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方文学网
欢迎文学爱好者踊跃投稿与订阅《北方文学》杂志!
   当前位置当前位置:首页 > 影视鉴赏 > 浅析电视剧版《红高粱》对原著意象的继承和创新

浅析电视剧版《红高粱》对原著意象的继承和创新

北方文学   作者:罗旋   时间:2017-07-31    阅读: 次   


浅析电视剧版《红高粱》对原著意象的继承和创新
罗旋  湖南大学中国语言文学学院
摘要:《红高粱》作为莫言的经典作品被改编成不少影视作品。而前两年热播的电视剧版的《红高粱》更是引起了广泛的热议。针对电视剧对小说的继承和创新进行简要分析,思考新媒体对传统文化传播的价值和意义。
关键词:《红高粱》;意象;继承
一、电视剧版《红高粱》在2014年秋季热播,引起广泛的讨论和热议。很明显它是根据莫言小说《红高粱》改编拍摄的,而在此之前也被拍摄成电影。因为电视剧版的《红高粱》故事情节线拉得更长更细,因此留下很深刻的印象。电视剧里有很多意象是对小说的继承和发展,首先是主要的民俗意象在电视剧中是得到继承。
(一)红高粱
莫言说过,“我写《红高粱》是因为高密有过一眼望不到边的红高粱。” 确实,高密千百年来就有种植红高粱的传统,但是如果没有莫言,红高粱文化绝对不会有现在这样大的影响。因此《红高粱》中的红高粱无论是在文本还是在影视剧中,都是高密县民众生活的鲜明主题。高密县人民几乎家家户户人人都离不开有关红高粱的文化事象。
高密虽然处于平原地带,但因地势低洼,河道密集,每逢夏秋季,常常水涝成灾,而高粱自身具有抗旱、耐涝、耐盐碱、耐瘠薄、耐高温、耐冷凉等多项优点,能获得稳定而较高的产量,所以一直是高密人民的主要粮食。上世纪70年代之前,高密大面积种植高粱,曾在历史上形成了著名的高粱之乡。在抗日战争期间,成片高挺茂密的高粱被抗日武装称为“青纱帐”。莫言在小说中描述了过去高粱种植的盛况。莫言写道:“八月深秋,无边无际的高粱红成汪洋的血海。高粱高密辉煌,高粱凄婉可人,高粱爱情激荡。秋风苍凉,阳光很旺,瓦蓝的游荡着一朵朵丰满的白云,高粱上滑动着一朵朵丰满白云的紫红色影子。”红高粱成就了高密深厚的文化底蕴。
同样,在电视剧版《红高粱》中,红高粱也同样贯穿整部电视剧。不论是九儿和余占鳌在高粱地里的翻云覆雨,还是单家远近闻名的高粱酒,都让红高粱成为充满血性的生灵,活跃在整部电视剧中。
小说通过自由不羁的想象,汪洋恣肆的语言,奇异新颖的感觉,创造出了一个辉煌瑰丽的世界。他用灵性激活历史,重写战争,张扬生命伟力,弘扬民族精神,有一种催人奋进、感人泪下的力量。通过这部作品,莫言把“高密东北乡”安放在了世界文学版图上。电视剧版的《红高粱》很好的将其通过新兴媒体把高密东北乡的红高粱象征着华夏人民,它们会流血、会流泪、有人的感情表现出来。比如作者描写日本鬼子入侵时的那一部分,红高粱的倒下,就像活生生的中国人民被宰割。当然,它还有更丰富的内涵:至少它象征了我们的民族精神!
(二)高粱酒
高粱酒——“我”奶奶经营的酒坊酿出来了全高密最好的高粱酒。罗汉师傅是最会酿高粱酒的人。红高粱酿出的高粱酒醇香浓烈,点火就着,喝上一口热在身,暖在心。电视剧版《红高粱》中,余占鳌每回都爱去找九儿讨酒喝,土匪帮子们也都爱喝高粱酒。在这片土地上,不管男人女人都是好酒量。在小说和电视剧版的《红高粱》中,酿酒时唱祝酒歌《酒神曲》:
“九月九 酿新酒 好酒出在咱的手 喝了咱的酒 上下通气不咳嗽 喝了咱的酒 滋阴壮阳嘴不臭 喝了咱的酒 一人敢走青刹口 喝了咱的酒 见了皇帝不磕头 一四七 三六九 九九归一 跟我走 好酒 好酒 好酒” 
曲调高昂,充满激情,有一种张扬,显现了高粱酒的醇烈,伙计们也长出了喜悦的心情。通过歌词也可以看出高密人民的朴实和善良。
用高粱酿出的高粱酒所张扬的是一种酒神精神。祝酒歌的粗犷有力,祭酒誓师的壮烈英勇,说明作品所要反叛的是封建礼教对人性的压抑,腰围生命谱写一曲赞歌。
(三)娶亲颠轿
自古以来用花轿迎娶亲娘都是民间社会嫁娶民俗行程中的重头戏。花轿有四人抬八人抬轿围用红绸或红缎制成上有彩绣。轿夫不仅健壮有力,而且训练有素。几名轿夫统一行动步伐协调配合默契。如果新娘上轿较迟,轿夫会在行轿途中有意摇晃或者颠簸轿子,使新娘坐卧不安,戏闹取乐,作为对新娘的惩罚。跟随轿子一起的往往还有吹鼓手等,其数量一般成双成对以示吉利。
无论是小说还是电视剧版的《红高粱》中那一场“颠轿”的戏堪称《红高粱》中的经典片段,被许多人津津乐道。黄土高原的空旷,崎岖的道路,滚滚的黄尘,轿夫近似疯狂般的野性舞蹈,以及轿中“我奶奶”艰难自控的表情形成对比,鲜活的呈现了一种张扬生命的力量。颠轿是一种狂乐的纯自然的表现。光头的汉子有在异性面前表现的强烈欲望,在空旷寥寂的黄土地上的那种狂热是缺乏理性的、完全萍感觉的、粗糙的、原始性的情绪自然地表露。
(四)小脚剪纸等
高密剪纸是山东高密民间艺术“三绝”之一。高密剪纸,题材广泛,内容丰富,花草虫鱼、飞禽走兽和人物皆可入剪。所剪事物,大多取材于民间传说、神话故事和戏曲故事,象征性强,造型朴实夸张,粗犷中见清秀,拙朴中藏精巧,反映出独到的民族审美观。小说中,“我奶奶”在接管了单家父子的酒坊后的某天,面对着窗棂上新糊的白纸,就操起了剪刀铰窗花。“我奶奶”所剪的窗花是这样的:
“一个跳出美丽牢笼的蝈蝈,站在笼盖上,振动翅膀歌唱。”“奶奶剪完蝈蝈出笼,又剪了一只梅花小鹿。它背上生出一枝红梅花。”
在电视剧版的《红高粱》中,九儿剪得窗花卖得很好,到后面日军的司令官过来找他谈判的时候还不忘夸赞九儿的剪纸手艺。从这样的窗花中,我们可以看到高密剪纸的奇思妙想和深厚的民俗精神。正如莫言在小说中所说:“高密剪纸,玲珑剔透,淳朴浑厚,天马行空,自成风格。
“绣花的尖针,铰花的剪刀,裹脚的长布,梳头的桂花油,等等女孩儿的玩意伴她度日… ”在小说中裹脚的情节似乎不是特别明显。但在电视剧版的《红高粱》中有一个情节让人印象特别深刻。大嫂要给九儿的女儿琪官裹脚遭到了九儿的强烈反对,可以看出,九儿已经收到了新思想的影响,这种落后的民俗在慢慢地被抛弃。
二、其次是主要的民俗意象在电视剧中是得到了新的发展。
(一)拤饼
拤饼单饼,汉族面食,厚薄适中,有韧性,有嚼劲,既可单独食用,又可以搭配蔬菜和小葱、大酱食用,是山东人的代表食物。吃时要用双手拤住往嘴里塞,故曰“拤饼”。也正是这烙饼的韧性、大葱的辣味、大酱的芳香,造就了山东人耿直仗义、豁达大度性格特征。在电视剧版《红高粱》中,拤饼的民俗意象得到了更全面和突出的诠释。
在电视剧前半部分,吃拤饼的象征是做土匪。所以,拤饼就是土匪强盗的占有品。人人闻拤饼而丧胆。但是在电视剧后半部分,余占鳌组织的野战军成为当地抗日武装中最强的力量。因而九儿叫上妇女老友帮这些昔日的土匪现在的英雄做拤饼,拤饼因此也就变成了抗日英勇的象征。
(二)北方民歌的主题曲
“身边的那片田野啊 手边的枣花香 高粱熟来红满天 九儿我送你去远方 身边的那片田野啊 手边的枣花香 高粱熟来红满天 九儿我送你去远方 啊……啊…… 高粱熟来红满天 九儿我送你去远方 九儿我送你去远方 ”
这是《红高粱》中的主题曲。歌手韩红高亢嘹亮的“身边的那片田野啊”一出来,整个高密一片空旷辽阔的高粱地仿佛就出现在眼前。这首歌也在最大程度上给观众呈现出一幅生机勃勃的故乡民间生活图画。
(三)唢呐喇叭
喇叭唢呐是中国的民间乐器,但是曲儿小腔儿大。在电视剧版的《红高粱》中,唢呐喇叭的出现是在九儿的送亲路上,一边颠轿一边吹得响彻高粱地。唢呐的音色明亮,音量大,喜庆的日子总是少不了它,特别具有民间风味。此时的喇叭唢呐是迎亲嫁娶的必备乐器。那时的乐声是喜悦婉转的。到了后面,抗日斗争的时候,余占鳌组织的抗日武装叫上吹喇叭唢呐的号手一起上战场,那时的乐声斗志昂扬,充满了战斗力。像是一曲曲英雄的赞歌。
(四)豆官的送葬词
“娘,娘,你上西南。宽宽的大路,长长的宝船。”
这首送葬词在电视剧的结尾,豆官看着九儿的牺牲对着广袤的高粱地大声地喊着,让九儿的牺牲显得特别的悲壮。相比于小说中九儿被流弹击中,电视剧版的九儿是为了救余占鳌等抗日英雄而把日本鬼子引开,和他们同归于尽。因此,这时的送葬词显得有更雄壮深刻的意义。
另外,高密地处胶东,西南是泰山,因此“上西南”也有魂归泰山之意。母子情深,小小年纪的豆官喊着送葬词却声音洪亮寄托了对母亲的思念和祝福。
(五)寡妇
上文也提过,在电视剧版的《红高粱》中新塑造了一个形象——淑贤。她的角色是高密酿酒大户单氏家族的大嫂,一个守着贞节牌坊过日子的寡妇。九儿嫁入单家动摇了淑贤的地位,为了保住家产继承权,淑贤多次陷害九儿,却被九儿设计报复,险些受辱寻死。同是苦命人的妯娌二人最终和解,共同撑起单家酿酒产业。而淑贤最终冲破封建枷锁,与单家酿酒师罗汉终成眷属。
这个新形象的塑造外界褒贬不一。单家大少奶奶是典型的寡妇形象。电视剧中的她是抱着牌位进门的。从一出场,整个人就笼罩着封建迷信的色彩。为了“妇女楷模”的称号,无数次压抑自己的人性,以至于最后都开始人格扭曲。在九儿的提醒和帮助下才慢慢地打开心门,抛弃传统观念,追求自己的爱情,做一个新时代的女性。这个形象的塑造鲜明地反映了昔日农村寡妇的悲凉心境和封建迷信的吃人本质。
以上的民俗意象都是非常典型的,除了能够刻画形象,渲染氛围,推动情节发展,深化主题等等之外,电视剧中的九儿比文本中更机智,不认命的精神更能彰显。活得不扭曲,无拘无束,坦坦荡荡的生命观。典型民俗文化的运用都是为刻画人物性格服务。它们以极其简洁有力的笔触,活灵活现地勾勒出书中人物的典型性格特征,使高密民俗文化与电视剧中人物的性格交相呼应。电视剧中的民俗细节的展现,是和小说的故事情节紧紧生长在一起的。它不仅能推动小说情节的发展,还使情节结构富有变化、使叙事节奏跌宕起伏。不论是高粱般坚韧、热烈,还是高密剪纸般的淳朴浑厚,抑或是轿夫般的豪爽耿直,这些都体现着《红高粱》最直接的一个主题:张扬活得豪爽、无拘无束、坦坦荡荡的生命观。高密人们的生命观就如同这片土地一样,他们用坚强、野性的活法演绎着人生的乐章,一切只为生命本身的热烈而绽放。
参考文献
[1]郑洁.电视剧《红高粱》“红”出新特色[J].新闻研究导刊,2015,02:30.
[2]吴楠.生命的绽放与人性的张扬——评电视剧《红高粱》[J].当代电视,2015,02:16-17.
[3]魏李梅.民族大义下多元意识形态的冲突与和解—电视剧《红高粱》解析[J].电视研究,2015,02:76-77.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