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方文学网
欢迎文学爱好者踊跃投稿与订阅《北方文学》杂志!
   当前位置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评论 > 现当代文学 > 精神突围:远去的青稞地

精神突围:远去的青稞地

论文查重   作者:admin   时间:2012-02-23    阅读:


  精神突围:远去的青稞地

  ——评小说《酥油》

  居•杨晶华旦(西南民族大学藏学学院 四川•成都 610041)

  摘 要:本文是对小说《酥油》的一个文学评论,通过对该小说的解析,认为作者通过这本小说主要为我们展示了主人公梅朵在不同文化背景下构建的精神世界的全面坍塌,包括救助的孤儿没能读书到寺院出家、月光和梅朵间爱情悲剧、草原上人们生活的不能改观等三个方面。

  关键词:序言 涉藏 爱情 精神突围

  一、序言

  “一个汉地女子,一个草原男子,二十五个孤儿,五年时间的日日夜夜”,就这样,江觉迟带着她的五年藏区亲身感受,和一首用生命抒写的善与美的歌,走入了公众的视线,摘得了2010年小说排行榜的桂冠。2005年,江觉迟大学毕业只身来到极其遥远、与现代文明隔绝的藏区横断山脉一处的原始深山草原,搜救那里因频发的灾害而出现的孤儿,并在寺庙庇护下开办学校,教育这些草原孤儿。一待就是整整5年,5年来在极其恶劣的生存环境下,写下了60万字的日记。治病期间,她把这60万字的日记,改写成一本自传体小说,名叫《酥油》。

  二、精神突围

  一部好的涉藏小说并不是高原独特风光的旅游连环画,也不是猎奇心态下的独特的宗教仪式的描述,更不是一大堆所谓“作品”的对藏文化自己误解误读的自我假象和陶醉,而是在真正意义上触摸到藏文化的实质,实际上的对强大宗教文化背景下藏民族日常生活行为习惯的描绘。小说《酥油》的成功之处就在于巧妙运用两种文化在具体人身上的冲突和矛盾,更深层次地设置故事情节和刻画人物形象,并通过一系列特定和具有代表性的事件串联整部小说。面对强大的藏传佛教文化,作者并没有否定它,而是持一种不信任和怀疑的态度,更多时候作者也在尽自己努力在解读,并通过主人公的爱情悲剧说明更多。《酥油》这本小说大致按作者的上中下三篇,相应地可以总结为:上篇救助和寻找孤儿,中篇关注草原民生帮扶草原家庭的点滴,下篇走下高原治病筹款和重回高原等三部分。这其中最重要的是小说表现的孤独感和精神领地的坍塌,包括主人公苦心经营的孤儿学校的废弃和孩子们也进入寺院成为僧人,月光梅朵不同文化背景下爱情的悲剧,草原上人们生活的更加贫困和悲惨,这是一种精神上的破灭,一种主人公倾注所有热情和心血于麦麦草场上的人们殷切希望的毁灭。而这种精神坍塌首先表现为梅朵三年后再次回到拉日山寨的所见所闻,“远去的青稞地”实际上因为自然灾害而吞食了拉日山寨,文中这样写道:

  站在巨大沉寂的空间里,望着青稞地。昔日充满生机的拉日山,它竟然被无法抗拒的天力生生剜下半边山体•••想当初,那是怎样冷酷和迅速的埋葬,才会这样决绝。

  旅行包从肩头滑落下来,没有太多思想,脚步盲目混乱,迈进青稞地里,深一脚,浅一脚,浅一脚,深一脚。

  这是自然灾害后的麦麦草场,梅朵面对这样的局面,悲痛之至的同时也是一种对于草原上的人们和人们美好生活的痛苦埋葬。更大的精神坍塌却是,梅朵倾注了所有热情和心血的孤儿们,没有被安排到现代化的学校继续读书学习文化知识改变命运,而是被她视为亲人并且是孤儿学校的最坚定的支持者——多农喇嘛以及寺院僧人们,只是想让这些孩子有一些文化,然后再到寺庙当识字的僧人,梅朵觉得自己的梦想坍塌了。如:

  向巴喇嘛的海外有钱弟子向上师供奉下一大笔钱,提出要恢复扩大寺院的小佛学院,增加师源,扩建教室。

  这下我们的孩子有出路了!——知道现在我才彻底明白,他们,多农喇嘛,向巴喇嘛,黄居士,张居士,他们给我们孩子安排的出路,就是出家!

  而更重要的精神世界的坍塌是,梅朵和月光最后的爱情悲剧,这是整部小说的主要内容,,他们之间的爱情悲剧是一种不同文明碰撞下的必然会出现的悲剧,但这也是小说主人公梅朵精神世界坍塌的又一重要标志,意味着梅朵在草原付出的全部爱与希望的最终湮灭。主人公倾注所有希望的孩子们的命运早就注定了,草原上的人们因为自然灾害比以前更贫困了,而自己一直心爱的人却阴差阳错地落发修行只为“已亡的她”超度;大龄孤儿所画从学画唐卡到出家是草原孤儿命运的代表,翁姆女人避孕失败和央宗女人的跳河是草原妇女命运的,心爱的月光出家修行是不同文明碰撞下爱情悲剧的代表。所有这些都是作者或者说是主人公所搭建的精神空间的一次又一次坍塌。

  以梅朵这样一个弱女子,要改变这一切,一如鸡蛋碰石头,然这也正是梅朵的伟大之处。她努力的成效我是怀疑的,但是她的努力是令人感动,于是梅朵遇到了致命的东西——孤独。这种孤独是作者或主人公梅朵的一次精神围堵和困惑, “远去的青稞地”表面上看是自然灾害吞食了青稞地,实际上是指残酷的现实割裂了主人公梅朵美好的生活梦想,这是一种生活精神层面上的更高远意义上远去的“青稞地”,这块青稞地表现为梅朵的纯美的爱情,孩子们不断学习文化知识改变命运,以及这块远古的麦麦草场跟上现代文明的步伐。可是现在,这块精神世界的青稞地却离梅朵越来越远,甚至是远去了的。

 

  三 结语

  小说《酥油》以纪实的手法讲述了援藏工作者梅朵在深山草原救助孤儿与草原男子东月的爱情故事,以及在不同文明碰撞和强大宗教力量下主人公精神上构架的美好世界的坍塌,小说的主人公对于在藏区深山里的孩子和人们出自人性本能的人文关怀和人性关注,在强大的藏传佛教背景下苦苦坚持的一份善与爱的执着更加感人和叫人肃然起敬,同时更因在不同文明碰撞下主人公爱情的遭遇、“事业”的遭遇和愿望的破灭而扼腕叹息,也会在主人公全面的精神倒塌后令读者深思。

  参考文献:

  [1] 德吉草,歌者无悔[M],北京:民族出版社,2000.4.。

  [2] 丹珍草,藏族当代作家汉语创作论[M],北京:民族出版社,2008.9。

  [3] 陈祖君,汉语文学期刊影响下的中国当代少数民族文学[M],北京: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09.8。

  [4] 江觉迟,酥油[M],兰州:人民美术出版社,2010.8。

  [5] 德吉草,文化多样性视野下的藏族母语写作及解读,[J],北京:民族文学研究,2008.03.。

  作者简介:居•杨晶华旦,西南民族大学藏学学院09中国少数民族文学专业(文学方向)硕士研究生。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