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方文学网
欢迎文学爱好者踊跃投稿与订阅《北方文学》杂志!
   当前位置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评论 > 外国文学 > 从文化碰撞看《宠儿》中意象的含混性

从文化碰撞看《宠儿》中意象的含混性

北方文学   作者: 耿自梅   时间:2017-08-09    阅读: 次   



从文化碰撞看《宠儿》中意象的含混性
                           耿自梅  山东师范大学
   托妮·莫里森是当代美国文学界最伟大的小说家之一,其于1987年在纽约出版的《宠儿》是莫里森创作生涯中赞誉最高的作品,这部小说以黑人奴隶制废除前后为背景,时间跨越度从废除前到废除后的18年,讲述了一位宁可杀死自己的孩子也不愿让其成为奴隶的黑人母亲的血泪史。作家凭借自己的文学敏锐度,运用多种创作技巧,将真实故事加工为一个充满魔幻色彩的故事。小说使用了大量意象,包括人物、自然等,这些意象看似平凡简单,但内在却隐含深刻意义,且具有多种解读的可能,这种含混性无疑使其作品极具魅力。
                         一、人物意象:宠儿
人物姓名首先就蕴含多重寓意,宠儿的名字为“beloved”,这既可以称作名字,同时在英语中又有“可爱的;被爱戴的”意思,从作品中塞丝的内心话语可以看出,她不仅在追求自由,也在希冀爱与被爱的权利,因此这个名字就不仅仅是死去女儿的姓名,它所承载的也包括一个黑人女性对爱的追求。其次,宠儿的身份也充满神秘。宠儿既是人,又是鬼,一方面是有血有肉的女奴,她似乎在童年时代被奴隶贩子从非洲掳掠到美洲,后来又从奴隶主那儿逃到124号。另一方面,她的行为举止又像是塞丝的女儿死而复生。小说中的所有人物多怀疑宠儿是鬼。丹芙发现宠儿的双眼没有任何表情,保罗·D怀疑宠儿不是一个普通姑娘,“而是穿了伪装的什么东西”;塞丝更是坚信宠儿就是自己的女儿转世还魂:“宠儿,她是我的女儿,她是我的,看,她自愿回到我的身边,我用不着向她作任何解释”。同时,作品在叙述过程中也不断向读者暗示宠儿身份的不一般,如124号间唯独缺少了3,暗示了塞丝第三个孩子的消失,而这第三个孩子就是宠儿;宠儿痊愈后,却依然体弱无力,甚至只有在扶着东西的情况下才能行走。但即使是鬼魂,小说的高潮部分也在鼓励读者去思考宠儿是一个人的鬼魂还是穿越西半球时死去的鬼魂,而小说的献词:“六千万,甚至更多”,不禁让人从更深层次思考,这个女婴的鬼魂和贩奴船上的幸存者的记忆同存一体。
二、自然意象:苦樱桃树
塞丝被抓住时,背上长出的“苦樱桃树”,被皮鞭抽打出的伤痕就像树干般粗壮,绽开的皮肉中透出的血又如樱桃般鲜红,作家用诗意的语言表现了逃跑被罚的惨景, 赋丑于美,创造了一个反审美寓言。树给人的感觉是心旷神怡、赏心悦目的,然而在这里,最美丽的所指代的却是最丑恶的,语言的能指与所指之间发生了严重错位,造成了极端的反差。
只是这结出的果实必是苦果,苦樱桃的英文名为chokecherry,它由choke和berry两个词组成,choke意为窒息、压抑,从词语构成来说就具有象征意味。苦樱桃树是最早生长于美洲大陆的植物,它是人们作为食物的原料之一,这就明显带有了本土意味,印刻了美国传统意象的痕迹,当这种痕迹烙刻在黑人女性身上时,不仅代表“优势”的白人群体对“落后”黑人群体的主宰,也在无形中显现了本土给予外来客的耻辱印记。尤其是当这个形容自白人女性口中说出时,内在的伤痛更是得到了承认。然而对于黑奴塞丝而言,苦樱桃树的意义却又是相异的。虽然承受了巨大的伤痛,但她终究守护了孩子,因此这个具象化了的植物是对苦难的终结,具有了积极、重生的色彩。耻辱的烙印与希望的新生,这是两个意义完全相反的词语,但它们都可解读为“苦樱桃树”的特性,并可以人物与历史之意予以佐证。这种效果既是作家的精心选取,也是背后文化碰撞所致双重声音的表达。
                        三、含混背后的文化碰撞
    作为美籍黑人作家,莫里森所接触到的是两种文化,一种是生长环境下的主体文化—美国文化,另一种是在家族中流传的黑人文化,站在主体与边缘的双重视角,作家无疑能用更高的眼光透视两者之间的冲突与融合。而伴随奴隶制的废除,黑人群体逐渐进入美国社会,这种从排斥到融合的过程也是两种文化间交流的过程,作品中渗透了大量黑人传统艺术,对黑人独特的文化进行了展示,文化的冲击也就展现为文本的含混多义性。美国文化的发展更具现代性,创作方法等也无疑汲取了魔幻现实主义、意识流等特色,但在这种表面叙述的背后又隐含差异,传统的黑人文化渗透进来,因此这不仅是作家环境两种不同文化的交织,同时也是传统与现代、继承与发展的融合。
《宠儿》中的意象利用语言张力进行叙述,以表面之优美化解内在残暴,以表层之浅显喻指多重象征,这无疑拓宽了展示空间的范围,故其主题具有宏大壮阔意味,真正致力于对美国乡土文化的维护以及对美国社会中黑人生存困境、种族压迫的深层次思考,回顾过去的同时更多的在于探寻未来的出路,除了命运,还有那些意识形态下的东西。
参考文献:
[1]罗毅.打破沉默的沉默:《宠儿》的多维度解读[M].成都:西南交通大学出版社,2012.
[2]【美】托妮·莫里森.宠儿[M].潘岳,雷格译.海口:南海出版公司,2013.
[3]杨中举,王红坤.黑人之书:莫里森小说创作与黑人文化传统[M].北京:中央文献出版社,2007.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