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方文学网
欢迎文学爱好者踊跃投稿与订阅《北方文学》杂志!
   当前位置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评论 > 现当代文学 > 《都市风景线》的表现手法简析

《都市风景线》的表现手法简析

论文查重   作者:方鹤臻   时间:2012-10-25    阅读:


  《都市风景线》的表现手法简析

  方鹤臻 北京科技大学

  摘 要:刘呐鸥作为中国新感觉派的开创者,他的小说集《都市风景线》有着突出的新感觉特点,特别是在描写主观感受时运用的表现手法更是带有突出的新感觉特点。本文通过对《都市风景线》中表现手法的分析,展示了从感觉的角度描写都市生活,带给人们新的感觉。

  关键词:都市风景线 刘呐鸥 表现手法

  在刘呐鸥的新感觉派小说集《都市风景线》中采用了比喻、拟人、通感、反复等修辞,这使刘呐鸥小说中的语言富于魅力同时也让上海这座摩登都市的形象跃然于读者面前。

  《新文艺》第2卷,第1号上曾经刊登着一篇刘呐鸥《都市风景线》的广告,广告写到:“呐鸥先生是一位敏感的都市人,操着他的特殊的手腕,他把这飞机,电影,JAZZ,摩天楼,色情,长型汽车的,高速度大量生产的现代生活,下着锐利的解剖刀……我们尤其要推荐的是刘呐鸥先生的作风,他的作风的形象是适合于这个时代,为我国从来所未曾有的”。30年代,杜衡曾在一篇文章中说:“中国是有都市而没有描写都市的文学,或是描写了都市而没有采取了适合这种描写的手法。在这方面,刘呐鸥算是开了一个端,但是他没有好好地继续下去,而且他的作品还有着‘非中国的’即‘非现实的’缺点”。 从推荐《都市风景线》的广告语和杜衡的评论中不难发现中国新感觉派的开创者刘呐鸥以上海这座摩登都市为背景,以现代都市生活为主要描写对象,运用多种表现手法让作品充满了新感觉。

  刘呐鸥特别欣赏日本新感觉派的作品,特别是用感觉去把握、感知事物的写作技巧,这对刘呐鸥的创作产生了很大的影响。作为中国第一个现代主义文学流派——中国新感觉文学的开创者和传播者,刘呐鸥特别强调从描写自己的主观感受入手描写外部世界,这种描写突出了主观感觉印象,让外部世界变得具有新奇且富有生命力。

  首先,从比喻与拟人这两种最常见的表现手法来看。比喻的手法在刘呐鸥的小说中并不少见,例如:在《流》这篇小说中写道:“独身者,携着手杖当作妻子,摩着肩过去。”手杖被比喻为妻子,可见独生者对于手杖的依赖和深厚的感情,也让将这个场景的独身者形象用极少的文字展现在读者面前。通过这个比喻也传递出刘呐鸥对都市生活的一种真切感受。在《游戏》中刘呐鸥这样描写街景:“两排的街灯在那濛濛的白雾里露着像肺病的患者的脸一样的微弱的光线。” 作者通过感受用街灯微弱的光线被表现出来都市的病态。在《热情之骨》中写道:“从船窗望去,雾里的大建筑物的黑影恰像是妖怪,大门口那两盏大头灯就是一对吓人的眼睛。”刘呐鸥是厌恶都市的,将都市比作妖怪,这样的比喻在新感觉派自己的笔下并不少见,通过这样的比喻显示了作家对于都市的厌恶和恐惧,作品也因此更富表现力。

  拟人的手法在刘呐鸥的小说中比较常见,作家通过拟人手法的运用让小说更加富于新奇感,也让读者通过作者的描写感同身受。如《赤道下》中:“幻想跟着黑暗的椰林流出的微音抓住了我。”《热情之骨》中:“午后的街头是被闲静浸透了的,只有秋阳的金色的鳞光在那树影横料的街道上跳舞。”一个“抓”字反映出主人公对幻想的恐惧,让我们感受到了他想要逃离的迫切愿望;秋阳的金光会“跳舞”展示出人物内心欢乐的心境。刘呐鸥运用拟人手法展示出了他独特的艺术构思,他运用自己的想象力使物具有人的特性,突出了主人公真实的内心感受。

  其次,通感这种表现手法的运用无疑让新感觉小说对主观世界的表现达到了更加传神的效果。人们在认识事物的时候各个器官都会相互作用,帮助人们对事物有更加全面的认识,通感则是把不同的感觉器官得到的不同感觉连通起来进行描写,从而达到更好的表达主观感受的艺术效果。《两个时间的不感症者》中刘呐鸥运用通感这样描写声音:“忽然身边有凉爽的声音,有轻推他肩膀的手。” 声音是“凉爽”的,听觉与触觉相交融,而微笑则是飘荡在空中的:“可是太得意的Union Jack却依然在美丽的青空中随风飘漾着朱红的微笑。”英国国旗在赛场上空飘扬,在主人公的眼中是“飘漾着朱红的微笑”,这动作具有了鲜艳的色彩。在《两个时间的不惑症者》中还有这样的描写:“忽然一阵eyelamen的香味使他的头转过去了,不晓得几时背后来了这一个温柔的货色,当他回头时眼睛里便映入一位sport型的近代女性 。”小说中的男主人公H对香味迅速而强烈的反应,以及在一瞬间所得的“温柔的货色”“近代女性的印象”,都表现了H的一刹那的真实感觉。刘呐鸥充分调动各种感官,把听觉、视觉、嗅觉、味觉联合起来多角度的进行描写,更加真切的描写出内心的真实感觉,让整个世界因感觉变得立体,也真正带给读者以新的感觉。

  新感觉派小说注重对主观感受的表达,对艺术手法、表现技巧等方面进行了很多探索,这当中包括对反复修辞手法的运用。反复,顾名思义就是同一词、句、段重复的出现。在《风景》中:“人们是坐在速度的上面的。原野飞过了。小河飞过了。一切的风景都旨在眼膜中占了片刻的存在就消灭了。茅舍,石桥,柳树,……” 刘呐鸥通过对动作的反复描写了火车车窗外飞驶而过的景象,凸显了“速度”。反复在描写中的运用可以起到突出语意重点,加强语气和感情,令读者印象深刻,还有助于营造一种特别的氛围。

  刘呐鸥在日本新感觉派小说的影响下经常使用比喻、拟人等修辞手法,同时还采用通感、反复等修辞,较之日本新感觉派,在以刘呐鸥为代表的中国新感觉派的作品中这些修辞手法的运用从感觉的角度描写上海这座都市的生活,开一代新风。

  参考文献

  [1] 刘呐鸥.刘呐鸥小说全编[M].学林出版社,1997

  [2] 李欧梵.上海摩登——一种都市文化在中国[M].北京大学出版社,2001

  [3] 沈建忠.“能手”刘呐鸥与“圣手”穆时英[J].小说界,2004(3)

  [4] 杨迎平.新感觉派都市小说比较谈[J].山东师范大学学报,2005(4)

  [5] 贺昌盛.从“新感觉” 到心理分析——重审“新感觉派”的都市性爱叙事[J].文学评论,2006(5)

  [6] 沈远川.论新感觉派小说的现代性[J].上海师范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01(4)

  作者简介:方鹤臻(1985.10—),女,满族,甘肃白银人,北京科技大学文艺学专业研究生。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