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方文学网
欢迎文学爱好者踊跃投稿与订阅《北方文学》杂志!
   当前位置当前位置:首页 > 影视鉴赏 > 文化价值维度视角下的家庭——以电影《推手》《喜宴》为例

文化价值维度视角下的家庭——以电影《推手》《喜宴》为例

北方文学   作者:王 峥   时间:2017-05-19    阅读: 次   


文化价值维度视角下的家庭——以电影《推手》《喜宴》为例
王 峥  大连外国语大学英语学院
摘要:近日,好莱坞著名华裔导演李安凭借《比利·林恩的中场战事》再次获得广泛关注。他之前的每部作品都广受好评,其中《推手》《喜宴》因对中国传统文化深刻、细腻的表现而成为经典。本文将聚焦这两部作品,阐释其中的文化维度。
关键词:李安;推手;喜宴;文化价值维度;霍夫斯泰德
一、电影《推手》《喜宴》简介
(一)《推手》
《推手》讲述的是太极拳师朱老先生和他的外国儿媳之间的冲突故事。朱老先生鳏居多年,儿子将他接到美国,不料文化的差异造成了朱老先生和美国儿媳之间产生很多冲突,爆发家庭矛盾。年迈的父亲出于无奈离家出走,满是寒酸地到酒店洗盘子为生;与酒店老板发生冲突,使出太极拳功夫坚决不走,捍卫自己仅存的尊严。
接着,朱老先生被儿子接回家,至此朱老先生才说出这番感人肺腑的话:“只要你们过得好,我这把年纪了,又在乎什么呢?”影片最后,朱老先生与陈太太再次相遇,互相邀请对方到各自的老年公寓,这成为他在异国的一点安慰。
(二)《喜宴》
高伟同是一名同性恋,居住在美国,他的情人是一个叫Simon的美国人。但高伟同并不知道他们的儿子是同性恋,不断催促高伟同结婚。这时候,高伟同认识了顾葳葳,她为拿不到美国绿卡而发愁,两人决定假结婚。高伟同的父母直销儿子要结婚,赶快从台湾来到美国,为儿子组织婚礼。而假结婚这个愚蠢的决定便引发了一系列啼笑皆非的复杂故事。各种情感纷争、人际冲突在复杂的中国式婚礼后展开。
二、电影《推手》《喜宴》中的文化维度
(一)个人主义与集体主义
在电影《推手》中,当朱老先生搬到位于美国的儿子家以后,开始练习太极拳、听京剧,而且外放很大声。此时,美国儿媳妇Martha正在为写作新书而焦头烂额,朱老先生的做法让她完全无法忍受。
这种冲突属于个人主义和集体主义的冲突。根据《文化与组织》,在集体主义的家庭里,无论什么情况下孩子都要学会服从他人。个人的观点并不存在,一切应由集体事先安排好。而在个人主义文化中,直言不讳被视为一种美德。谈论自己的真实感受被认为是一个人真实坦率的品质。
(二)权力距离
在电影《推手》中,朱老先生年轻的时候,为了保护他的儿子而忽视了自己的妻子,导致妻子去世。当他渐渐老了,儿子把他接到美国一起住,方便照顾他。儿子这样做,也是为了回报从小到大父亲对自己的养育之恩,符合中国的孝道。所谓孝道,即是儿女父母的遵从。但是,在美国人看来,父母和子女之间的关系应该是相对平等的。
在电影《喜宴》中,伟同高大帅气,到了结婚年龄迟迟不结婚,父母为此十分发愁。面对父母的一次次催促,伟同选择用谎言来敷衍。因为伟同不愿背上“不孝”之名:在中国传统文化里,“不孝有三,无后为大”。不结婚,不生育子女传宗接代就是对父母的不孝——这为Simon所不理解。
根据《文化与组织》,在高权力距离的环境中,人们更期望孩子服从父母。孩子的独立行为不受鼓励,对父母和长辈的尊重被视为基本美德。在低权力距离的环境中,孩子一旦具有行为能力就多多少少会被平等对待。孩子们受到鼓励去主动尝试;他们可以反驳父母,并在很早的时候就学会说“不”。而父母应该为自己的年老体衰做好准备,而不应依赖孩子去抚养他们,也不应期望同孩子一起生活。
(三)男性主义与女性主义
男性主义与女性主义是一种文化维度。根据霍夫斯泰德的理论,处于高男性主义维度中的人认为成功、野心是与男人联系在一起的。男性主义意味着争强好胜,富于竞争力,有野心。相比较来说,女性主义文化对男性、女性该做什么有着比较模糊的界限。
在电影《推手》中,父亲最终选择搬出去租房子自己住,每个月探望儿子一次,以此来维护儿子家庭的团圆。与此同时,Marsha表现出对父亲的尊重,以及对中国传统伦理道德、中国传统文化的尊重。
在电影《喜宴》中,葳葳决定生下孩子,而伟同的父母也接受了Simon。伟同、Simon和葳葳三人组成了一个“家庭”,一起生活。
这种解决冲突、矛盾的方法正是展现了中国人的价值观——中庸思想,以和为贵,避免极端结果。在中国人看来,解决问题最好的方法就是“和而不同”。
三、结语
从电影《推手》和《喜宴》来看,不同的家庭模式、个人与家庭的关系、家庭成员的地位以及受教育程度,都影响着整个家庭的文化维度。这也证明了霍夫斯泰德文化价值维度理论的正确性。
随着中国经济的快速发展,中国与西方世界、西方文化的交流越来越频繁。那么,不同的社会文化背景不可避免地带来跨文化交际方面的隔阂。为避免文化冲突,应建立正确的文化价值观念。
参考文献:
[1]Hofstede, G. Cultural Communication and Conflict: Readings in Intercultural Relations, 2nd ed. Boston: Pearson, 2000.
[2]贾玉新. 跨文化交际学[M].上海外语教育出版社, 上海: 1997.
[3]史小妹. 西方文化与电影[M].西北工业大学出版社, 2007.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