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方文学网
欢迎文学爱好者踊跃投稿与订阅《北方文学》杂志!
   当前位置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评论 > 现当代文学 > 浅析清代笔记体小说中女侠身份命运的继承与变化

浅析清代笔记体小说中女侠身份命运的继承与变化

论文查重   作者:admin   时间:2011-03-07    阅读:


  浅析清代笔记体小说中女侠身份命运的继承与变化

  刘漪澜(河北大学人文学院;保定职业技术学院 河北保定 071000)

  内容摘要:清代笔记体小说中有大量的女侠形象,这些女侠的身份命运各异,有的大致与前代相同,有的又结合清代社会生活表现出了迥异于前代的新特征。

  关键词:清女侠 身份命运 继承变化 社会现实

  在大量的女侠作品中,女侠的身份命运总有相似之处。无论是女侠作品的兴盛期——唐朝,还是在女侠作品的高潮期——清代,很多女侠的身份要么是官宦之后,要么是婢女,还有行走于江湖的剑侠。女侠的最终结局要么是不知所踪,要么是得道升仙遁入空门。

  其一,从唐传奇几篇较为典型的作品来看,聂隐娘出身将门,上清、红线皆为婢女,由于她们较之于普通百姓更接近于政治中心,所以她们注定要卷入政治漩涡中,她们的际遇反映了唐朝中晚期阶级统治内部的权力纷争。女侠的这两种出身,在清代笔记体小说中得到了延续。在报恩复仇性作品中很多女侠就是官宦之后,她们的亲人成为了官场倾轧的牺牲品,蒲松龄的《侠女》乃是浙江人士,父亲官居司马遭人陷害。《齐无咎》中的女侠父亲“宦于闽之长汀,为上官所枉” 。《隐娘尚在》尚在的父亲是灵宝县尉,“不得于观察某,假事褫职,毙狱中” 。《柳珊》中柳珊的父亲本是征西将军,被仇家诬陷,冤死狱中,母亲呕血而亡。此外《女侠》中的侠女,《邱小娟》中的小娟,《白安人》中的侠女,《难女》里的逃荒女等都是名门之后,这类作品固然突出了女侠们坚忍刚毅的精神品质,但同时也反映了清朝官场上营私舞弊,互相倾轧的黑暗现实。再来看清代笔记体作品中婢女身份的女侠,如《青衣捕盗》中的聂书儿,《柳珊》中的柳珊,《郁线云》中的线云,与唐传奇中的女侠相同的是她们都对主人忠诚侠义,与唐传奇不同的是他们有的是为了躲避仇家而栖身于主人家,等待时机复仇,有的是被父母当作报答的礼物送与恩人的,婢女身份可以更好的表现女侠知恩图报,隐忍坚强的性格特点,其政治色彩没有唐时浓郁。唐传奇中还有车中女子,她的身份是行走江湖的剑侠。这类女侠虽没有留下具体的姓名,却有着高超的本领,高尚的品行,她们并不局限于自身的冤仇,更多的是为他人打抱不平,惩恶扬善。清代这种无名无姓的剑侠数量远远超过唐朝,如《池北偶谈•女侠》中的妇人,《借妇寓》中的丽人,《女剑侠传》中的美妇人,《姜千里》中姜千里之妻。

  无论是哪个朝代的作品,很多女侠的最后结局都是归隐。一种是飘然远去,不知所踪;另一种是遁入空门,得道升仙。唐传奇中的女侠不知所踪的有红线、贾人妻、车中女子、荆十三娘、聂隐娘,遁入空门的有上清、谢小娥。清代笔记体小说中女侠飘然远去的有《聊斋志异•侠女》中的侠女,《云娘》中的云娘,《借妇寓》中的丽人,《董金瓯》中的董金瓯之妻,《女剑侠传》中的剑侠,《女盗认年伯》中的女盗,《隐娘尚在》中的尚在,《侠女登仙》中的女剑仙张青,《徐笠云》中的笠云之妻,《粉城公主》中的姚婢。皈依佛老,四处游仙的有《瞽女琵琶》中的盲女,《童之杰》中他的女师傅,《浣衣妇》中的侠女,《谷慧儿》中的谷慧儿,《郁线云》中的线云,《耍字谜》中的女主人公,《广寒宫扫花女》中的侠女,《柳珊》中的柳珊。这些女侠遁入空门与当时佛老思想广泛传播不无关系。佛家的轮回,道家的飞升,这些思想深深影响了作家,导致此类题材在武侠作品中大量出现。不过,不管是皈依佛道还是不知所踪,在这种以消失于尘世为归宿的背后还有更深层次的原因。在封建社会男权至上的制度下,有才德的女子是不容于社会的,既然现实社会中找不到她们的位置,就只能为她们安排这样的归宿了。这是女子的悲哀,也是历史的悲哀,女性如何提高地位,争取自己的权利,将是文学作品中永远探讨的问题。

  其二,在前代的基础上,结合清代的现实生活,女侠的身份和结局也有自己的新特征。

  从身份上来说,清代出现了大量平民女侠。这些平民多是习武之家,有的是镖师的女儿,如窦小姑、孙壮姑;有的是拳师的千金,如谢元龙之女;有的是名捕之妻;有的是全家习武,如《庖人》中的老妇人家、《恶饯》中髯者一家;有的是猎户之女,如冯婉贞;有的是卖艺女子,如绳伎女。只有少数女侠出身普通之家,如酒家女李云娘。这些平民女侠反映了清代民间普通百姓的习武盛况,打拳、卖艺、走镖等已广布民间,武术已经深入到清代的各个阶层。

  从命运结局上来看由于清代文人在创作过程中受封建伦理思想的影响较为严重,故而他们更偏向于大团圆的结局。清代一些女侠最终尽享天伦之乐,在家相夫教子,淡出人们的视野,如聂书儿、顾阿惜、谢元龙之女等。在唐传奇中女侠复仇之后一般会弑子,她们认为在复仇之后应该将一切牵绊清除,杀子正是为了替丈夫和孩子的安全着想,这种想法在清代是无论如何不被接受的。虎毒尚不食子,更何况是充满正义精神的女侠了,所以在清代,女侠复仇后会将孩子留下,并嘱咐丈夫好好抚养将来必能光耀门庭,如蒲松龄小说《侠女》中的无名女侠。

  女侠的身份与命运不仅仅是小说情节设置的需要,更重要的是其有助于表现女侠的侠义精神,反映封建社会中黑暗残酷的政治现实和女性的地位。与前代相同的是,在男权至上的社会中有才德的女子不容于世,所以女侠纷纷消失于纷乱的尘世中。与前代不同的是,在伦理道德观念的影响下,女侠相夫教子,失去自我,淡出社会。尽管命运结局的表现形式不同,但是其产生的原因归根结底都是受到了男尊女卑的封建思想的影响所致。

  参考文献:

  [1]江中云.唐传奇中侠女的命运模式及思考[A].广西师范学院学报.2004年4月第25卷第2期

  [2]罗莹. 刍议清代文言武侠小说中的女侠形象[A]. 西北民族大学学报. 2009年第5期

  作者简介:刘漪澜(1979—),女,河北保定人,河北大学人文学院中国古代文学专业2007级高校教师硕士班硕士,保定职业技术学院教师讲师。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