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方文学网
欢迎文学爱好者踊跃投稿与订阅《北方文学》杂志!
   当前位置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评论 > 现当代文学 > 浅析沈从文《边城》中的矛盾情愫

浅析沈从文《边城》中的矛盾情愫

论文查重   作者:刘岚   时间:2012-10-16    阅读:


  浅析沈从文《边城》中的矛盾情愫

  刘岚 贵阳学院继续教育学院

 

  摘 要:沈从文的社会理想是希望用古老的湘西文化给中华民族带来一种蓬勃的原始生命力;然而,他还发现,湘西文化是人们在内心深处受现代文明的冲击,但真正的价值,是他自己一生都在追求理想中的城市和偏远农村的又爱又恨的情感体验与现实的沉浮和沉重,这就导致了沈从文深刻的矛盾的社会理想。

  关键词:沈从文 边城 社会理想矛盾

 

  一、沈从文的社会理想

  沈从文出生在传说中的风景如画的湘西凤凰县,他身上奔流着苗族、土家族和汉族的血液,给他带来特殊的气质,带来多彩的幻想。还有少数民族遭受长期压迫和堆积在心里沉重的悲伤和痛苦。十几岁的沈从文经常会目睹家乡饥荒、骚乱、杀害和抢劫现象,他产生了一种人类的天性:人道主义以及产生到大城市去找到理想的想法。沈从文离家的导火线是本地的几个绅士财主,想纳他作女婿,这其实是一种策略,那些在当地称王称霸的人,以联姻的方式,能建立和巩固上层社会错综复杂的统治网络。但是独立性较强的沈从文拒绝做他们的女婿,拒绝做乡村绅士,他觉得应该有自己的“初恋”。他爱上了一个女孩子,并深信她也爱着自己。沈从文的思想和《边城》中傩送的思想是相同的,他真正需要的是生命的活动,想出去,不愿意遵循固有的乡村绅士的路混沌的走下去。沈从文最终毅然走出了湘西,思考着更为严肃的人生问题、社会问题。

  沈从文从乡村到大城市,见证了堕落的上流社会生活,对城里人庸俗、卑鄙、自私有着一种莫名的厌恶。,这引发了他的乡愁,让他对自己家乡尚未完全被现代物质文明摧毁了诚实的民风十分向往。回到故乡的所见又令他十分失望。在《长河》的题记中,他说:“表面上看来,事事物物自然都有了极大进步,但仔细注意,便见出在变化中的堕落趋势。最明显的事,即农村社会所葆有的那点正直朴素的人情美,几乎快要消失无余,代替而来的却是近二十年实际社会培养成功的一种惟实惟利的人生观。”这就不难理解他的大部分作品都是在渲染湘西人的简单的风格,作品中有很多章节用显式或隐式批评湘西社会隐患和丑陋和那些美丽的田园的图画经常形成鲜明的对比。

  沈从文离开茶峒后,接触了一些社会底层人物,感受深刻的世俗观念和真实的生活有着很大的距离。他感触到的社会现象 ,全是“黑暗”和“邪恶”,但在邪恶的后面,却又有为“人”的东西,还有着耀眼的光。他发现了湘西豪侠、仗义、慷慨、雄健、粗犷等民风中蕴藏着蓬勃的生命力与湘西人自然不做作、葆有真性情的自然人性。在社会生活中,沈从文强调城市现代文明所造成的畸形发展的人性和伦理的失去,但他同时也意识到传统的道德和封闭、保守的粘连,所以他在对“乡下人”的弱点的思考中,提出了如何组织他们去进行新的竞争问题。沈从文反思湘西文化,觉得湘西的人们对自然妥协,表面更加人性化,更自然,但结果却是不能适应潮流,被迫退出历史舞台。沈从文对家乡的情感是爱与恨交织,希望与失望兼有。

  《边城》的故事情节很简单:民国初年湘西小城茶峒,外公与翠翠在渡口摆渡,翠翠的婚事成为老船夫最大的心事,老船夫唯一的心事就是要将翠翠交给一个可靠的人。船总有四条船的家业且有两个儿子,大佬天宝天性淳厚却木讷寡言,二佬傩送眉目清秀活泼善良。翠翠年方十五,情窦初开,于端午节邂逅傩送,心里产生异样,在二佬面前却躲躲闪闪,这让老船夫很苦恼。船总家派人来给大佬提亲,老船夫为难。兄弟俩将话说明,相约山头唱情歌,翠翠听到情歌喉心有所动,老船夫喜极将此事告知大佬,半个月老船夫在未听到过山歌,却得天宝遇难噩耗,天宝一家将天宝的死怪罪于老船夫求亲时的躲闪。时间久了,老船夫明白了翠翠的心事,遇到傩送他招待傩送却被报以冷眼,老船夫不甘,亲自去船总家提亲遭拒。王团总给女儿提亲以碾坊为嫁妆,船总答应了,傩送以出去闯闯为由出门。老船夫心力交瘁,死于雷电交加的晚上。经历了这件事后,翠翠有所成长,常年摆渡守候傩送。在《边城》中的沈从文不是实际存在的时间描绘30年代的湘西社会,而是用浪漫主义手法,试图重建他的脑海里对过去湘西的渴望和萌生出的痴迷的感情。沈从文严肃的思考着社会的未来,把握我们民族所有问题的症结,了解民族的人生观的弱点,徒劳的迷信,懒惰和由于历史的不良影响,已有的报应。并且在作品里足以告诫人们,千万不能再糊涂愚昧下去了,否则,会出现更悲惨的场面。作者在思考自己应该怎么做。

  《边城》中作者在浪漫的氛围下,写他的精神积累,难以忘记的一段感情。这是一个既荒凉又有梦想的歌,但是作者也总是关注社会改变,希望找到变革民族精神的良药。可在原始湘西文化中又存在着一些人性的阴暗面,例如迷信、愚昧、笃信因果报应等,而且湘西已不像过去那样纯净,它正在受到现代文明的冲击,人们内心深处产生了维实维利的价值观。这些使沈从文的社会理想中有着深刻的矛盾。

  二、沈从文的美学追求的矛盾

  《边城》是一个著名的讴歌人性美,人情美的小说,但是在这部小说中却经历了最不人道的,最缺乏人性的事情。一对真正爱的人——翠翠的父母:一个茶峒士兵和湘西的女人手牵手走进死亡。其实逃去不好吗?为什么要选择结束生命?逃去就毁了一个军人的名誉了吗?直到翠翠长大后,她的祖父仍然自卑和自责交织在一起,当有月老来为翠翠提亲时,爷爷看出了翠翠的心思,作者写道:“他还记得那可怜的母亲的过去,有一点点痛在心里,却带着微笑。”他们的死是不负责任的,是一种逃避,根本没有敢爱敢恨的豪爽。他们对对方的爱没有大于对虚无荣誉的爱和对刻板规则的恐惧。他们的爱是真的,互相吸引的,并有一个结晶,他们应该建立婚姻,是因为他们是在有婚礼之前就怀上了孩子,就让他们失去三条生命?

  这并不是美好人性,也并不是对于死的无所畏惧的伟大。

  另外在《边城》中对妓女极其宽容,显得茶峒人男女之情的淳朴、真挚。“短期的包定,长期的嫁娶,一时间的关门,”这些在一个女人身体上的贸易,因为民风的诚实,当事人不感到羞耻。这可能表明,沈从文内心的矛盾:一方面,从自己的内心深处已经拒绝了这个没有道德约束的,开放的性,但又这种感觉是原始人的本质而加以褒扬。 《边城》中的生和死的自然,爱恨自然,但这种自然只是因为湘西一直经历着动荡的社会,长期不接受新的观点,人们的观念是继承了长辈的,没有什么会引起人们思想的激烈冲突,认为这一切是正确的。沈从文在描述这个生死爱恨的时候用的是一种浪漫,诗意的风格,是远观,田园情调。给人感觉是一幅画,与自然完美融合,那里发生的真实生活的故事远离我们的边境小镇,所以这平静的残酷背后将很难让人感到和认识。

  三、沈从文讴歌的自然人性之间的矛盾

  《边城》中用人性描绘了一个美丽而温馨的“边城”的世界,充满“爱”与“美”的天堂。然而,如果仔细观察,可以发现“边城”真的有很多的财富和权力的差异,人与人之间地位的不平等。当大老过溪渡船时,夸翠翠长得标致,表示自己想来溪边为翠翠唱歌时,老人的心是快乐的。大老又担心翠翠不向茶峒的女人学习做好媳妇的标准,而认真做好每一件事;爷爷说翠翠是可以做好媳妇的。在同一时间,爷爷又有一些担忧:大老适宜照顾翠翠吗?翠翠又是否愿意?由于大老比自己家优越的条件与更高的社会地位,爷爷对大老非常满意,在财富与地位前老人既羡慕,自卑心又顿显。当看碾坊的人说翠翠的婚姻在他手上捏着时,爷爷马上说:“不是那么说!我若捏得定这件事,我马上就答应你。” 老船夫羡慕碾坊,觉得翠翠一个光人,没有能力与有碾坊陪嫁的王团总的女儿竞争;羡慕顺顺家的财富,觉得翠翠嫁给他家是高攀了,因而很乐意。从这里可以看出由财富和势力的差别造成的人与人之间地位实际上的不平等。这与沈从文的美学理想是矛盾的。

  老船夫是很会说话的一个人,见了顺顺却异常拘谨,使劲地搓手,装作从容的样子问二老哪里去了。当看碾坊的人夸翠翠能干,将来有福气时,爷爷说:“有什么福气?又无碾坊陪嫁,一个光人。”

  爷爷后来又受到中寨人的愚弄:“那心中有分寸的笑咪咪地说:‘事情成了。我问过顺顺,顺顺委愿意同中寨人结亲家,又问过那小伙子……’”;“他说:我眼前有座碾坊,有条渡船,我本想要渡船,现在就决定要碾坊吧。渡船是活动的,不如碾坊固定。这小子会打算盘呢。” 爷爷已经确定二老对翠翠的心,这里的爷爷,相信在村里的人的话,因为他没有真的相信傩送会不要碾坊来爱翠翠,是经济地位的差异和迷信的顽疾给爷爷带来了很大的心理压力,因为翠翠妈妈的事,再加上碾坊的嫁妆,爷爷一直很自卑,觉得自己在翠翠的爱竞争总是处于不利地位,形成紧张的心理,不太容易应对翠翠的婚姻,最终导致悲剧。

  从这里可以看出古老的湘西文化已经受到了现代物质文明的影响,茶桐地方已不像以往那样民风淳朴,重义轻利,“一种由碾坊陪嫁代表的与边城传统的重利轻义截然相反的价值观念,已悄然进入了边城世界”,乡民已分为两种,一种被为维实维利的观念所影响,一种仍然保存了传统的淡泊的生活态度。这种维实重利的价值观念,它将不可抗拒地改变着湘西人们的生活方式和传统的仁厚、淳朴的土性乡风。

  四、沈从文内心世界与个性之间的矛盾

  《边城》中最后结尾部分的河水暴涨惊心动魄的环境描写颇有山崩地裂的气势。白塔倒塌了,渡船被冲走了,象征古老湘西朴实人性的毁灭。作者心中无可阻挡的感情潮水般喷涌而出,冲毁了一切,但沈从文受到他平和中正的个性的影响,又是内敛,克制,他一定要使这种激烈的感情之潮得以收敛,回到他所营造的恬静、优美,薄薄的凄凉中去。爷爷死后翠翠得到了顺顺、杨马兵和许多朴实的人的帮忙,让作品的凄惨得以缓和,小说结束于“这个人也许永远不回来了,也许‘明天’回来!”这样一个凄凉但又有奇迹发生可能的等待,让人们的心骤然揪起,后又被慢慢抹平。这里就像是《雷雨》的最后一节,但《雷雨》的矛盾更加突出,结局更加悲惨,这里更富象征性。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