬这个角色在小说中承担了极为重要的叙述任务,与其中的“我”,共同构成了对小说的叙述。陈清扬所担任叙述角色的部分,内容大致可分为以下几个方面:一、陈清扬自己内心矛盾起伏和挣扎的表达;二、对王二的介绍和评价;三、对往昔情景和细节的回顾和描述。
在对自己内心矛盾起伏和挣扎的表达方面,既可以窥见特殊年代里人的矛盾困惑和痛苦挣扎,又可以从偏哲学的层面来升华小说的主题,作者借这一叙述者来表现是独具匠心的,因为从女性的视角更有助于诗意的表达,关于这一点我们将在后面做详细分析,这里不做赘述。对王二的介绍和评价则对王二这一形象的塑造起了关键的作用。可以说王二这一形象是在陈清扬的叙述中才得以完整和丰富起来的。从他者的视角进行描述,既可以避免王二自说自话的主观,又丰富了表述的角度,从侧面对人物形象的塑造做了有力的补充。对往昔情景和细节的回顾和描述方面,则达到了时间和空间自如的交错,而且巧妙增加了影响小说情节展开的重要细节,往昔,现在,内心,自然时间与心理时间的交相辉映,富于节奏的叙述,给人一唱三叹的节奏美感。
三、 承载着诗意的表达
王小波在《我的精神家园》中说:“一个人拥有此生此世是不够的,他还应该拥有诗意的世界。”诗意一直是王小波的追求,在《黄金时代》中也饯行了他的这一追求,陈清扬这一形象中承载了绝大部分作者关于诗意表达的理想。
(一)性格中的浪漫追求
前面我们谈到陈清扬的善良和率性,这与她的浪漫追求是分不开的,包括被王二的一套关于伟大友谊的理论所感动,并用自己的言行来兑现因触动而立下的誓言。更突出的表现是在她的情爱观中,她将“性”当作罪恶的化身,把“性行为”“性器官”都看成是丑陋的存在,在其内心深处渴望的是心灵深处的共鸣和交流,可以说她怀抱着一种对纯精神恋爱的追求。正因为如此,她才会因王二伟大友谊的理论而义无返顾,才会渴望与作为朋友的王二交谈,像渴望与“世界合为一体”一样想与王二合并,从而来解除寂寞的焦灼。但每次陈清扬精神上充满诗意的渴望都会被她看作是罪恶化身的“性”而破坏,从而由充满希望跌落失望的谷底。小说中有三次理想与现实完成诗意合一的机会,也就是陈清扬两次险些爱上王二,和彻底爱上王二。一次是王二在她的肚脐上亲了一下,让她“那一刻也不能自持”;一次是王二“把她的两腿捧起来,吻她的脚心。”这两次陈清扬之所以没有爱上王二是因为她精神层面的与世界是“格格不入”依然牵引着她顽强地抗争着。而在清平山上,王二在她屁股上打的两下却“玷污”了她的清白,陈清扬爱上了王二,成了永不变更的事实。此刻陈清扬所肯定的爱情可以看作是她精神层面一直追求的诗意的理想在现实中找到了与之相对应的存在,所以与性无关的看似微小的举动,却实现了诗意理想的升华。
(二)语言中的诗意描绘
陈清扬女性叙述的视角更有利于小说诗意的表达,作为女性,陈清扬首先在叙述的口吻中就充满了女性特有的柔和和细腻,更为重要的是,以陈清扬叙述口吻所铺陈出来的语言中流露出的情感充满诗意的特质。例如陈清扬上山找王二的一段描写就极为精彩:
“陈清扬说,她去找我时,树林里飞舞着金蝇。风从所有的方向吹来,穿过衣襟,爬到身上。我呆的那个地方可算是空山无人。炎热的阳光好像细碎的云母片,从天顶落下来。在一件薄薄的白大褂下,她已经脱得精光。那时她心里也有很多奢望。不管怎么说,那也是她的黄金时代,虽然那时她被人叫作破鞋。
陈清扬说,她到山里找我时,爬过光秃秃的山岗。风从衣服下面吹进来,吹过她的性敏感地带,那时她感到的性欲,就如风一样捉摸不定。它放散开,就如山野上的风。……她感到需要我,我们可以合并,成为雄雌一体。就如幼小时她爬出门槛,感到了外面的风。天是那么蓝,阳光是那么亮,天上还有鸽子在飞。鸽哨的声音叫人终身难忘。此时她想和我交谈,正如那时节她渴望和外面的世界合为一体,溶化到天地中去。假如世界上只有她一个人,那实在是太寂寞了。”
这两个段落中从自然环境的描写,过渡到人身体的体验,从自然到身体,从生理到心理,言语的描绘中都充满了诗意,而且凭借女性的视角,将感受层层递进,由视觉、触觉、听觉而发展到物我合一的幻觉,作者通过陈清扬的的感受完成了对诗意的诠释,达到一种哲学的审美境界。
“陈清扬说,那一刻她感到浑身无力,就瘫软下来,挂在我肩上。那一刻她觉得如春藤绕树,小鸟依人,她再也不想理会别的事,而且在那一瞬间把一切部遗忘。在那一瞬间她爱上了我,而且这件事永远不能改变。”
诗一样的语言,将一个女子坠入爱情的美好感受书写得淋漓尽致,正是借助于诗意的描写,才体现出精神层面获得共鸣的愉悦,与其说是对爱情产生之时的描绘,毋宁说是一种“空山无人,水流花开”的禅境,它超越了爱情本身,是审美过程中完美体验的一种书写。
诗意的语言往往能实现纯真情感的流露,无论是从陈清扬的叙述视角中对诗意的体现还是在描写她的感受的语言本身都充分地体现了王小波对诗意的追求。
陈清扬这一形象是丰满而生动的,值得我们细细揣摩。对这一形象的解读让我们更为深刻地感受到了《黄金时代》的魅力所在以及王小波的创作才华。《黄金时代》不朽,陈清扬这一形象的创造者王小波不朽。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