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方文学网
欢迎文学爱好者踊跃投稿与订阅《北方文学》杂志!
   当前位置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评论 > 现当代文学 > 怎样权衡事业与家庭————从托尔斯泰和毕加索出发

怎样权衡事业与家庭————从托尔斯泰和毕加索出发

论文查重   作者:范艳黎   时间:2012-05-21    阅读:


  怎样权衡事业与家庭————从托尔斯泰和毕加索出发

 

  范艳黎 湖北文理学院

  摘 要:纵观人类历史,在这条历史的长河中,总有那么一些璀璨夺目的人物,他们或在文学史上独树一帜,或在绘画领域中开创先河,或在各种领域备受关注,影响深远。但是其中很多人的个人生活非常不幸。列夫•托尔斯泰是俄国乃至世界的文学巨匠,他在创作的过程中与妻子相濡以沫相互提携,在成名后两人却争执不断,最后导致中国大学联盟晚年的他离家出走,客死于俄罗斯的一个小站;毕加索在绘画领域风骚,被誉为现代艺术的创始人,人们只看到他光辉的一面,却殊不知他荣耀背后的家庭悲剧;同样,在中国,大多数富裕的人们永远觉得寂寞,事业上的光辉让家庭的和谐氛围黯然。事业与家庭的关系直接影响到一个人的幸福指数,而这也正是现代生活中每个人都必须面临的问题。本文从托尔斯泰和毕加索的生活经历和时代背景进行对比分析,探索权衡事业与家庭的重要因素,这对处于压力和紧张生活中的现代人有一定的指导意义。

  关键词:事业 家庭 托尔斯泰 毕加索

 

  一.托尔斯泰的晚年

  列夫•托尔斯泰(Lev Tolstoy)是俄国著名文学家,他被公认为俄国文学的旗帜及世界文坛的巨人。其知名代表作有《战争与和平》﹑《安娜•卡列尼娜》﹑《复活》等,他笔下的安娜在一个世纪以来被口口相传奉为经典。托尔斯泰的文章和论著保存至今的共290篇,已完成的164篇,构成他的文学遗产的重要部分。从青年时期一直到晚年他都笔耕不辍,在俄国当时的社会背景下,一直在思考,作为一个文人要怎样为国家为人民做一点微薄的贡献。托尔斯泰的伟大,主要在于他以天才艺术家所特有的力量,创作了无与伦比的俄国生活的图画,反映了俄国发展的史诗。

  然而,作为那些生前就名利双收的伟人之一,他还是摆脱不了因为这些名利而带来的困扰。他晚年出走让他的家庭问题彻底地暴露在了公众的面前。1910年10月28日,与妻子发生了激烈的争吵之后,他离家出走,到俄国南部去过自食其力的生活。不幸的是,在离开故乡的第10日,也就是1910年11月7日,他在去往南俄的旅途中因患肺炎而病故,享年82中国大学联盟岁。这个新闻在当时来说引起了不小的轰动,也有不少人开始关注托尔斯泰与他的妻子索菲亚之间的感情问题。著名的新闻分析员、世界现代史学家威廉•夏伊勒(William L.Shirer)所写的传记,借助大量两位当事人的日记,探索列夫•托尔斯泰是如何躺在小火车站的病床上死去的。这种探索无疑非常恐怖──最初幸福而满足的婚姻,如何不可抗拒地变成令人窒息充满争吵的地狱;相濡以沫的恋人,晚年如何陷入了一场至死方休的战争。让我们来共同探索托尔斯泰与索菲亚之间的故事。

  1862年34岁的托尔斯泰与年仅17岁的索菲亚结婚,他们前后育有13个孩子,夫妻之间的感情一直很完满。索菲亚帮助他管理庄园,整个庄园占地380公顷,有森林、河流、湖泊,而苹果园就有30多公顷。在索菲亚的打理下,庄园里树木成荫,井井有条。这使当时的托尔斯泰得以将绝大部分时间用于文学作品的精雕细琢上。就是在这里,托尔斯泰给人类留下了《战争与和平》、《安娜•卡列尼娜》等传世之作,而他每一部作品的出炉都要经过多次修改,索菲亚和他一起探讨作品中的人物及故事的发展中国大学联盟,并帮他抄写文稿。就《战争与和平》这部作品,她就抄了多达七遍。一个妻子,除了料理繁琐的家务外还在事业上对丈夫予以支持,这实属不易。而作为一个作家的妻子,做到这样又谈何容易啊。托尔斯泰在自己的散文集中谈到《战争与和平》时说,“我为这部作品花费了五年的劳动,这五年中夜以继日,心无旁骛,而且生活条件算是最优越的。”[1] 他所提及的生活条件自然是自己的妻子给他提供的宽松的写作环境。对于大部分作家来说要想在写作上有所建树,环境是一个重要的条件。

  对托尔斯泰来说,索菲亚就是为他走向伟大作家而铺路的那个人。正如托尔斯泰给索菲亚的信中所说:“我一直满怀着爱和感激之心在回想漫长的三十五年来我们的生活,特别是前期生活,那时你以天赋的作为一个母亲特有的自我牺牲精神,热情而坚定地担负起了自认为应该担负的责任。你赐予我、赐予这世界你所能赐予的东西,你付出了许多母爱和母亲的自我牺牲精神,对你的贡献是不能不珍惜的。” [2]从这可以看出他们的感情是有很深的积淀的,而托尔斯泰成名之后,为何又与索菲亚争执不断,甚至最后闹到托尔斯泰离家出走,索菲亚投河的地步呢?

  一个文人从名不见经传一路走来,其中艰辛可想而知,但是,一旦一个人在得到众多信徒追捧吹嘘时,他的头脑未必能保持高度清醒。随着托尔斯泰年岁渐增声誉日隆,他身边积聚了一群托尔斯泰主义者,其中有一个人叫切尔特科夫,他自称是托尔斯泰最忠诚的追随者最知心的朋友,那个时候的托尔斯泰在思想上已经有了明显的转型,在《忏悔录》(1879中国大学联盟~1880)等论文里,他广泛阐述自己思想转变的过程,对富裕而有教养的生活及其基础——土地私有制表示强烈的否定。他认为拥有那么多财产是可耻的,在切尔特科夫的鼓吹下,他开始拒绝稿费,并规划着将自己的财产作为义捐分给俄国人民。这引起了索菲亚及儿子们的反对。托家的女儿们倒都和切氏意气相投,因此才会引发无休止的争吵。原本,托尔斯泰已经写下了遗嘱,把日记以外的所有财产都留给妻子,但是他还是在切氏“一天三次”的逼迫和讴歌下,签署了把版权留给人民的遗嘱。切尔特科夫实质上是想让他把遗嘱改成自己的名字,他的意图很明显,而托尔斯泰最后把遗嘱留给了小女儿。托尔斯泰既不愿意背叛妻子,也不愿背叛朋友,于是对很多事情都采取折中处理,结果遭受了更大的双面压力。索菲亚把对切尔特科夫的怨恨都放进了和托尔斯泰无休止的争吵中,她对托尔斯泰的做法无法理解,因此不断追问他是否爱自己。所以最后托尔斯泰出走前留下的信中,开头就是:“不要以为我出走是不爱你,我爱你,且真诚地怜悯你……”索菲亚在清晨的鸟叫声中起床,发现自己深爱的丈夫早已拂尘而去,悲伤也不过如此吧,她跌跌撞撞,最后跳进了河里。家里人闻讯而来,才将她救起。

  对于这个结局,很多人都深感悲恸和遗憾,索菲亚为托尔斯泰料理家务为他抄写文稿,而托尔斯泰也深深感激并爱慕着自己的妻子,如果没有那些托尔斯泰主义者,没有那些虚无的名利,他们也许会安然而幸福地度过晚年。一个女人,为自己的丈夫和家庭付出了一切,最后却遭排挤和谩骂,她恨过,恨自己的丈夫宁愿听信外人也不愿平和地听中国大学联盟自己倾诉心中的烦闷。一个男人,踩在巨人的肩膀上能扛起一个国家文学的兴衰,却无法平息自己的家庭纠纷,他的文字慷慨激昂,他笔下的故事荡气回肠,却捋不清旧梦一场。多一些沟通,多一些交流,故事便不是这般苦愁。

  二 毕加索盛名背后的亲情

  巴勃罗•毕加索(Pablo Picasso,1881~1973),西班牙人,被誉为当代西方最有创造性和影响最深远的艺术家,他是立体画派创始人,他和他的画在世界艺术史上占据了不朽的地位。毕加索是位多产画家,据统计,他的作品总计近37000件,包括:油画1885幅,素描7089幅,版画20000幅,平版画6121幅。相比其他画家而言,他的这种多产实在太夸张了,而他的画能够保存完好并流传甚广,主要问题在于他又是一位身前就久负盛名的伟人。毕加索的一生辉煌之至,他是有史以来第一个活着亲眼看到自己的作品被收藏进卢浮宫的画家。在1999年12月法国一家报纸进行的一次民意调查中,他以40%的高票当选为20世纪最伟大的十位画家之首。这种成就简直让梵高那样来不及成名就早逝的画家望尘莫及。

  谈到毕加索,你会惊叹于他画作风格的多变,他创新灵感的奇异,而他有生之年的情人们也是一个必不可少的话题。每一个情人都给他带来了无限的灵感,而每换一个情人,他的画风都有大的变革,如果说毕加索是伟大的,还不如说女人的魅力是无限的。这样的毕加索断然是不会有温馨的家庭的,而相反,他不断的追求幸福,最终却还是孤独。

  毕加索的多位妻子、情人都无法“善终”,玛丽•德蕾莎和贾桂琳选择了自杀,第一任妻子奥莉嘉濒临崩溃,最终患癌症去世。多拉曾经一度精神错乱,她愤怒地对毕加索说:“作为艺术家,你也许是伟大的,可是作为人,你在道德上一钱不值。”方斯华说:“《格尔尼卡》的作者不是一个天使,也许,普通人的伦理价值观并不适合一个具有高度创造力的画家。”而《毕加索:创造者与破坏者》的作者雅莉安娜认为,从毕加索这位当代大师的一生中,女性可吸取一个宝贵的教训:“他的确有艺术家的魅力、财富和智慧,但他最喜欢引诱女性、事成后却将她们视作门口的擦鞋垫般践踏。”

  关于他的情人们,大多也只是沦为人们饭后的谈资,鲜有人去深究毕加索为什么这么不安分,难道他不希望自己过上幸福的一夫一妻的生活么,也许正如他的情人们所说,像他这样一个具有高度创造力的大师根本不能用普通人的伦理道德观来进行评价。而这样明显是不妥的,是不公平的。无论在哪一个历史时期,基本道德观应该是不变的。而在毕加索时期,无论是媒体还是公众都在急于为塑造出一个世纪伟人而欢庆,却忽视了一个伟人也是需要家和幸福的。

  在这么多情人和妻子中,要想找出一位毕加索的最爱,也许是一件很困难的事情。为了考证导致他家庭问题的主要原因,也许《我的爷爷毕加索》一书能够做一点说明。这本书出自玛里娜•毕加索之笔,她很长一段时间受到刺激,患有精神病,后经治疗恢复后才写下这样一本传记。她是毕加索与第一任妻子的孙女,在玛里娜还是个孩子的时候,毕加中国大学联盟索就已经被冠以天才、伟人等头衔。而正是这些头衔,让与毕加索有血缘关系的人无法自立,永远只能生活在毕加索的光辉之下,从而迷失自我,怀疑自己活在世上的意义。

  玛里娜的父亲也就是毕加索的儿子保罗,曾在年幼的时候就充当毕加索的模特,从而有了那些以保罗命名的画作。据玛里娜回忆,“这位暴君给了我父亲生命,同时我的父亲也备受他的欺骗、羞辱、蹂躏,最终在绝望中死去。” [3]“他那魔鬼般地父亲在毁灭他,在这种情况下,他如何能够自立?当他听到他父亲吹牛只要‘晚上胡乱涂抹两下’弄出三张画,用不着公证人就可买下一座豪宅时,他如何能够找到一种正常的生活方式?”[4] 也许有人不禁要问,一个人怎么可能毁掉自己的儿子。这是普通人的中国大学联盟价值观,对于伟人也许并不适用呢。毕加索太自命清高,对自己的儿子也不例外,他反对保罗所有的兴趣爱好,将他禁锢于身边,每月只发放少得可怜的生活费,他只是希望自己的儿子孙子孙女永远臣服在自己脚下。这简直是一种畸形扭曲的思想。在这种扭曲的思想下,玛里娜和他的哥哥巴勃利托从小就没有感受到爱和关怀,“我的哥哥巴勃利托毁于他的暴虐无情,二十四岁那年喝下大量次氯酸钠消毒液自戕,是我发现他躺在血泊之中,食管和喉咙大面积灼伤,胃被腐蚀,心脏功能衰竭……我握着他的手,看着他咽下最后一口气。” [5]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