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方文学网
欢迎文学爱好者踊跃投稿与订阅《北方文学》杂志!
   当前位置当前位置:首页 > 影视鉴赏 > 浅谈《潜伏》中余则成的爱情

浅谈《潜伏》中余则成的爱情

论文查重   作者:admin   时间:2011-10-10    阅读:


  浅谈《潜伏》中余则成的爱情

  单芳(绥化学院文学与传媒学院 黑龙江·绥化 152000)

  摘要:2009年电视剧《潜伏》热播、获奖,不仅仅成功的塑造了我党地下工作者余则成的形象,同时还塑造了三位不同性格的女性,通过三位女性的故事揭示了余则成对爱情的认识及觉悟,也反映出余则成对信仰的忠诚。余则成的潜伏生涯跌宕起伏,更重要的是在潜伏过程中,余则成渐渐认识到了国民党政权腐败和贪婪的本质,从对共产主义的朦胧信任,逐渐成长为一名真正的革命者。左蓝、翠平和晚秋对余则成的感情是其故事发展的重要线索。通过三个女性的表现,见证着余则成一步一步成熟,一点一点懂得战火中的革命爱情意味着什么?

  关键词:潜伏 余则成 信仰 革命 爱情

  《潜伏》的热播唤起了人们对基于理想和信仰之上的英雄主义的追忆和向往,同时也折射出人们对当时贪腐、唯利是图等社会风气的鄙夷和痛恨,以及一定程度上的无可奈何。

  一、信仰的领航人,完美的爱人

  余则成视左蓝是自己的一切,期待着抗日战胜利后能和心爱的人过自己的幸福生活.余则成对她的爱情,不独因为左蓝的美丽,她最初出现时,一句恳切的“不求手上有金,但求心里有人” [1]已是虏获人心,及至后来“怕落泪,不独因你的温情,更有我的思念的心痛” [2]中温婉的爱意,“唯愿你身处黑暗,心向光明” [3]中认真的期盼,无不彰显着一个腹有诗书,胸有丘壑的女人魅力。余则成爱左蓝,应该是毋庸置疑的,重庆、求婚、苏格兰披巾,这些字眼最初出现时,无一不带着温情的气息,如同所有初恋的小伙子一样,余则成渴望心仪美眷,腼腆的求婚,送披巾、写信、渴望平静的生活。

  但左蓝有着坚定的共产主义信仰,是个激进派进步女青年,她视革命为最大理想与目标,义无反顾地去了自己心中的革命圣地——延安。在她心里,革命就是一切,为了自己的信仰,爱情可完全不顾,左蓝爱余则成,更爱她的信仰,她希望余则成能和她有一样的信仰一起为共同的理想去奋斗。

  余则成最初对革命的态度,很大成分源自爱情的动力,对恋人左蓝的“爱屋及乌”,用剧中的旁白来是“没有一处不值得去爱”, [4]余则成起初为了深爱的恋人而尽量避免加害革命者,基本属于“徇私枉法”,后来感激被共产党救命,有报恩的心理,其主要因素还是左蓝,但以后的一件一件事,让看到了共产党人的本色,看到了信仰的力量,并逐渐成长为坚强的革命者。可以说左蓝是余则成的恋人同时也是余则成信仰的导师,带领着余则成一起走向光明,左蓝的卓越,正是女性主义者所推崇的完美代表,这样的女子怎么会不值得爱?

  可残酷的生存环境让彼此相爱的两人,始终保持清醒和克制,她要走了,去哪她不能说,他身边有翠平,试图解释,她不敢听,然而她却为掩护余则成而不幸中弹身亡,香消玉损,她对于这个世界就是昙花一现,在她生命最绚烂的时候,上帝带走了她。余则成虽避免了暴露,却也失去了他用情最深的恋人,这无疑是余责成最沉重的打击。一个美丽动人的鲜活生命戛然而止在她正该如夏花般盛放的年龄,一段完美恋情中断在一颗从背后射出的黑弹,不禁让人扼腕叹息,暗自神伤。

  二、相濡以沫,坚守信念

  如果说左蓝是大海,那么翠平则是绿洲。生机勃勃的绿色,正是这个游击队长泼辣豪爽性格的象征。从乡村中走出的她,不美丽,也不高雅,她甚至大字不识,更别提诗词歌赋、琴棋书画了。她不温柔,也不贤淑,她不会撒娇发嗲,也不会小鸟依人。总之,她有一大堆的缺点。但是,正因为她有许许多多的缺点,她才越发显得真实。

  翠平粗俗,初次见面就冲着余则成骂娘,抽水烟袋直接用鞋底磕,看不惯余则成的杂志照着她就扔,生气时不管三七二十一说收碗就收碗,话不对路抡袖子扯嗓子就准备干架。因为妹妹王秋萍出现意外,所以她才担负起掩护余则成的责任,让大大咧咧的游击队长翠平从事地下工作纯粹是组织上的严重失误。她没有文化,习惯了抽烟枪,打游击,大口吃饼的她连睡衣也不会穿等生活方式,而余则成是有文化,有内涵,有高贵的生活方式,他们的文化、出身、背景、习惯天差地别。

  翠平像一阵风似的刮进余则成的生活,用她的大大咧咧的言行、敢爱敢恨的性格、不管不顾的鲁莽、无知却易轻信的天真给余则成貌似沉静实则紧张的生活注入了许多活力。余则成在左蓝死后能够重新振作,固然是因为他有了坚定的信仰,也和翠平的存在不无关系:她的一惊一乍状况频出分散了他的注意力,让他必须集中精力应对新出现的问题,无暇沉浸在伤心之中。随着两人在一起时间增长,特别是左蓝牺牲后余则成感情出现真空,加之翠平地下工作经验不断丰富,不断进步,他们之间的关系也在潜移默化中发生了变化。两个人之间的关系由矛盾冲突、对立对抗逐渐演变为互相帮助,理解支持了。她不像左蓝那样完美无暇,高不可攀,遥不可及,“只可远观,不可亵玩焉”。她就那样朴实无华地陪在余则成身边。平淡乏味的生活里,有了她才更加的趣味盎然;

  机场送别,余则成与翠平无奈分离,探照灯扫影下忽明忽暗的两张脸,一边是洞察一切悲喜交集的他,一边是懵懵不知纯真幸福的她,近在咫尺却如远在天涯,不能靠近,只有分离。若非死别,就是生离,人生大痛,加诸于身。生活却还得继续下去,所以,我们会在翠平含笑期盼的望夫路上,在余则成萧然泪下的凝望里,为他们的爱情还掬一把痛心的泪水,双方都有真诚的情感付出,在生活中又互有妥协和牺牲,这样的爱情才是长久的,稳固的,即使最后翠平和余则成分居两地,时空阻碍,经过革命岁月洗礼的爱情并没有褪色,俩人依然互相思念,时刻牵挂。

  三、温婉动人、坚信爱情

  余则成与晚秋的相识是自愿又带几分被迫,余则成是为了讨好领导,让领导充分信任。晚秋却带几分保护叔叔全家安全的想法,而愿意去接近余则成。晚秋曾经对翠平说过:“男人对女人所有的要求,我都有”身材样貌、体态学识、性情品行,晚秋确实一样都不缺,更重要的是,她对余则成一见钟情,痴心一片。初识余则成时,晚秋还是个情窦初开的学生,她闲暇时弹琴写诗,有当下时髦文艺女青年的作派,把余则成当做知音,主动而热情。

  余则成刚刚来到天津。那时候的晚秋,青春阳光,充满了活力,虽然说经受了一些磨难,但还是对生活充满了期待。余则成从一开始接触晚秋起就纯粹是为了完成站长交给的任务,逢场作戏,晚秋是个能写诗作赋的新派女性,余则成初遇晚秋的台词就是:“你仿佛让我想起了二十年前的林徽因”。[6]余则成对晚秋没有一丝暧昧之意,完全是为了完成任务,晚秋的不成熟、单纯都无法让她成为余则成的可靠的情感寄托。并在随后两人的约会中余则成也明确的拒绝了晚秋的爱意表白,尽管遭到拒绝,但这样一个温文尔雅的女人为了自己的爱,痴痴的迷恋着余则成,不得不让旁人羡慕余则成。

  余则成也不是永不融化的冰山,在晚秋的强烈攻势下,多少也有些动情,只是余则成有着自己的信仰,有着自己的任务,不得不拒绝晚秋。晚秋没有翠平的彪悍,也没有左蓝的干练,她只有哀怨,无尽的哀怨。

  余则成可以说是晚秋人生迷途前指路的明灯,也是晚秋心中的至爱亲朋。可命运对余则成和晚秋开了一个莫大的玩笑,兜转数年以后,组织将两人安排在了一起,得以陪伴余则成余生的,晚秋和余则成因工作巧合的结婚了.在台湾,可以说他俩可以一生都能在一起生活了,没有认识的人打扰.可他们幸福吗?余则成的两行泪水告诉了我们他的内心感受,而晚秋凝视结婚照的表情,也告诉了我们她的不情愿,因为她没有得到他的真爱,得到的只是他的人而已,他们还只是假装的过着夫妻生活,将一直这样下去。

  正如“晚秋”名字一样,有着深秋之意,亦是万物凋零大地日渐凄冷的时候。经历了死别,经历了生离,余则成还有爱吗?信仰面前,余则成有牺牲,晚秋也有牺牲,没有人会有圆满的幸福,爱与被爱,是情之所至,却逃不脱命运的纠缠。

  《潜伏》揭示了一种革命理想主义情怀照耀下的理想交往世界,在这种情怀的陶冶和烛照下,普通人的精神被升华和洗涤,在信仰、工作、生活等方面呈现出不同于普通市民的境界。通过过三个女性的精彩,见证这余则成一步一步成熟,一点一点懂得战火中的革命爱情以为着什么,尽管这爱情只是生命中的过客一样匆匆而去,但人无法不在自己心底最柔弱的地方,为它留一个遗憾的角落。也唤起了人们对基于理想和信仰之上的英雄主义的追忆和向往,同时也折射出人们对时下贪腐、唯利是图等社会风气的鄙夷和痛恨,以及一定程度上的无可奈何。也启示人们对信仰应该有着那种坚定的信心。

  注 释:

  [1][2][3]姜伟,《潜伏》创事纪[M] , 广州:南方日报出版社,2008:第5页,第27页,第29页

  [4] [5][6]龙一,《潜伏》[M],南昌:百花洲文艺出版社,2009:第58页,第124页,第79页

  参 考 文 献:

  [1] 范国平,解密“余则成”的潜伏档案[M],北京:世界知识出版社,2009

  [2] 华明,《潜伏》[M],广州:南京日报出版社,2008

  [3] 黄铁成,《人性的魅力》[J],甘肃:《飞天》期刊,2010

  [4] 姜伟,《潜伏》创事纪[M] , 广州:南方日报出版社,2008

  [5] 龙一,《潜伏》[M],南昌:百花洲文艺出版社,2009

  [6] 刘原,电视剧《潜伏》的魅力解读,2009

  [7] 位晓宇,《永恒的信仰》[J],《电影文学》,2008

  [8] 王玉墚,《理想、信仰、信念在价值观中的地方及其意义》[N],光明日报,2000

  [9] 杨旦,《女性悲剧的叙事情节模式分析》[D],西南大学,2010

  [10] 中金,《潜伏》情场风云,2010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