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方文学网
欢迎文学爱好者踊跃投稿与订阅《北方文学》杂志!
   当前位置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评论 > 现当代文学 > 钱钟书《围城》中的语言幽默研究

钱钟书《围城》中的语言幽默研究

论文查重   作者:周嘉润   时间:2017-05-10    阅读:


钱钟书《围城》中的语言幽默研究
周嘉润  湖南省隆回县第一中学
摘要:钱钟书《围城》不仅具有极强的现实意义,并且其在用词用语方面也具有其独特的幽默风格。现阶段,虽然钱钟书先生所描述的那段故事已经成为过去,但是其蕴含的意义以及所采用的幽默语言,至今仍然有重大的影响。文章结合对《围城》的实际阅读,探究《围城》中语言幽默的应用手法。
关键词:钱钟书;《围城》;语言幽默;文学手法
语言幽默是广大文学作品中的一个重要的特点,也是表现现实意义的一种重要的工具,钱钟书先生在写作《围城》的过程中就采用了大量幽默语言,使得整部作品呈现诙谐、讽刺的含义,又通过这种形式将现实的意义表达出来。这种高超的写作手法,既彰显了钱钟书的文学水平,又将实际的作品含义表现的淋漓尽致。因此在研读《围城》的过程中,相关的学者除了要深度体会作品的寓意以外,还应当对其文学手法进行研究,以感悟钱钟书先生的文学手笔,继而为自己后期的文学表达提供更为准确的参考,也为文学手法的传承提供良好的渠道。
一、钱钟书《围城》中的主要语言幽默
文章在本节,首先结合对《围城》的研读,梳理《围城》中所蕴藏的语言幽默,继而在梳理的过程中来挖掘《围城》语言的主要特点,而探究《围城》中的文学手法提供良好的参考,提升文章分析的有效性。
(一)语音借用是《围城》的重要特点
钱钟书先生在留学期间,钻研了大量的国内外文学作品,对外语的使用也颇有见解,因此在写作《围城》的过程中,钱钟书先生大量借用的外语词汇或者其读音,以将作品内容表达的更加的生动。例如文中“她(沈太太)眼睛下的两个黑袋……血淋淋的像侦探小说里谋杀案的线索,说话常有‘Tiens!’,‘Ola,la’那些法语感叹,把自己身躯摆出媚态柔姿。”这一句借助了法语词汇,讽刺阔太太以自己的浓妆艳抹来衬托自己的形象,但是又借助其浓妆艳抹和发音来讽刺其形象的不对称,成为别人的笑点。这些带有幽默的语言借用,使得整个人物形象的描述更加的生动,作品的讽刺意味也更加的浓烈。
(二)修辞手法的巧妙应用彰显语言幽默
修辞手法的应用是文学作品中的一大亮点,在《围城》中,钱钟书先生不仅采用了修辞的手法,更是通过语言的润色为一些修辞手法添上了幽默色彩。“假使她从帆布椅上站起来,会见得身段瘦削,也许轮廓的线条太硬,像方头钢笔划成的”。这一句以比喻和幽默的手段彰显了人物的形象,不仅如此,在阅读的过程中更让读者对这种描述感到忍俊不禁,开始想象起实际的人物形象。读者被这种诙谐的比喻手法逐渐吸引,逐步的走入到故事中来,感受文学作品中所描述的各种深刻的道理。
(三)词语、成语活用造就了另一番幽默特点
在作品《围城》里,读者可以发现很多与日常词语、成语相似的词汇,其实这也是《围城》作品的另一番特点,钱钟书先生活用词语、成语,使得作品的表达更加具有幽默感,场景、人物的描述也更具有特点。“….. ,头垂气丧,筋疲力尽,说中小学校全疏散下乡,什么人都没找到,吃了饭再说罢,你们也饿晕了”,这一句中头垂气丧就是明显的语序变更,对现有的垂头丧气这个词汇进行变换,将“头”更加的凸显出来,表现得也更加的幽默,借此读者能够更好的在阅读过程中感受到故事的乐趣与人物刻画的生动性。
二、《围城》中语言幽默的指导意义
结合前期的分析可以看出,作品《围城》中蕴含了大量的语言幽默,语音借用是《围城》的重要特点,修辞手法的巧妙应用又彰显语言幽默,最后词语、成语活用造就了另一番幽默特点。这些特点彰显了《围城》独有的文学特点和超高的表现手法,对现阶段文学创作仍然有极大的指导作用。文章在本节结合前期的分析,继续对其语言幽默的指导意义进行进一步的探究。
(一)适度应用语言幽默,提升文学作品的表达形象
文学作品的寓意或者所表达的含义是作品价值的重要判断标准,但是作品本身的展现形式会对其含义的表达起着关键的作用。《围城》中语言幽默不仅能够生动的展现人物形象,还能借此讽刺相关的现实,使得作品含义表现的更加生动。因此在现阶段的文学作品中,相关的作者仍然可以借助《围城》的手法,来润色自己作品的文字,继而使得作品“活起来”。
(二)把握语言幽默和错误表达的度,彰显作品的核心价值
语言幽默并不代表乱用词汇,破坏语言章法。《围城》巨大的文学价值不仅在于其深刻的含义,也在于其在语言表达方面的独有特点。无论是讽刺、语音借用、修辞手法的应用还是词汇的活用,都是恰到好处,为作品的核心思想所服务。现阶段的文学作品要掌握这一精髓思想,切勿为了幽默而乱用词汇,要充分的把握《围城》为核心思想服务而进行语言润色的特点。
三、结束语
文章结合实际的研读经验,对《围城》中的语言幽默进行探究,发现语音借用是《围城》的重要特点,修辞手法的巧妙应用又彰显语言幽默,最后词语、成语活用造就了另一番幽默特点。现阶段作品创作过程中,可以充分领悟《围城》的超高文学特点,适度应用幽默语言提升文章作品核心价值。
参考文献:
[1]王晓静.论《围城》的讽刺艺术[J].佳木斯职业学院学报,2016,06:92-93.
[2]郑正平.《围城》的语言幽默艺术研究[J].贵州工程应用技术学院学报,2016,04:7-10.
[3]王洪生.《围城》语言幽默美探究[J].吉林广播电视大学学报,2015,05:140-142.
(辅导老师:陈海翔)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