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方文学网
欢迎文学爱好者踊跃投稿与订阅《北方文学》杂志!
   当前位置当前位置:首页 > 影视鉴赏 > 对传统文化的回归

对传统文化的回归

论文查重   作者:红 钰   时间:2012-07-23    阅读:


  对传统文化的回归

  ——论王家卫电影《花样年华》

  红 钰 东北师范大学文学院

  摘要:电影《花样年华》含蓄委婉的审美价值取向,深厚凝重的人文色彩,蕴涵着浓郁的中国传统文化底蕴,是一部既有现代电影的新鲜观念,又融汇了传统文化因素的经典之作。影片以浓浓的东方情调表达出了主题,表现方式内敛、含蓄,也是完全东方式的 ;思想表达上影片运用了意象手法,提炼出了更深的影片意义。

  关键词:《花样年华》 传统文化 东方情感 意象

  现代都市情感的东方式演绎

 

  《花样年华》讲述了人到中年后的心情故事,表现了当代人心灵深处的困惑;表现方式是完全东方式的:内敛暧昧、不事张扬。

  影片讲述的是20世纪60年代初发生在香港的故事,影片以顺叙为主,描述了一对各有家室的男女,为探究彼此的配偶是怎样开始不寻常的关系而渐渐产生了感情,但最终因传统观念的制约而未能走到一起。他们的性格、修养和他们所受的传统文化、传统理念,无不在彼此的心里像警钟一样无数次响起,审慎与自控、渴望与压抑,给人一种揪心的痛。最终,男主人公周慕云带着那个灼热的秘密和刻骨铭心的爱情远走他乡,留下更加痛苦更加不可抹灭的回忆。20世纪60年代,香港正在接受着来自西方一些潮流的侵袭,但是传统的儒家文化和道德伦理又不时地束缚着人们,这种矛盾时刻困扰着香港人,使之挣扎在其中。周慕云和苏丽珍在发现各自的伴侣有不忠的行为时,他们所坚守的对婚姻的忠诚似乎显得那样可笑,然而,在经历了社会道德和良心责备的苦苦挣扎后,两个人最终还是选择了各自的婚姻。影片很好地表现了在传统的东方社会里道德伦理观念对人的约束及克制力量,表现了东方人丰富曲折的情感层面。

  《花样年华》表现的是当代人普遍存在的情感困惑与内心冲突。影片力图用东方人的方式来表现人类心灵深处的相似方面。片中生活在60年代香港的男女主人公之间尚未展开的一段婚外恋情,最终以含蓄和克制化开。美丽的苏丽珍与落寞的周慕云那若隐若现的情爱间痛苦地来去所产生的那种对彼此感情上的亏欠和耿耿难灭的幽思隐情似有一种余情余韵的美。这种美使影片产生一种空灵含蓄的艺术魅力。影片在构图上大量运用了前景这个独特的电影语言。前景与窄楼、阴雨、傍晚昏灯等环境造型因素相配合,共同创造了低沉、阴暗、压抑的影调和画面气氛,使人物在画面中总是处于一种被挤压、被束缚的状态,准确有力地凸现了人物当时的心境。如周、苏二人被困周家时,从桌下拍二人吃面,桌布遮住了画面上部,表明他们的爱总是处于内外诸因素的压迫之中让他们难以挣脱。另外,在整部影片中色彩的运用在人物情感表达上起到了重要的作用。当片中男女主人公的感情达到成熟时红色出现了,红色的衣服、红色的窗帘、红色的光线,红色是苏、周二人爱情的象征。此后,红色便伴随着他们,当周慕云创作武侠小说苏丽珍去看望时,红色在画面上被近距离、大面积地予以强调,急速行进的红色身影、随风飘动的大红窗帘,使这里出现了全片最快的节奏、最浓烈的色彩,暗示着苏、周二人的情感高潮,又暗示着他们害怕越雷池一步的恐惧。最后她还是回到了丈夫身边,回到了传统之中。导演王家卫就是这样通过巧妙运用造型手段,简化了叙述过程,表现了电影语言的魅力。

  对传统古典美学中意象的传承

 

  意象是构成中国文化独特审美趣味的核心因素,我们可以通过意象分析来推出电影要表达的更深层的意义。电影是一种光影艺术,主要是通过视觉形象来表达思想的。《花样年华》里王家卫有意无意地运用了意象手法,片中女主人公华丽的旗袍象征着的正是男女主人公欲说还休的爱情和孤独寂寥的内心世界。

  影片中,女主人公身穿的一件件旗袍演绎的是一段孤独人生,展现了东方女性的内心世界。影片里表达出的委婉的情绪正是通过旗袍来展现的。苏丽珍骨子里是个传统的女人,但心理上的克制和外在的彬彬有礼,并不能阻碍心中燃起的真情,欲望之火隐藏在紧身旗袍的包裹之下,隐喻地抒写着欲望与现实的残酷斗争。影片中旗袍也是时空交替的重要工具,女主人公每件旗袍都是一段岁月,九十分钟的电影,数十件旗袍换了数十次。1962年,苏丽珍的旗袍从色彩到图案都是触目惊心的艳丽和大胆,大红、碧绿、湛蓝,那般热辣浓艳的激情从被包裹的躯壳里溢出。1963年,偷偷潜入周慕云房间时,一袭浓浓的深蓝色,静谧而忧郁,她有的只是激情退却后的平静,默默地呼吸着熟悉的气息,回味曾经的甜蜜。1966年,旗袍收敛成中性的棕黄色和含混的图案,内敛、含蓄,花色开始回归旗袍的传统意义。旗袍不仅外化了人物的内心世界,更用那艳丽的外表衬出那个充满空虚、孤寂的心灵。影片常有三分之一到三分之二的画面陷入黑暗之中,被夜色、周慕云的黑西装、阴暗的墙面占据着,靓丽的旗袍就是被这一点光从黑暗中凸现出来,浓烈色彩就更加鲜明而夺目。亮与暗的强烈对比是人物与环境、欲望与道德,内心的热情与现实的绝望的激烈对抗。当苏丽珍与孙太太多年之后重逢时,窗外第一次洒进阳光,这种压抑与对抗仿佛已经消失,然而苏丽珍站在窗前,脸上的泪水暴露了内心的秘密,一切还在继续,欲望的妥协并不代表它的消失。优雅的旗袍泄露了欲望的心事,然而遇到的却是保守的60年代,这一身旗袍最终在夜幕下褪色,如同那逝去的花样年华。导演王家卫就是凭借着旗袍这个中心审美意象表现了人物的心理和情绪,揭示了人物的精神世界,表达出了孤独的生存方式及现代人的脆弱、冷漠、浮躁、个人欲望与时代的冲突和被压抑,从而使人们涉入其中深感韵味悠长,获得一种幽深意远的审美境界。

  王家卫的《花样年华》中发乎情、止乎理的东方式伦理,中国古典美学中的意象传达出这虽然是一部现代电影,但它却是传统的。含蓄地表达和意象成为了影片中营造气氛的重要手段,体现了独特的民族文化特色。

 

  参 考 文 献

  [1] 曾平.现代情感的东方式演绎[J]. 成都:西南民族学院学报,2001.113~114

  [2] 于淼.诗性电影语言的传承追求——阅读《小城之春》和《花样年华》[J]. 南京:《世界华文文学论坛》,2005.72~73

  [3] 陈犀禾,王艳云.怀旧电影与上海文化身份的重构[J].上海:上海大学学报,2006.39~44

  作者简介:红钰(1984—— ),女,内蒙古通辽人,东北师范大学文学院现当代文学专业2010级硕士研究生。研究方向:现当代各体文学研究。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