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方文学网
欢迎文学爱好者踊跃投稿与订阅《北方文学》杂志!
   当前位置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评论 > 古代文学 > 从“柳浪再仕”看袁宏道的羁官情由

从“柳浪再仕”看袁宏道的羁官情由

北方文学   作者:郭君娅   时间:2017-08-10    阅读: 次   


柳浪再仕”看袁宏道的羁官情由
郭君娅  四川大学文学与新闻学院
摘要:明代公安派领军人物袁宏道厌恶官场之腐朽、辛劳,向往退隐生活是其诗文中的重要内容。但他本人一生三仕三隐,屡退屡进,羁于官场。他于万历二十八年至万历三十四年隐居于家乡公安柳浪馆,是数次隐居中历时最长的一次。以其尺牍为重点考察对象,细致分析袁宏道柳浪再仕的心路历程,可以以小觑大地探究其羁官情由。袁宏道不甘寂寞的心性使得他无法成为一个陶渊明式的隐者,他忍受不了潜居远僻之地,无多士才子相交的乏味孤寂。情腻故友是其羁官的核心原因、深层动机。相比之下,经济拮据、老父催迫虽在客观上有一定推动作用,却并非主导因素。
关键词:袁宏道;羁官;尺牍;正读与反读;交游
 
在利欲冲荡、政治昏暗的晚明末世,迟回仕途、进退难安成为许多士人的常态。公安派文人圈子在仕进与退隐的态度上呈现出相似的迟回徘徊心态。聚焦于公安派领军人物袁宏道仕途进退的关键性结点,从其私人化书写出发,可以窥探导致士人羁官的部分重要因素。
袁宏道一生三仕三隐,从万历二十年考中进士至三十八年去世,十八年间,为官七年,闲居十一年。万历二十八年三月,授礼部仪制清吏司主事,七月被差往河南周藩瑞金王府掌行丧礼,遂请假回乡省亲。正在公安家中休息的袁宏道得到兄长宗道下世的讣告,受到重大打击,遂绝意仕进,上疏向朝廷请假后,回公安筑柳浪馆隐居。然而宏道于万历三十三年又突然下定决心回京出仕。经过一番周折, 不禁 jinㆸ뿻낈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