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方文学网
欢迎文学爱好者踊跃投稿与订阅《北方文学》杂志!
   当前位置当前位置:首页 > 影视鉴赏 > 隔阂与成长、伤痛与信仰 ——电影《河》的意象群分析

隔阂与成长、伤痛与信仰 ——电影《河》的意象群分析

北方文学   作者:潘婷婷   时间:2017-09-15    阅读: 次   


 
隔阂与成长、伤痛与信仰
——电影的意象群分析
潘婷婷   浙江师范大学文化创意与传播学院
摘要影片《河》讲述了一个藏族家庭一家三代之间的隔阂,以男主格日与他的父亲、女儿之间的情感空缺为根源,呈现了一个家庭从破碎到融合的过程,影片中河、羊羔、天珠等一系列意象分别象征着隔阂、成长和新生,祖孙三代的矛盾化解过程,就像那条河一样蕴藏着解冻的力量,每个人也都会和羊羔一样断奶成长,迎来新生。
关键词:河;羊羔;天珠;亲情;隔阂;成长;回归;轮回
 
松太加导演的《河》(2015)讲述了一个藏族家庭从破碎到融合的故事,男主格日的父亲一心向佛,在格日母亲去世时只愿在修行洞里默默为其诵经超度,而不愿去见最后一面,格日由此对父亲心生隔阂。格日因此性格孤僻,不善于爱的表达和沟通,女儿央金拉姆已过哺乳期却仍未断奶,在妈妈第二次怀胎后被强行断奶,这让央金内心产生了危机和焦虑,感到父母对她的宠爱渐渐丧失,而格日作为父亲却未能察觉到女儿内心的不安,由此这一家三代人的关系像是被一道横亘的河流所阻隔,而看不见的血脉之河依然暗流涌动。
 
一、 河:父子隔阂各自解脱,暗暗接纳
电影《河》的母题意象就是影片中河的形象,这条河在地理上将格日和父亲分隔两岸,成为了交流与沟通的障碍,也是格日心间的一道伤痕,格日的三次过河也正是从犹疑到解脱的过程。河以一种隐喻的方式,一次又一次地在影片中消隐并出现。从严冬到暖春,从冰封到消融,一条河以它的物理状态,将影片的主题从晦涩推向明朗。
第一次,在春天来临之际,河水刚刚解冻,格日到了修行洞所在的山脚下,仍没有勇气和动力去看父亲,不停的抽烟,飘忽的看两眼洞口,最后恼怒的将女儿抱起执意返回,将带来的馍埋在了冻土下。
第二次,河水解冻了一半,格日在女儿的哭泣中意识到自己不能成为村里人所说的抛弃父亲的坏人,带着央金再次出发去了修行洞,但是却因为上次埋在土里的馍已经坏了,格日心灰意冷地扔在河里之后便回去了。
第三次,格日带着女儿再次去看望父亲,而父亲不想和格日回夏季牧场,想继续回到修行洞坚持此生的信仰,这激怒了格日,丢下女儿和父亲便绝尘而去,路上突然下起暴雨,雨“打醒”了格日,他原路返回看到父亲和女儿坐在低矮的桥墩下躲雨,父亲那一抹绛红的衣角在风雨里被打湿时,他仰着脸,终于接受了一切。此刻,河水解冻猛涨,阻拦了祖孙三人前行的路,爷爷对孙女说:“等你的家里有了小宝贝,你们再来看我啊”,格日知道这话也是说给自己听的,不断流淌的眼泪伴随着浩荡的春水奔腾而去,在祖孙三代眼中,那条河流已不复存在。
这条河是一条阻隔着两岸的河,是影片中每个人心头的一道坎;同时也是一条血脉亲情之河,生死轮回,奔腾不息的流淌下去;同时也是一条母亲的河,无限的包容和宽待。
 
二、 羊羔:父女隔阂,各自成长,告别伤痛
电影中的羊羔正是央金拉姆的化身,当失去了母亲的羊羔在帐篷前不断呼唤寻找母亲时,央金的内心感受到了某种隐秘的失落,她看了看已经被收拾好挂在帐篷悬梁上的羊皮,再看看毫不知情的羊羔,同情、伤感在心里生长,她觉得自己也将像那只尚未断奶的羊羔一样,会因为要出生的弟弟或妹妹从此失去母亲的爱。羊羔在某种程度上延续着央金自身对母爱的渴望,央金的挫折、伤痛在于她要面对断奶这个重大的人生转折,这不单单意味着她要在食物品种和喂养方式上有所改变,更意味着她在心理上不能再像以前那样依偎在母亲身旁,她必须像那头断奶后的羊回到羊群里去自食其力,而羊羔最终的死亡也催促着央金面对事实,向新的方向成长。
央金虽然敏感但也有着五岁孩子该有的纯真,她相信会像妈妈说的,种下一粒青稞,来年会长出许多青稞,同样播下布偶也会在来年长出许多布娃娃。片尾央金依偎在爷爷的怀中秘密的说道:“来年,我种出的熊宝宝,送给你还有即将出出生的小宝宝和每个人!”格日在接纳了父亲后,亲情上的回流让央金在经历了情感的考验与生活的变故后也感受到了亲情的回归,成长中暗自接受了即将到来的新生。
 
三、天珠:信仰寄托,直面内心,迎接新生。
天珠寓意着庄严、富足、具得、美好,藏族先人坚信天珠是由“生命”固化而成的,影片中被格日供奉在佛陇上的天珠寄托着格日对新生的期待,并映射着他对不能触摸而又血脉相承的父亲的眷恋和景仰,父亲对生死轮回的坦然,正是对佛学的极度信仰。
天珠实际上也是格日对信仰从没落到重拾的过程,格日父亲在母亲去世时对死亡的超然态度让格日一度憎恨信奉佛学的父亲,内心充斥着愤怒、悲伤和怀疑,情感无处寄托的迷茫感将其包围,直到格日捡到天珠,天珠在格日的心中实则成了一种信仰和情感的寄托,他盼望着新生命的降临和父亲的回归,母亲告诉央金,肚子里有了小宝宝是因为父亲格日捡到了“天珠”,单纯的央金认为只要天珠没了,妈妈肚子里的小宝宝也会一起没掉,于是她偷走了父亲放在佛陇上的天珠,藏到了老鼠洞里。格日发现天珠没了很是着急,央金此时也没有站出来说是自己偷拿了天珠,任由父亲冤枉了村里人。天珠的丢失让格日极为惶恐不安,精神没了寄托的他坐在半山腰不断抽烟,或许是天珠的丢失让格日鼓起勇气跨过河流寻找新的信仰,而这个信仰就是他的父亲。
 
虽然影片呈现的是藏族生活方式,但是传达的情感是共通的,无论是什么人都会经历三代的隔阂,影片静静的画面和为数不多的台词,有种内在的碰撞缓缓的展现着祖孙三代的矛盾和化解的过程,就像那条河一样蕴藏着解冻的力量。每个人都会告别成长的挫折和伤痛,而影片中能抚平每个人心中伤口的“温柔的手”不是时间,而是生命的轮回。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