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方文学网
欢迎文学爱好者踊跃投稿与订阅《北方文学》杂志!
   当前位置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评论 > 现当代文学 > 居住在《诗经》里的姻缘花

居住在《诗经》里的姻缘花

论文查重   作者:李羽丰   时间:2011-07-11    阅读:


  居住在《诗经》里的姻缘花

  ——通过分析《郑风·有女同车》浅议《诗经》时代的结婚礼俗

  文/李羽丰

  悠悠《诗经》的长河中,无数的男女将爱情播种在这里,开出了灿烂美丽的姻缘花。而这一朵朵姻缘花演变为人生中庄严崇高的婚姻,依托的便是属于那个时代的结婚礼俗。本文选取《诗经》中的《郑风·有女同车》,带领读者领略一个时代的神圣。

  有女同车,颜如舜华。将翱将翔,佩玉琼琚。彼美孟姜,洵美且都。

  有女同行,颜如舜英。将翱将翔,佩玉将将。彼美孟姜,德音不忘。

  --《郑风·有女同车》

  这首诗的译文是“有位姑娘和我在一辆车上,她的脸儿好像木槿花开放。跑啊跑啊似在飞行,身佩着美玉晶莹闪亮。姜家大姐不寻常,真正美丽又漂亮。有位姑娘与我一路同行,她的脸儿像木槿花水灵灵。跑啊跑啊似在飞翔,身上的玉佩叮当响不停。姜家大姐真多情,美好品德我常记心中”。

  就单句来分析,私以为最吸引人的是“颜如舜华”。“ 舜华”是什么意思呢?其实,“华”就是“花”。“舜华”其实是大家很熟悉的一种植物,叫做“木槿花”。“舜”有两个意思:一个是短暂,一个是光芒耀眼。这就如同木槿花的习性一样,朝开夕落,昙花一现。在“有女同车”后面接“颜如舜华”一句,就如同是对感情流露的一种文字的有效记录一般。“有女同车”包含了多少期待之情,“颜如舜华”涵括了多少倾慕之意。紧接在后的“将翱将翔,佩玉琼琚。彼美孟姜,洵美且都”都是在赞美这位女子。曹植在《洛神赋》中曾用“宛若游龙,翩若惊鸿”来形容洛神的美丽,而这句话就是来自于对“将翱将翔”的理解。“佩玉琼琚”中引用了一个“玉”字。“玉”在中国古代象征着君子的身份。周代贵族,玉不离身。在很多《诗经》作品中,我们可以发现,用“言念君子,温其如玉”夸奖男子,用“有女如玉”赞赏女子。在这里,是借“玉”来形容女子的内外兼修。而“洵美且都”和“德音不忘”都是在夸奖女子的德行,赞美女子人美心灵也美。这首诗一共二章,第二章基本上是对第一章的同义反复。

  对于此诗的主旨,《毛诗序》以为是刺郑国的太子忽不婚于齐,说:“太子忽曾有功于齐,齐候请妻子;齐女贤而不娶,卒以无大国之助,至于见遂,故国人刺之。”朱熹《诗集传》以为是“淫奔之诗”。窃以为,《毛诗序》的观点有利于此诗某一方面的背景考察,但此诗的本意并非如此。而对于朱熹《诗集传》中的观点觉得束缚于陈腐的观念而不予苟同。就个人之观点,认为《郑风·有女同车》是一首描写婚姻礼俗的诗。

  【有女同车】

  司马迁的《史记》中有这样的记载:“礼贵夫妇,易叙乾坤,配阳成化,比月居尊,河州降淑,天曜垂轩。”《史记》向我们展示了古代中国人的婚礼是一种多么神圣的形式,几乎称得上是与江河同在与日月同辉了。而《诗经》所写的周代,正值新旧交替之际,由于地域的不同,社会阶层的不同,当时的婚俗也呈现出十分复杂的情况。在此,借《郑风·有女同车》浅议《诗经》时代的结婚礼俗。

  其实,在《诗经》时代,“有女同车”并不是随便就能发生的状况。《诗经》是特定礼制背景下的产物。在先秦时代,“有女同车”发生的背景,只有一种可能,就是婚礼进行时。没有任何关系的某男某女,是绝不可能“同车”的。所以,《郑风·有女同车》说明这是一篇婚姻诗,而且是讲的婚姻过程中的一个特殊的礼节。《毛传》也有言:“亲迎同车也。”“亲迎”,是士人娶妻的最后一道仪式性手续。这种“亲迎”之礼,相当于我们现在的“娶亲。”

  据《礼仪·士昏礼》规定:男女婚姻必须遵循六礼,即:纳采、问名、纳吉、纳征、请期、亲迎。“纳采”也就是“说媒”,男方请媒人到女方家告知提亲之意,当女方家里同意考虑考虑这件事时,男方家派使者献上采择之礼作为表示。“纳采”之后是“问名”,问女方的姓氏名字,包括生辰八字,以便占卜婚姻凶吉。然后是“纳吉”,男方问名、合八字后,将卜婚的吉兆通知女方,并送礼表示要订婚的礼仪,古时,纳吉也要行奠雁礼。说到“雁”,春秋时代婚姻礼仪中最常见的和必不可少的聘礼是“雁”。《白虎通德论·嫁娶》中记载说:“用雁者,取其随时南北,不失其节,明不夺女子之时也。又取飞成行,止成列也,明嫁娶之礼,长幼有序,不相逾越也。又婚礼贽不用死雉,故用雁也。”由此可见,古人婚礼用“雁”,具有很重要的象征意义。在《诗经》中,我们虽然看不到婚礼中用“雁”作聘礼的具体描写,但有的诗则隐括了这种礼俗。《邶风·匏有苦叶》 第三章写道:“雝雝鸣雁,旭日始旦。士如归妻,迨冰未泮。”诗以“雝雝鸣雁”起兴,引出“士如归妻”,很显然是由于女主人公看到了“雁”而联想到婚礼中以“雁”作聘礼的情景,勾起了她如火的情欲,表达了急于出嫁的愿望。当前三道手续进行完毕后,双方就可以正式谈婚论嫁了。所谓“纳征”,也叫“纳成”,就是男方很正式地往女方家送聘礼,聘礼的多少,取决于女方家的贫富与身份,一旦“纳征”,婚事就算定下来了。接下来,便是“请期”。“请期”又叫“告期”,男方行聘之后,卜得吉日,使媒人赴女家告成婚日期,形式上是由男方请示女方。从纳采到请期,都是从太阳刚刚升起的“大昕之时”开始,意取阳来阴去之意,表明男倡女从。而最后的一步,也就是《郑风·有女同车》这首诗所反映的,“亲迎”之礼。亲迎的时间是在太阳落山之后的昏时,甚至是在深夜进行。郑玄在《礼仪》注中就认为“亲迎必用昏时”,所以要“执烛前导”,意取阳往阴来之意,表明男女相合。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