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方文学网
欢迎文学爱好者踊跃投稿与订阅《北方文学》杂志!
   当前位置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评论 > 现当代文学 > 解析《羊孩贾尔斯》中的戏仿手法

解析《羊孩贾尔斯》中的戏仿手法

论文查重   作者:admin   时间:2011-12-15    阅读:


  解析《羊孩贾尔斯》中的戏仿手法

  施 琪(四川外语学院 重庆 400031)

  摘 要:美国后现代主义重要作家约翰•巴思的第四部小说《羊孩贾尔斯》是一部典型的后现代主义作品,本文通过对其历史背景和故事情节的剖析探讨了戏仿这种写作手法在揭示和深化小说主题思想中的作用及其艺术效果。

  关键词:约翰•巴斯 《羊孩贾尔斯》 戏仿 后现代主义

  约翰•巴斯是一名美国小说家,他的小说具有浓厚的后现代主义和元小说特征,他被认为是20世纪美国最重要的小说家之一。他出版有许多著作,包括《漂浮的歌剧》,《路的尽头》,《烟草经纪人》,《羊孩贾尔斯》以及短篇小说集《迷失在开心馆》和《喀麦拉》,其中《喀麦拉》曾获全美图书奖。

  巴斯的《羊孩贾尔斯》出版于1966年。书中的背景设在一个大学校园,此大学实际上象征着当时的世界。小说的主人翁乔治•贾尔斯是一个羊孩,在西区校园的超级计算机(WESCAC)磁盘里被发现,并成长于大学农场里的羊群中,这台西区超级计算机计划创造了GILES (Grand-Tutorial Ideal, Laboratory Eugenical Specimen),即伟大的导师,实验室最优的人类,这名“伟大的导师”拥有超能力。贾尔斯的养父,饲养着校园里的羊群,怀疑乔治就是那名“伟大的导师”,他试图将贾尔斯培养成人类的救世主,以阻止西区超级计算机控制人类的阴谋。

  巴斯的作品常常关注历史,重写历史,具有典型的后现代主义特征,他曾说:“我不知道我眼中的历史是怎样的,然而历史常常会重现,重复发生”(Lampkin 485)在巴斯作品的中,戏仿作为重要的写作手法,经常得以运用。巴斯曾在《枯竭的文学》中说过戏仿这种写作手法的运用,是后现代主义作品的标志特征之一。文中他建议到,后现代主义作家通过戏仿过去文学作品中的内容,能避免他们那个世纪因为认识怀疑论带来的两难境地。

  那么何为戏仿?戏仿是一种很古老的文学表现技法,最早可以追溯到亚里士斯多德的《诗学》。但在古代,戏仿本质上是模仿的意思,文艺复兴时期,戏仿被广泛运用于喜剧创作和表演之中,目的是“使事情显得荒唐可笑”。到了18世纪,戏仿成了一些英国小说家最主要的创作手法。尽管如此,戏仿在18、19世纪仍被当作“拙劣表演”的同义词,而以这种手法构造的作品也被视为一种低劣的文学形式。

  形式变革与创新是20世纪初在英美文坛崛起的现代主义文学一个显著特征。虽然英美现代主义作家具有不同的创作经历和审美意识,彼此之间也无统一的文学纲领和理想,但是他们的作品在形式上却表现出一个共同的艺术特征,即凭借神话典故、圣经原型和经典作品中的人物形象来反映作品主题,俄国小说理论家巴赫金认为,现代主义小说是一种“对话性”很强的艺术,而对话性又主要通过戏仿来表现。他说:“戏仿在现代小说的演进中是一种很有价值的技巧,因为它借用一种文体,并将此文体运用到表现目的,而这些目的在某种意义上说,是原目的的逆转,或者至少与原目的相矛盾。”(Lodge 39)

  现代主义大致是唯美派,它崇尚形式,张扬个性,而后现代主义是虚无派,它反对权威,消解结构。如果戏仿在现代主义小说家那里是一种反常化叙事艺术形式,那么对后现代主义小说家来说,则是一种“狂欢”手段。后现代主义小说中的戏仿具有两个显著特点:其一,其互文本的范围扩大了,作用也发生了变化;其二,其游戏性大大增强。后现代主义小说中的戏仿实际上是一种游戏方法。在后现代主义小说中,戏仿不是用作形式实验,而是一种调侃方式,读者在被调侃的过程中,感觉到作者是在玩游戏,感觉到滑稽、可笑。

  巴斯的第四部作品《羊孩贾尔斯》,就是一部娴熟运用戏仿手法的寓言故事,这部小说戏仿了古希腊的神话模式,书中这名男孩儿想成为一名神话英雄:他打赢守护财宝的怪兽,误杀了自己的父亲,娶了自己的母亲,拯救了生活在水生火热中的人民。贾尔斯事实上居住在另一个星球的大学校园内,这个大学校园其实就是当今宇宙的缩略版,校园的创始人为上帝,系主任为撒旦,在校园里通过考试意味着得到救赎,考试失败意味着罚入地狱。校园内有许多独立的学院,相当于世界中的不同国家:新坦幕尼学院是美国,尼科拉叶学院是苏联等等。为了当一名英雄,西区超级计算机,这个无处不在的电脑,要求贾尔斯通过某些特定的考试,完成七项任务,在完成这些任务的过程中,贾尔斯有权教授或指导故事中的其他人物,这些活动由此带来哲学上的一些思考。小说语调滑稽可笑,充满调侃的语气。整部小说中,戏仿的身影无处不在。

  下面,我们从本书的故事背景和主人翁贾尔斯的成长之路两方面,来分别探讨书中所采用的戏仿手法。

  一、 大学和宇宙

  巴斯写作这部小说的灵感来源于宇宙(universe)和大学(university)两词的相似性,两词之间的联系为小说的背景奠定了基础。乔治•贾尔斯居住的大学就是我们的宇宙,在这个无限宽广的区域里有许多校园(也就是我们的星球),这只是其中一个校园。这个校园于我们的星球相似,但并非完全一样。书中的前言里,约翰•巴斯假借贾尔斯•斯多克之名曾写到:“我并非来自于校园/ 星球 / 我的母校是新坦幕尼学院——你可能从未听说过,它完全不同于一般的大学/ 宇宙。”(Barth 3)宇宙——大学,这对词组的比喻实际上是戏仿了以历史为基础的写实主义的传统部分:真人,真事,真实地点。首先,我们按顺序来探讨一下小说中创造的喜剧性的背景:地点,人物,事件。

  新坦幕尼学院的地理位置,简单来看,于美国相对应,但具体而言,巴斯实际上是以宾夕法尼亚州立大学的校址为基础写作的,因为巴斯当时住在宾夕法尼亚州的一个小镇。另外,针对于我们现实生活中的世界而言,西校区显然是对应西欧和北美,东校区是东欧和亚洲。“小说简化了东西校区内包含的国家,例如书中提到西校区里只有新坦幕尼学院(美国)和齐格弗里德(德国),可能还有新墨西(以色列),以色列就现实而言既不是东部国家也不是西部国家,而是位于中东。”(张红岩,7)书中没有提到英国,法国,西班牙,意大利,或者其他北欧国家。东校区包括尼科拉叶学院(苏联),唐(中国),悉达多(印度),和天照大神(日本)。这里缺少了许多与苏联结盟的国家以及亚洲的第三世界国家。非洲是弗鲁门齐乌斯,但并不清楚是属于东校区或西校区。

  书中出现的人物也大都与现实生活中相对,雷克斯福德当然指的是肯尼迪,雷克斯福德的妻子就是肯尼迪的夫人杰奎琳。雷克斯福德与肯尼迪一样,私生活较为复杂,曾觊觎他的弟妹阿纳斯塔西娅。雷克斯福德的弟弟莫里斯•斯多克,是新坦幕尼情报局的负责人,他与校长的关系在书中描述如下:“即便是最友善,最高尚的当权者……也不能与莫里斯•斯多克脱离关系,他们即害怕他又看不起他,所有的人至少都顺从他”(Barth 10)单就此来看,莫里斯指的就是中情局的负责人胡佛。而书中出现的科学家中,马克斯显然指的既是爱因斯坦又是奥本海默。马克斯像爱因斯坦一样,在齐格弗里德(德国)长大,在那里他学过小提琴,并完成了一生中最重要的科研工作,正如爱因斯坦一样,在1905年发表了最重要的四篇论文;两人都是从德国逃到美国,并因为对制造核武器的贡献和人道主义精神而出名。马克斯又如奥本海默,在赫克托(艾森豪尔)当权期间,由于被怀疑支持学生会(共产党)而失去安全通关证。

  至于书中对应的真实事件则有许多,例如:第二次暴乱指第二次世界大战、学生会指共产党、EAT指核武器的引爆装置、校园的东西分界影射柏林墙和东西方国家两大阵营的分裂对峙。另外,雷克斯福德的演说宣布重启新坦幕尼食蚁兽测试对应肯尼迪在1962年3月2号宣布重启美国的大气反弹道导弹测试。在演说中,肯尼迪承诺在3月10日的日内瓦会议上重新考虑17国裁军协议;雷克斯福德则许诺在同时间与尼科拉叶学院进行的分界线会议上提出此建议。此外,书中的犹太人屠杀和政治紧张气氛都依稀可辨

  二、 贾尔斯的成长之路

  主人翁贾尔斯的成长之路实际上就是戏仿神话英雄的成长模式,我们要探讨巴斯戏仿神话英雄模式,应从贾尔斯觉醒之时开始,贾尔斯在14岁以前都被当作羊饲养,没有个人意识,他不能从整体的角度观察“现实世界”,在14岁时发生的一系列事件致使他意识到个人的命运,他超越了世俗的限制,理解了他和别人所划分的“世界”。他观察到“现实世界”中同时存在着许多不同的方面,而正是这些不同的方面相互融合构成一个完整的世界。因此在贾尔斯获得观察力时,所有的差别都消失了,就连象征差别的WESCAC都不能正常运行。

  在贾尔斯完成了规定给他的七项任务后,他开始对人类复杂的伦理关系有了一些了解,便脱离了原来的和谐世界,有一种痛苦和被疏离的感觉:

  “这就是马克斯所说的成长,完全不同于我自己的成长……他曾经有一段时间和我一样是个人。我对他所处得世界感到恐惧,而处于那个世界的我并不是真正的我……在理解了事物古怪、不解的矛盾以及瞬间的不满之后,我心中充满了成就感。”(Barth 210)

  用荣格的话讲,他“萌生了意识”。贾尔斯获得意识后,产生了自我与其他人的疏离,可以客观地观察周围的事物。当安娜斯塔西亚对贾尔斯说,“你任务中有关女人的那一条是指:你应该很好地了解我,使我们成为同一类人” (Barth 320)贾尔斯认为他应该先了解她的身体,于是小说中最不寻常的一幕出现了,他仔细检查安娜斯塔西亚身体上的每一个部分,还用博士的显微镜来观察她,虽然他对安娜斯塔西亚进行全面的检查,但他发现她与他仍然不是同一类人,他还是不了解她。

  虽然贾尔斯曾直接地检查过安娜斯塔西亚的身体,但他对于她的了解却只是在直观上的,他与她还是疏离的。“只有爱才能把他们联系在一起,并且爱也能将他与世上的一切联系在一起。根据肯贝尔的性爱理论,爱的最终结果是实现了两个人合二为一,每一个人都可以代表两个人。”(王建平,111)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