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方文学网
欢迎文学爱好者踊跃投稿与订阅《北方文学》杂志!
   当前位置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评论 > 古代文学 > 王维山水田园诗元代接受研究

王维山水田园诗元代接受研究

北方文学   作者:朱君 刘伟   时间:2017-05-19    阅读: 次   


本论文为内蒙古师范大学2016年度研究生科研创新基金项目“王孟山水田园诗元代接受研究”阶段性成果(CXJJS16022)。
王维山水田园诗元代接受研究
朱君   刘伟  内蒙古师范大学文学院
   摘要:蒙元属于一段特殊的时期,传统儒家文人们在壮志难酬、报国无门的情况下,对王维山水田园诗产生了心灵深处的契合与共鸣,并向他们学习心灵与艺术的追求,他们在时代的巨大困顿下从王维山水田园诗中寻求新的精神力量。本文以王维山水田园诗的精神旨归为线索,映照蒙元时代的压抑文士,将文学与文士心态相融合。全方位立体的审视着蒙元时期中国传统儒家文士们最真实的内心世界,进而总体梳理蒙元文士们的精神面貌。
    关键词:王维;山水田园诗;元代 ;接受
    蒙元期间从至元十三年(1276)灭南宋,元王朝统一全国算起,到明军攻占大都,统一全国,元王朝灭亡为止,总共只有 92 年。由于其统治时间并不长,许多人普遍认为元代文学乏善可陈,优秀作品少之又少,甚至大量由宋入元、由元入清的文人在元朝时期创作的杰出作品,都归结于宋、清时期创作。其中王维山水田园诗的接受与传播情况也未能幸免于难。事实上,唐代诗人王维备受元人尊崇。元代对王维诗歌的接受处在唐宋王维诗歌接受和明清王维诗歌接受两座座高峰之间,有着其固有独特性,并起到承上启下的过渡作用。元人对王维诗的研究主要有三种形式,即王维诗在元代的传播;元代士人对王维接受的内涵和王维画作对元代的影响。

一、王维诗在元代的传播

    王维信奉禅宗,学庄信道,集诗、书、画、音乐于一身,其诗才在开元、天宝间尤为名噪一时,有“天下文宗”的美名,其擅长五言,大多创作山水田园类,他扩大了这类诗的内容,增添了它的艺术境界,把山水田园诗推到了亘古未有的高度。在《旧唐书·文苑传下·王维》中评价王维道:“书画特臻其妙,笔踪措思,参於造化,而创意经图,即有所缺,如山水平远,云峯石色,绝迹天机,非绘者之所及也。”后人推崇其为南宗山水画之祖。王维诗在其生前以及后世,均声名远扬。在此,对元代时期王维诗集版本流传,王维诗歌编选情况进行介绍。元代刻本《须溪先生校本唐王右丞集》6卷,《四部丛刊》据此影印出版。王维诗分别被编选在方回《瀛奎律髓 》和杨士弘《唐音》中。方回《瀛奎律髓》是一部规模庞大的唐、宋两代的律诗选集。它的视角新颖、内容富赡、体例完善,不输于任一朝代的诗歌选本。其中选王维14首诗分别在《登览类》1首,《朝省类》2首,《风土类》2首,《春日类》1首,《节序类》1首,《闲适类》5首,《释梵类》2首,还有一首《送孟六归襄阳》收人《送别类》中,但在《瀛奎律髓》中署名为张子容,并非王维。杨士弘所编的《唐音》作为元末时期极其重要的一部唐诗选本,杨士弘以重雅丽清正之音推崇王维,“唯王维、孟浩然、岑参三家造极,王之温厚,孟之清新,岑之典丽,所谓圆不加规、方不加矩也。”但是,在序中曾经说道:“李杜为宗也,至如子没,所尊许者杨王卢骆,所推重者则薛少保、贺知章,所赞咏者孟浩然、王维,所友善者高适、岑参,所称道者则季友…”[1]对王维所代表的诗学风范很是推许。其中录入王维诗19首,选目:《蓝田山石门精舍》、《赠房卢氏琯》、《赠祖三咏》、《戏赠张五弟諲》、《休假还旧业便使》、《宿郑州》、《观别者》、《送别》、《崔濮阳兄季重前山兴》、《过李辑宅》、《渭川田家》、《春中田园作》、《齐州送祖三》、《赠刘蓝田》、《叹白发》、《李陵咏》、《西施咏》、《羽林骑闺人》。选录诗歌中没有选入《辋川集》,并且没有整体化把握其诗的意境,只是在某一联中寻找妙处,属于点滴体悟而已。

二、元代士人对王维接受的内涵

元初中统、至元之朝,理学兴盛,理学家常常兼善诗文。元代文士一致认为唐诗的“主情”相较宋诗的“尚意”更为超凡,那么多才多艺、诗画相通的王维遂为元人顶礼膜拜。蒙元本就处于长期战乱、黑暗动荡并具有特殊性的年代,民族间的矛盾纷争、统治者的愚蠢贪财、科举废除后的怀才不遇,致使元代文人一部分选择了堕落,另一部分选择了寄情于山水之间。于是,王维这位山水田园诗尤盛的诗人,便走进了元代文士的眼帘。如赵孟頫在《题王摩诘高本辋川图》中王维的评价真是恰到好处,“摩诘之胸次萧洒,情致高远,固非尘壤中人所得仿佛也。”[2]王维诗中幽静的山水、恬适的心境与元代文人的思想倾向不谋而合,元代士人对王维接受的内涵主要包括如下三个方面:

(一)对王维技艺之尊崇

研究王维,其超群出众的画技必然不能忽略。王维踔绝之能、清淡素雅的艺术境界体现在诗歌、音乐、绘画各个方面,而绘画之功尤为超逸绝伦。元代文人在诗歌、散曲中都表达了对王维画作的敬仰之情。如顾瑛《雪图绝句》说道:“貌得王维三尺图,姑山无此玉肌肤。琼台玉树参差是,只欠芭蕉三两株。”[3]雪景是王维主要的绘画主题,如果不能理解王维的画中,没有季节的界限,只有心里的世界,没有春夏秋冬,只有心中的静谧寂然,便无法理解王维为何让芭蕉与寒梅同时出现。诗人在诗中表达了山青林碧,风光优美的姑山、琼台玉树的瑶池仙境也不及王维所作之画的景美、情美、意境美,这是对王维画作最大的认同与推重。再如元代色目人回族著名诗人马祖常在《王维辋川别业诗图》中讲道:
    野水已不流,野田已无塍。日夕华子冈,狐狸上丘陵。高人兹为土,画
墨飞尘凝。空余古韵语,彷佛金石兴。[4]
此诗说“野水已不流,野田已无塍”在现实生活中水属动态、山属静态,而画者世界却仿佛相反,水静,而山动,这是因为画者那种充满动感的笔墨纹理、笔歌墨舞的态势。王维精妙无比、若隐若现的水墨韵味,仿佛把诗人带到了安逸超然的心灵桃源梦境之中。元朝著名散曲家、剧作家,与乔吉并称“双壁”,与张养浩合为“二张”的张可久在《春行即事》中写道:
        绿笺香露洒蕉花,翠线晴风绽柳芽,游人三月湖山下。大桥边争系马,
    江南第一所繁华。金碧王维画,管弦苏小家,酒船回落日归鸦。[5]
诗人与友人游历江南之时,见其花枝招展、江山如画的美景,便想到王维的画卷,从侧面烘托了王维画卷之美。贡师泰在《观王维画》中讲道:“摩诘本诗人,精思诣元化。绪余臻画妙,遂方吴子驾。”[6]王维诗画浑融的艺术特色,真是让人可望而不可及啊。像以上元人赞叹王维画作的诗歌还有很多,在此本文不再多加介绍。

 (二)对王维风神之向往

    王维一生命运多舛,随着经历了贬谪、俘虏、出任伪职等事与愿违的人生体验,诗人早期积极政治抱负慢慢的消沉下来,被终日吃斋念佛所取代。诗人40多岁的时候,便过着半官半隐的生活。这与元代文人郁郁鳏欢、终不得志的状态绝对契合,所以元代文人心灵深处与王维是相通的。王维常刻画空寂的境界,寄怀山水之间以逃避现实世界的悲痛,蒙元时期的文士当他们生活困顿、历经磨难之时便不自觉地神交王维,汲取清雅冲淡的诗风。吴师道在《跋辋川图临本后》中说道:“予尝论维文词清雅,风度高胜,超然山水间,疑非世之人矣。”[7]吴师道已经把王维抬到世间少有的地位。元代不少的诗中都出现了王维的身影,先看刘敏中的《王维画阮籍扶醉图》:
        旷达无贤阮步兵,眼中长有酒如渑。横披忽见沉酣状,更爱高人王右
    丞。[8]
    刘敏中在诗中强烈地表现了对王维的敬爱之情,并且在诗中也表达了诗人认为王维的才情在于阮籍之上。再看元代隐者邓雅在《寄画者彭子惟求作松下煑蒲小景》:
        高情似王维,妙画固无匹。绝岛与寒汀,挥秃千兔笔。飘然江海踪,伫
    立懐高风。为作老松树,下着煑蒲公。[9]
    诗人在被友人写诗的时候,形容对方像极了王维的静谧恬淡。诗人在夸奖他人的同时,也侧面地突显了对王维肯定。还有元人在游历王维故居之时题的诗,如张昱的《题王维贤东里草堂》:
        周遭都是及肩墙,马过犹知旧草堂。苔径雨晴蝴蝶乱,药栏风暖牡丹香。
    篇诗未觉为时重,杯酒能留共日长。岂是辋川无作者,却同裴廸赋山庄。[10]
    诗人以诗歌的形式,纪念一位旷世奇才,以表达自己对先人的崇拜敬仰之情。
元代的题画诗尤盛,当然也少不了题前辈王维画卷的诗歌了。如贡师泰在《题王维辋川图》说道:
        开图纵竒观,江山郁相缪。两垞矗岧岧,重湖渺滺滺。邃宇抗疏岭,危
    亭俯圆流。春坞辛夷发,夏陌高槐稠。竹馆翠阴晚,萸沜红实秋。逺墅漆未
    割,近园椒欲收。惊鸟避溪泉,野鹿逐岩幽。日莫川上归,凉飙荡孤舟。霭
    霭云气合,漠漠烟光浮。顾思天寳初,纲纪坏不修。霓裳按妖拍,鼙鼓起奸
    谋。岂无匡济术,乃为间旷留。菱歌自来往,葩辞更倡酬。遂令摸写间,意
    度犹可求。干坤多变态,江海生暮愁。白鸥飞不去,千载空悠悠。[11]
    诗人看到王维的辋川图后,便从远到近,动静结合、加之季节、舞蹈、音律等角度,对自己所看到画卷进行了细致地描写。从诗中,我们也能在眼前浮现出王维辋川图是如何的巧夺天工!同样能感到诗人在观辋川图时内心深处是如何的震惊!王维清新淡远,自然脱俗的风格使元代文人很是向往。除此之外王维的感情真挚,语言明朗自然,不加半点粉饰,凸显出的淳朴深厚之美,使元代文人如饮玉露琼浆般酣畅淋漓。

(三)对王维造诣之推许

    对于王维超逸的艺术技巧,苏轼在《书摩诘蓝田烟雨图》中曾这样评价道:“味摩诘之诗,诗中有画;观摩诘之画,画中有诗。”[12]苏轼高度概括了其艺术意境由有限到无限跨越之美。这种气魄深深的影响了后代的精神面貌,特别是蒙元时期文人,他们在时代赋予的困苦之下常常与王维、孟浩然的山水田园诗产生心灵深处的共鸣。素有诗、书、画三绝之称的元人柯九思十分敬仰王维,在《王维高本辋川图》中便称赞道:“《辋川图》出自摩诘,一一点染,其台榭景物,无不可游,可玩,可忘世,以故赏识者称画中有诗。苟非胸次磊落,指掌神奇。恐未易臻此也。至于诗题俊语,不减陶、谢,又诗中画也。五百余年来,画家如林,鲜有与之并驾者。披阅一过,不胜神往。”[13]王维不仅拥有卓绝的文学造诣,还是一名杰出的画家,并擅长音乐。其深湛的艺术涵养、对大自然的热爱和长期隐居山林的生活经历,促使王维能够敏锐独特而细致入微地捕捉到大自然醉人心脾的灵气美,因而他笔下的山水景物富有其独特的神韵,常常是略加点染,便深长悠远、耐人寻味。柯九思在《王右丞雪溪图》中亦肯定了王维诗、画的地位,“右《雪溪图》乃唐王右丞维真笔也。维诗为四杰之一。至于画,用笔设色,超凡绝俗,又为古今第一,岂昔人所谓姿禀高迈,意度潇洒,下笔便当过人者耶?往岁曾于袁清容处得见《辋川图》,已属神品。及见此卷,尤觉奇绝。苍崖古雪,俨然天际峨眉,令览者萧然意远。吾谓虎头复起,其不北面也者几希。”[14]王维的画绘影绘形,富有写意传神、形神兼备之妙,观其画,犹有身临其境之感。元代书画大师赵孟頫对王维渗禅意,流动空灵的艺术造诣尤为推崇在《题王摩诘辋川图》中写道:“清容所得矮本《辋川图》,乃王摩诘生平第一笔,兼之诗句入禅,字法入妙,而宣和之题为三绝,真知言哉!”[15]赵孟頫还在《题王摩诘松岩石室图》中评价道:“王摩诘能诗,更能画;诗入圣,而画入神。自魏晋及唐,几三百年,惟君独振。至是画家蹊径,陶镕洗刷,无复馀蕴矣。”[16]王维不但是公认的诗佛,而且还是文人画的南山之宗,并精通音律,善长于书法、刻印,是极为少见的复合型人才。他把绘画的精髓融入了诗歌的领域中,以赋予了灵性的言语,栩栩如生的为我们描绘出一幅幅或空灵、或浪漫、或淡远的经典之作。

三、王维诗画对元代的影响

    王维山水田园诗写景如画,在写景的同时,不少诗作也饱含浓情,达到了诗如画卷、情景交融、浑然天成的高度。他的诗描物状景时,极有画意,色彩映衬鲜明而优美,描写景物动中有静、静中有动,特别善长细腻地表现自然界的光色线条和音律节奏的变化。蒙元文士生活在一个极为压抑、集体失意的时代,他们的思想及文学作品看不出灼灼的激情与梦想,他们精神苦痛,意志低沉,但他们一直在寻觅属于自己的心灵世界,于是在对前贤的对话、学习的过程中发现的王维山水田园诗艺术境界的美,仿佛抓到一棵挽救心灵泯灭的精神稻草。蒙元时期的文士走近王维山水田园诗,试着与这两位一直以“诗如人生,人生如诗”为准则的才子谈心,真是快慰人生一大乐事。元代文学家柳贯在《跋唐李徳裕手题王维辋川图》中便记载了一事:
        唐诗辞之盛,至杜子美兼合比兴,驰突骚雅,前无与让。然方驾齐轨。
    独以予李太白,而尤高孟浩然、王摩诘之作。后人谓清诗秀句为知言,是不
    单论其辞矣。摩诘本太原人,其别墅在京兆府蓝田县南辋川口,即宋之问荘。
    丘壑邃羙,既擅名关辅,而又得道友裴迪相与吟啸其中。盖去尚书右丞在乾
    元以后,冲襟旷度,放寄林泉,物岂能婴拂之哉!子美有解闷绝句十二首,
    其一谓摩诘,其一谓浩然。浩然隐襄阳鹿门山。终身不仕。子美独高是二人,
    而惜其不得见之,当是大历初元,索居䕫州时,则凝碧管弦之恨,正有以深
    亮其心。与上疏请释房琯,先后一机耳。见世之以瓶汲畚积为高深,窃负讥
    评之柄,以幸售其媢疾之私者,为不足道也。旧传摩诘作《辋川图》,好事
    者遂多临仿此卷。有李文饶题尾,又有诸镇节度使印,纸墨亦近古。文饶在
    唐为再世相家,异时牛李之祸,萌于褊而成于忌,以子美㮣之,抑宏远矣。
    予尝有观画之法,以为以画求诗,不若以诗求画。家有《辋川集》,每每喜
    为人诵之。今京师尘土中忽见此图,为之慨想无已,然予亦岂偏爱古人者
    哉![17]
    这段资料反映了唐朝著名现实主义大诗人杜甫示王维、孟浩然为友。并且在元代时,有许多人临摹王维的画卷。而柳贯从鉴赏画卷的角度认为王维的诗胜于画,他家中收藏的《辋川集》中,便收录了王维二十首山水田园诗。足见王维的山水田园诗在元代是很受欢迎的。元人辛文房撰《唐才子传》中记载道:“维诗入妙品上上,画思亦然。至山水平远,云势石色,皆天机所到,非学而能。”对王维诗画的艺术技巧给予了极大的肯定与认同。在那个朝政混乱不堪,空气中充斥着追名逐利的年代,王维以冲淡恬适、禅家妙悟、淳古澹泊的诗歌,滋养着元代文人们受伤的心灵,为报国无门、怀才不遇的文士们提供了精神依托。
参考文献:
[1]  么书仪.元代文人心态[M].北京:文化艺术出版社,1993.
[2]  梁归智,周月亮.元代文人心迹追踪 [M].保定:河北大学出版社,2001.
[3]  刘伟.元代苏轼接受研究[A].内蒙古师范大学学报,2015.4
[4]  傅璇琮.唐才子传校笺[M].北京:中华书局,1987.
[5]  周良宵,顾菊英.元代史[M].上海:上海人民出版社,1998.
[6]  李修生.全元文[M].江苏:江苏古籍出版社,1998.
[7]  王凯旋.中国科举制度[M].沈阳:万卷出版公司,2012.
[8]  邓绍基.元代文学史[M].北京:人民文学出版社,1991.
 


[1] 《唐音》,(元)杨士弘,湖北先正遗书第16函第9册总第176—179页。
[2] 《全元文》第19册,李修生主编,江苏古籍出版社,1998.9版,第155页。
[3] 《草堂雅集》卷五,(元)顾瑛,清文渊阁四库全书补配清文津阁四库全书本。
[4] 《石田文集》卷一,(元)马祖常,元至元五年扬州路儒学刻本。
[5] 《张小山小令》,(元)张可久,明嘉靖四十五年李开先刻本。
[6] 《闲居丛稿》顺斋先生闲居丛藁卷之二,(元)蒲道源,元至正刻本。
[7] 《全元文》第34册,李修生主编,江苏古籍出版社,1998.9版,第143页。
[8] 《中庵集》卷二十三诗,(元)刘敏中,清钞本。
[9] 《玉笥集》卷一四言五言古诗,(元)邓雅,清钞本。
[10] 《张光弼诗集》卷六,(元)张昱,四部丛刊续编景明钞本。
[11] 《玩斋集》卷一,(元)贡师泰,明嘉靖刻本。
[12] 《东坡题跋》,(宋)苏轼,浙江人民美术出版社,2016.1版。
[13] 《全元文》第51册,李修生主编,江苏古籍出版社,1998.9版,第383页。
[14]  同上。
[15] 《全元文》第19册,李修生主编,江苏古籍出版社,1998.9版,第155页.
[16] 《全元文》第19册,李修生主编,江苏古籍出版社,1998.9版,第106页。
[17] 《全元文》第25册,李修生主编,江苏古籍出版社,1998.9版,第175页。

发表评论